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3月14日宣布封城7天,快遞小哥集中居住的城中村「只准進、不准出」,為了能繼續送餐賺錢,深圳的快遞小哥「無法回家」,被迫露宿街頭。

微信朋友圈3月16日流傳一篇文章《疫情之夜,那些無家可歸的深圳騎手》,記錄了深圳快遞小哥在疫情下艱難生存的現狀。該文隨後被全網刪除,但在海外網站已傳開。

作者在文章中寫道,15日晚9點,他駕車途經寶安區白石廈村一帶,看到一群騎手聚集在村口,原來村子升級了防疫措施「只准進、不准出」。

由於政策「突變」,這些勞累一天的騎手們面臨兩種選擇:要麼進村睡覺;要麼留在外面,明天才能繼續開工。

樸樸騎手林哥為此心情格外煩躁,他妻兒仍在村中,他卻不能回家。因為回家意味著要封禁到21號,也意味著這段時間沒法賺錢。

作者稱,令我不解的是,深圳市多地區疫情防控指揮部發文指出,需要外賣騎手來送餐、送糧油米麵肉菜來保障市民基本生活,但為何在今晚卻讓住在白石廈村的騎手「只准進、不准出」?莫非這些政策的制定者家裏的菜都是親自出門買的?

不只白石廈村,南山村、灣廈村、丁頭村、南園村、向南東村也同樣封閉,居住在這些村裏的快遞小哥都「無法回家」。

作者開著車在深圳四處探尋,看這些快遞小哥如何度過漫漫長夜。他猜不少拒絕回村的人,今夜定會露宿街頭。對這些快遞小哥而言,賺不到錢比感染Omicron更悲慘,他們中甚至有人開玩笑地說:「如果感染病毒了,平台每天能補助500,算是賺了。」

當晚,深圳夜裏氣溫22℃,作者在南山書城的街心公園看到幾名露宿的快遞小哥裹緊了被褥、毛毯,打起鼾聲,絲毫不在意呼吸間會吸入了被嚴防死守著的病毒。

在海岸城一樓水池的平台上也有兩個快遞小哥,他們卸下了外賣箱,用車做了簡單的圍擋,掩面而睡。

在南油文化廣場的台階上躺著一個快遞小哥,他告訴作者,自己今年已52歲,是美團眾包騎手,他家在附近的灣廈村,封村後已三天未回家。

作者順著南海大道向南走,沿途發現了若干騎手老哥。他們用電動車和折疊雨傘把自己包圍起來,進入夢鄉。

凌晨4點,作者在萬福廣場遇到了兩個露宿的快遞小哥,問他們有家不能回,心裏有怨氣嗎?一個00後湖南老弟回答道,沒有甚麼好生氣的,畢竟掙錢要緊,人家的規定,我倆有甚麼辦法?

作者感嘆,這個小伙子20歲不到就出來打拚,吃苦耐勞。但又覺著他已經被錘得很老了,老到沒能對「人家的規定」,有半點怨言。而正是這「人家的規定」,將他拒於家門之外。

當作者從廣場公廁出來時,發現洗手盆旁的母嬰室的門縫緊閉,他拉開門發現,原來裏面一位「黃袍加身」的快遞小哥正睡得香甜,但願他夢中有柔軟被子和清新空氣。

作者在文章最後寫道:回去的廣深高速如同冥界般幽暗,在這座城市隱蔽角落裏到底藏著多少有家不能回的騎手呢?我無法得知。但經過今晚,我可以確信的事情有:他們會在陽光展露時最先醒來、多數人不覺著昨夜悲慘,以及照常上線接單。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