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深圳封城後,出口重鎮東莞也開始了7天的封城。而在封城之前,一份由東莞大朗紡織企業主發起的聯名訴求書在網上流傳。當地企業主告訴大紀元,政府為絕對清零,不顧民生,祭出嚴控措施,使當地企業生存艱難。目前參與聯名訴求的企業主已被維穩。

廣東省東莞市3月14日發布通告,從即日起全市實施7日封城,全市小區、村(社區)一律實行圍合管理。工廠企業、產業園區全面實行封閉式管理,嚴格管控生產經營。公交、地鐵暫時停運,暫停所有非必要流動,全市人員非必要不離東莞。商業樓宇內單位居家辦公,建築工地一律暫停施工。

東莞官方13日的通報稱,本月初廣東東莞市大朗鎮日前爆發聚集性疫情。12日的數據顯示,廣東省新增本土感染256例(包括無症狀感染),其中66例在深圳,190例在東莞。廣東省政府已宣布,免去包括廣東省公安廳黨委委員、副廳長在內的東莞市6位市級官員的職務。

東莞大朗一家紡織公司王老闆14日對大紀元表示,廣東換成新領導上來後,祭出更嚴格的管控措施,要死防死守7天,不進不出。「政府強制要我們關門停業,現在物流發不出去,快遞也發不出去,全部斷掉了。」

而在這之前,一份蓋有10枚企業公章及簽名的聯名訴求建議書流傳至網絡。建議書寫道,大朗自去年12月份開始疫情以來全面封城,導致貨物無法進出,客戶訂單大量取消,有部份完成的訂單因封城無法進出將會產生高額違約金,企業的房租,工人工資還要正常支出等問題,對企業造成致命打擊。

建議書還寫道,為了能讓企業生存下去,特向政府提出建議,希望政府在實施防疫政策時也要考慮民生實際問題,發放通行證及減免房租。

企業聯名書(推特)
企業聯名書(推特)

王老闆表示,這次封城之前,當地確實有不少企業主在群裏表示企業生存艱難,要聯合起來去表達抗議,結果被壓下來了。「還沒幾天,就被派出所上門問話,施壓恐嚇:不要鬧事不要搞事,馬上把群解散掉,馬上把發抖音的東西撤掉。」

大朗是中國出口名鎮,從去年12月開始遭遇三波疫情,影響出口,王老闆說,「去年12月份有一波,封了15天,今年2月25日又開始封,本來說3月15日解封,沒想到3月10日又有了(疫情),然後14日又再封,這次更嚴格了,全部封死掉了。」

東莞另一紡織品公司黃老闆告訴大紀元,東莞查出感染病例已有100來人,政府下令要全部清零,不可抗拒,「大家都有損失,做不了生意,全部要關門。大家都沒有補助,政府也不可能給你補助,如果廠房是政府單位的,可以免兩個月的租金,如果是私人租的,房租全部要交,因為私人還要繳按揭款。這兩年疫情不穩定,都是比較麻煩。」

不僅是紡織行業生存艱難,東莞一家五金模具配件廠的彭女士對大紀元表示,他們工廠是一家只有二十來人的小廠,也跟很多企業一樣都面臨虧損的問題。「深圳也是停工停產,不讓上班,大企業更麻煩,貨出不去,客戶催的要命,就是沒辦法,運貨一般不讓運,不准出大朗鎮,現在我們儘量不接單,等疫情後再做。」

對於東莞企業家聯名表達訴求,推特網民「蘆大官人」感同身受,「同樣作為一個企業主的我非常理解他們的心情,但是也知道這種聯名沒有意義。兩個月不能正常開工,幾乎就是這一年白幹了,賺的錢全部填這個窟窿。」

企業員工:核酸做了十遍 目前傳出要建方艙

東莞疫情防控指揮部3月15日通告,將該市松山湖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台科片區,從低風險地區調整為高風險地區。目前東莞仍有8個中風險地區。

14日,東莞已在全市範圍內開展多輪核酸檢測。東莞大朗某工廠員工劉先生對大紀元表示,東莞到目前為止有的人已經做了十遍核酸檢測了。「還在喊人做,三天兩頭都在做,那幾天連續做了5天,每天都要做,每個人都做了5遍。」

劉先生說,東莞三個月來接連封城,「村與村之間全部用鐵皮封起來,派人看守,村之間出入都要掃碼,有的地方寫的是准進不能出,但出不了(大朗)鎮,大朗跟各個鎮之間的交界全都被封起來了,也是派人把守,聽說現在要建方艙醫院。」

劉先生表示,對於Omicron,只有中國如臨大敵、草木皆兵,把老百姓全都限制起來,天天弄去做核酸,「我也看到(幾個公司的老闆發的建議書),因為封村封路,工廠產品出不了貨積壓,回不了款,工人要吃飯,房租還要交,如果封上兩三個月或半年怎麼辦,完全沒有考慮民生的問題。」

3月15日當天,廣東省累計報告本土陽性感染者4026例,本土確診者2473例,本土無症狀感染者1553例。由於中共一貫隱匿疫情,真實數據可能更多。#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