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檢察官辦公室表示,兩名涉嫌非法攜帶兩名嬰兒穿越烏克蘭邊境的中國人是在基輔學習的大學生,嬰兒係代孕媽媽所生。

烏克蘭檢察官辦公室周三(3月16日)告訴媒體:「中國公民試圖非法將基輔兩名新生嬰兒通過烏克蘭國境偷渡到羅馬尼亞。」

據調查顯示,3月14日,兩名中國男子試圖通過切爾諾維茲基州的「波盧普諾」邊境站通道,將兩名三個月大的女嬰偷渡到羅馬尼亞。

「沒有任何文件可以證明,這些孩子是被合法帶往國外的。」檢察官辦公室聲明寫到。

檢察官辦公室還介紹說,2名嬰兒於2021年12月出生在基輔一家醫院。被邊防警衛拘留的兩名中國人是基輔一所大學的外國學生。

這兩名中國人試圖偷渡出境的兩名嬰兒是代孕母親所生,兩人是應中國熟人所託,嬰兒則是一個自稱「志願者組織」轉交給他們的。

烏克蘭檢察官辦公室對兩名中國人涉嫌非法攜帶兩名嬰兒穿越烏克蘭邊境被捕一事的公告截圖。(烏克蘭檢察官辦公室)
烏克蘭檢察官辦公室對兩名中國人涉嫌非法攜帶兩名嬰兒穿越烏克蘭邊境被捕一事的公告截圖。(烏克蘭檢察官辦公室)

俄烏戰爭 代孕嬰兒滯留在烏克蘭

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報道說,根據獨立專家估計,烏克蘭每年至少有2,000名嬰兒是代孕母親誕下的,準父母通常來自西歐或中國,他們被烏克蘭相對便宜的代孕費用吸引,一般代孕的價格在2萬至3萬英鎊之間。

尤其在印度和泰國相繼關閉代孕服務後,烏克蘭成為全球最大的代孕市場。在過去七年,全球代孕需求者紛紛湧向烏克蘭。

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以後,許多準父母要求代孕媽媽離開烏克蘭,或離開基輔,到相對安全的地方過完剩餘的孕期。不過,有些代孕媽媽需要留在烏克蘭照顧自家孩子,也不可能拋下孩子離開,她們還擔心到了國外——外國法律不保護這種代孕生子——需要自己登記為新生兒母親——因而陷入兩難。

《紐約時報》13日也報道說,一家位於基輔的代孕嬰兒託嬰所在戰火下被迫轉入地下室,內有19名嬰兒。

報道說,這些嬰兒全是由代孕母親所生然後送來照顧,親生父母仍然在國外。由於戰爭關係,新生兒的公民身份不清楚,也不知道法定監護人是誰。

根據烏克蘭的法律,從受孕之初起,準父母就擁有完全的父母權利。從事烏克蘭代孕業務的中文網站介紹說,代孕嬰兒出生後,代孕機構將向準父母提供文件——出生證明和代理孕母放棄書,準父母以此在烏克蘭民事處為新生兒註冊,而無需出現代孕媽媽的名字。

但是,根據烏克蘭法律,親生父母必須在場才能確認新生兒的國籍。#

2022年3月14日,涉嫌帶走兩名嬰兒的中國男子在烏克蘭海關被捕。(烏克蘭國家邊防局官網)
2022年3月14日,涉嫌帶走兩名嬰兒的中國男子在烏克蘭海關被捕。(烏克蘭國家邊防局官網)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