中共違反美國的制裁,一直購買伊朗石油。現在,美國可能會解除對伊朗的制裁,以彌補從俄羅斯進口的石油,這樣,中國將從俄羅斯獲得廉價石油。

美國正在領導盟國之間的合作,以切斷俄羅斯的天然氣出口。這意味著美國必須找到從俄羅斯進口佔8%的石油替代品,而歐洲必須找到大約30%能源進口的替代品。因此,拜登政府試圖從沙特阿拉伯、委內瑞拉、伊朗等國家獲取石油。

委內瑞拉不太可能滿足美國的要求,因為尼古拉斯‧馬杜羅(Nicolas Maduro )總統是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在美洲最親密的盟友。此外,美國沒有正式承認馬杜羅為委內瑞拉總統。

3月6日,拜登政府派遣美國高級官員前往委內瑞拉首都加拉加斯(Caracas),討論恢復石油進口的問題。代表團成員包括總統人質事務特使羅傑‧卡斯滕斯(Roger Carstens)、國家安全委員會西半球事務高級主管胡安‧岡薩雷斯(Juan Gonzalez)和美國駐委內瑞拉大使吉米‧斯托利(Jimmy Story)。

祖拜登總統沒有派國務卿或貿易、商務或能源部長出席,這對委內瑞拉政權來說是一種羞辱。拜登還說,委內瑞拉必須滿足某些條件才能解除制裁,但他從未說過這些條件是甚麼。

迄今為止,沙特阿拉伯也不願提供幫助。沙特王室認為拜登拒絕與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談話是對他們的一種冷落。相反,拜登只與薩勒曼的父親薩勒曼‧本‧阿卜杜勒阿齊茲‧阿勒沙特(Salman bin Abdulaziz Al-Saud)國王進行了有限的對話。沙特目前正在與中共會面,討論以人民幣而不是美元結算石油貿易的可能性。

目前,中國購買了超過佔沙特總出口25%的石油,中共幫助沙特製造彈道導彈,並就其核計劃提供諮詢。

如果用人民幣進行石油交易,沙特對中國的出口將大幅增加,使沙特更深入地進入中共的勢力範圍。美國和沙特的關係已經受到威脅,在拜登成為總統之前,他稱沙特為「國際社會的棄兒」,因為沙特王室成員涉嫌參與謀殺記者賈馬爾‧卡舒吉(Jamal Khashoggi)。沙特也反對拜登政府考慮取消對伊朗的制裁,因為如果伊朗擁有核武器,沙特會感覺受到威脅。

如果成功達成伊朗核協議,制裁被解除,伊朗的石油銷售可能會恢復,然而,中國已經從伊朗購買石油。

根據中國海關總署的數據,去年12月,北京規避了美國的制裁,購買了286,944噸伊朗原油。據估計,在8月至10月期間,中國平均每天購買超過50萬桶石油。為了逃避制裁,這些石油被標示為來自阿曼、阿聯酋和馬來西亞。

當時,伊朗石油的價格比其它中東供應商每桶便宜大約6~7美元,中國甘冒制裁的風險來節省石油費用。據路透社報道,現在每月出貨量價值13億美元(其中大部份運往中國),佔中國進口額的6%,這筆收入對被孤立和制裁的德黑蘭來說至關重要。

今年1月,中國每天從伊朗進口70多萬桶石油,高於2017年62.3萬桶的峰值,2018年,時任總統特朗普重新對伊朗實施嚴厲的石油制裁。目前這些交易之所以能夠進行,是因為拜登政府未能執行制裁。

隨著伊朗核協議重回談判桌,目前運往中國的大部份石油可能會以市場價格賣給其它買家。伊朗近海儲存著數百萬桶石油,如果制裁解除,這些石油可能會湧入歐洲和亞洲。

這將使伊朗能夠以更高的市場價格在世界市場上出售石油,這不僅會使伊朗受益,而且增加的石油供應還會推低全球油價。3月14日,原油價格跌破每桶100美元,原因是預期各方可能達成協議。

由於俄羅斯提出一項要求:未來俄羅斯和伊朗之間的貿易不受歐盟和美國的制裁,談判一度似乎將完全中斷。西方大國拒絕滿足這一要求,俄羅斯也沒有撤回該要求。因此,隨著制裁繼續實施,該協議看起來可能以失敗告終。

另一個障礙是,幾個歐洲簽署國表示,在兩名英國公民從伊朗監獄獲釋之前,該協議無法簽署。然後在3月16日,伊朗釋放了這兩名英國人,引發了談判正在取得進展的希望。

在這些囚犯獲釋後,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內德‧普萊斯(Ned Price)似乎很樂觀,他說:「我們確實認為,如果包括德黑蘭在內的各國政府作出決定,我們將有能力縮小這些差距,縮小剩下的距離。」

如果能達成協議,伊朗的石油可以用來減少美國和歐洲的短缺,從而消除他們對俄羅斯的依賴。這將使歐盟離停止購買俄羅斯能源又近了一步,這一制裁將打擊俄羅斯經濟的核心。

中國將通過增加能源購買來彌補俄羅斯的部份收入損失,但很可能以低於市場價格購買,就像它對伊朗所做的那樣。雖然伊朗可以向歐洲和美國出售石油,但它可能會繼續忠於中共,因為在伊朗經濟孤立期間,中共支持了伊朗經濟。

除了解除制裁和利用伊朗石油填補俄羅斯石油的缺口之外,伊朗核協議的另一個好處是,美國將更有能力防止俄羅斯通過伊朗輸送現金和資產,來藐視美國的制裁。

然而,一個潛在的癥結在於,伊朗堅持要求美國將伊斯蘭革命衛隊從恐怖組織的名單上刪除。問題是,這一問題對德黑蘭來說是否比恢復國家經濟更重要?

最後,在談判進行的同時,伊朗向美國駐伊拉克埃爾比勒市的領事館發射了彈道導彈,這凸顯了允許伊朗發展核武的危險。美國共和黨議員們已誓言反對減緩對伊朗的任何制裁,因為他們希望阻止伊朗成為一個核國家。

如果美國找到俄羅斯石油的替代品,那麼作為幾乎唯一的買家,中國可以從俄羅斯獲得廉價能源。如果美國沒有找到替代者,歐盟也沒有阻止俄羅斯的石油出口,那麼中國可以繼續從伊朗獲得廉價石油。

作者簡介:安東尼奧‧格雷斯福(Antonio Graceffo)博士在亞洲工作、生活了二十多年。他畢業於上海體育學院,獲得上海交通大學工商管理碩士學位。安東尼奧是一名經濟學教授和中國經濟分析師,為各種國際媒體撰稿。他的一些中國著作包括《超越『一帶一路』:中國的全球經濟擴張》(Beyond the Belt and Road: China’s Global Economic Expansion)和《中國經濟簡明教程》(A Short Course on the Chinese Economy)。

原文:China, Russian Oil, and the Iran Nuclear Deal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