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們近一年來指出,通過接種新冠(COVID)疫苗無法建立群體免疫和結束大流行病,因為通過注射基因轉移疫苗(gene transfer injections)不能防止病毒感染或傳播。

以上觀點並非高深莫測的科學理論,世界各地的衛生官員和政府領導者卻不理智地加以反對,並對任何敢於反對他們的意見,進行審查。

但目前,還是這些衛生部門和政府官員突然改變了說辭,承認新冠「疫苗」無法結束疫情——我們需要學著與病毒共存。有些人甚至公開反對每隔3到4個月就重複接種加強針。

這些人的論調大逆轉似乎與Omicron變種病毒的出現有關。雖然這種病毒具極強的傳染性,但絕大多數被感染者的表現只類似於輕微的感冒症狀。該病毒基本在席捲全部人口,逐漸形成群體免疫。許多人稱,疫病大流行結束已經在望。

新冠疫情的發展

2022年1月15日,Trial Site News菲弗(Mary Beth Pfeiffer)的新聞報道摘錄:

麻省綜合醫院(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 )的全球傳染病科主任正在預測不到一個月前還無法想像的事情:大流行的結束。瑞恩(Edward Ryan)博士對Omicron變體發表了令人震驚和鼓舞的評論,為人們恢復正常生活帶來了希望。

其中他提到:Omicron的出現將意味著不必接種加強針(booster)。COVID病毒將加入「普通感冒」的行列。最新一波將會很快進入(疫情)「清理模式」。「我們正在與COVID進行最後的戰爭,人們將恢復正常生活」,瑞恩博士說,「(今年)春夏的情形會非常好!」

瑞恩表示,波士頓地區目前近100%的COVID病例都是Omicron,這是個好消息,因為它似乎沒有帶來任何以前菌株(包括Delta)所見的更嚴重的反應。在新英倫地區,目前的疫情預計將在2022年2月迅速減弱並消失。據報道,截至2022年1月上旬,在全國範圍內,約73%的病例是由Omicron引起。

菲弗的報道是,根據瑞恩的說法,不需要針對Omicron接種加強針,因為在專門針對Omicron的加強針上市時,這波疫情將已經結束。瑞恩表示,「我們人人都會感染Omicron,並將獲得自然免疫力。」

瑞恩的觀點與主流醫學建議背道而馳。主流醫學幾乎普遍呼籲,為包括兒童在內的所有人提供加強針。然而,瑞恩說的顯然很有道理。加強針雖然似乎能暫時為已經完全接種疫苗的人,提供對Omicron的抵抗力,但它的原有設計是防止預防被最初的SARS-CoV-2毒株感染,而這種毒株已經消失。

總而言之,對於已完全接種兩針疫苗的人,他們再接種加強針的唯一理由似乎是之前的兩劑疫苗損害了他們的免疫系統,使他們現在更容易被感染,即使面對較溫和的菌株。這樣做的後果是這種免疫的下降會繼續下去,特別是當人們接種了與病毒不匹配的加強針。

從疫苗獲得群體免疫 被稱為「神話」

2021年8月上旬,(專門研究疫苗的)牛津疫苗小組(Oxford Vaccine Group)的負責人波拉德教授(Sir Andrew Pollard)公開反對「COVID疫苗可以帶來群體免疫」的觀點,即每個人都該接種疫苗。他說,這種說法是個「神話」。雅虎新聞2021年8月10日的報道說:

波拉德說,對於當前的Delta(Delta)變體,形成群體免疫是「不可能的」。他稱這個想法是「神話」,並警告不應該為獲得群體免疫而制定疫苗計劃。

「我們非常清楚,當前的變種,即Delta變種,仍會感染已接種疫苗的人,這意味著任何仍未接種疫苗的人,在某個時候都會遇到這種病毒。」波拉德說。

波拉德還表示,雖然疫苗可能會「減慢傳播過程」,但它目前還不能完全阻止病毒的傳播。「我認為我們目前不可能得到群體免疫,因為病毒仍然會感染接種了疫苗的人……所以不該以群體免疫為目標,來制定疫苗計劃。」

在同一次會議上,東英吉利大學(University of East Anglia)的亨特(Paul Hunter)教授強調,接種了疫苗就能避開COVID變體病毒是「絕對不可能的」。波拉德和亨特的觀點都證明是正確的,因為Omicron突破疫苗而讓人感染的病例已經記錄在案。

大多數人已經「受夠了」COVID

Omicron帶來的輕症現象來的正是時候。在經歷了兩年的不斷恐懼後,大多數人已經受夠了。普遍的共識似乎是,即使COVID的威脅仍在,人們也準備勇敢地生活(與之共存)。

2021年12月22日在《大西洋》刊物發表的評論文章中,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副教授、外交關係委員會高級研究員芒克(Yascha Mounk)指出,「無論病毒變體的嚴重程度如何,大規模封城等干預方式已經沒有市場。」

芒克也指出,如果Omicron像最初出現的那樣溫和,隨著這種高傳染性病毒像野火一樣蔓延,自然群體免疫就會發展。有了自然免疫的基線,人們將能更好地應對任何再出現的新菌株,而且「死亡率不會顯著增加」。

與風險共存

芒克接著討論了,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們如何習慣並學會與各種風險共處,包括來自對生命和身體的直接威脅?目前我們看到的是人們正在建立這樣的韌性。「無論Omicron將可能造成甚麼損害,我們很可能很快看到,人們會像2019年春天那樣生活,而不是回到2020年春天時的生活。」

你得了感冒、流感還是新冠?

根據我對周圍環境的觀察,Omicron將「感染」幾乎每個人的預測,很可能是真的,人們已經成批地生病。好消息是,這些病例幾乎沒有造成恐慌。大多數人已意識到,沒有必要恐慌。

然而我仍然建議,如果你發現有被感染症狀,要儘早和積極地接受治療,以防萬一。如前所述,現在絕大多數SARS-CoV-2的感染與Omicron相關,其核心症狀與普通感冒或流感幾乎無法區分。最常見的Omicron的症狀包括疲乏、打噴嚏、流鼻涕、鼻塞、頭痛、咳嗽、喉嚨痛或發熱。

而感染了早期SARS-CoV-2新冠病毒(包括Delta病毒)的症狀主要包括: 

– 胃/腸道疼痛(在某些情況下,可能是腸道微凝塊的徵兆);

– 噁心或嘔吐;

– 腹瀉;

– 失去味覺或嗅覺。

在感染了Delta和Omicron的症狀中,最關鍵的區別是Omicron似乎不會導致味覺或嗅覺得喪失,而在被Delta感染時經常發生這種情況。Omicron似乎也不像之前的菌株(尤其是最初的菌株)那樣,會帶來血栓,也不太可能導致嚴重的肺部感染和損傷。

及早接受治療

考慮到診斷的不確定性,如果人們出現任何感冒或流感樣症狀,最好及早給予治療。病人也許患上了普通感冒或普通流感,也許是症狀溫和的Omicron,由於很難確定,最好的辦法是像治療早期發病的新冠一樣,接受治療。

考慮到Omicron的傳染性,您也很有可能會被感染,因此請現在就購買需要的東西,以便在出現症狀時隨時準備好。並請記住,這也適用於那些接種過疫苗的人,因為您被感染的可能性相同——甚至可能更高。

已證明有效對抗新冠的早期治療的方案可在以下資源中查找:

– 前線COVID-19重症監護聯盟(Front Line COVID-19 Critical Care Alliance,FLCCC)的預防和早期家庭治療方案。他們還針對長期COVID-19綜合症制定了住院和長期護理指南。您可以在FLCCC網站上找到可以開伊維菌素和其它必要藥物的醫生列表。

– 美國藥學家協會(AAPS)的報告書

– 苔絲勞里(Tess Laurie)的世界衛生理事會(World Council for Health)的報告書

– 美國一線醫生(American’s Frontline Doctors)◇

( 編者按:本版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意見,不反映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