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時報》專欄作家吉迪恩・拉赫曼(Gideon Rachman)日前撰文說,歐美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武器庫同樣對中共具有威脅性。

如果北京幫助俄羅斯規避西方的制裁,那麼它很可能會成為二次制裁的目標,同樣面臨西方對中國的制裁、消費者抵制和企業退出的命運。

他表示,俄羅斯和中國(中共)對美國的全球力量有著深深的敵意,只是它們以截然不同的方式處理與美國的競爭關係。

中共是玩「長期遊戲」,依靠中國的經濟實力來改變全球的力量平衡。俄羅斯在經濟上處於弱勢地位,這次更在烏克蘭問題上賭上了蠻力。普京的押注現在威脅到了北京的長期遊戲。

拉赫曼認為,中共高層可能已經預見到了它們與美國關係會最終破裂,但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中俄與西方的對抗在時間上被大大加快。

在美國及其盟友對俄羅斯祭出新的經濟制裁武器庫,同樣讓中共也感到非常具有威脅性。

「中國現在不得不消化這樣一個消息:由於西方的制裁,俄羅斯已經失去了獲得其大部份外匯儲備的機會。」拉赫曼寫到。

各國持有外匯儲備的一大原因是作為在地緣政治衝突中可以動用的戰爭儲備。在西方的制裁下,即使擁有世界上最大外匯儲備的中國也會發現,它可能在一夜之間失去對其戰備庫的使用。

其次,中國在能源或糧食方面幾乎不能自給自足。過去幾十年,中共當局一直擔心美國海軍可能通過切斷馬六甲等關鍵航道來封鎖中國。現在,北京不得不增加新的擔憂,即西方可能凍結中國的外匯儲備,再加上其它金融制裁,可能與海軍封鎖具有同樣的威脅性。

對此,中共當局已經要求越來越多地使用人民幣進行境外交易,但因為它不允許人民幣完全可兌換,擔心這將導致破壞穩定的資本外逃,所以人民幣國際化註定不可能走遠。

令中共擔憂的還有,歐盟、英國、瑞士、南韓、日本和新加坡都加入了對俄羅斯的金融制裁,這一事實形成了發達經濟體的一道聯合戰線。

拉赫曼表示,如果過去中共經常用數字跟美國比強大,那麼它現在不僅要與美國比,而且還要加上歐盟、英國、日本、加拿大和澳洲,相對之下,中共就顯得不那麼強大了。

只是西方想要在經濟上孤立中國要比對俄羅斯實施制裁難得多,因為中國已經深深地融入了西方的供應鏈,許多西方跨國公司已將中國列入商業戰略中心。

但這場俄烏戰爭引發的危機也在讓人們重新審視這些基本假設。「中國在經濟上與西方割裂的想法,曾經是不可想像的,現在開始看起來更加合理。」拉赫曼說。

另一個層面是軍事考慮。拉赫曼質疑說,如果經驗豐富的俄羅斯軍隊不能輕易地在對烏克蘭的陸上入侵中獲勝,那麼北京又如何能夠完成對台灣更為複雜的海路入侵呢?

台灣人一定會對中共的入侵進行反擊,那麼中共將不得不接受嚴重的傷亡情況。美國總統拜登多次排除了為烏克蘭參戰的可能性,但他曾說美國會保衛台灣。

周一,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傑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在羅馬與中共最高外交政策官員楊潔篪會面。中共隨後發出兩份會議通告,其中一份用大量篇幅提到台灣、新疆、西藏和香港。

楊潔篪說,中方要求美方認清台灣問題的高度敏感性,不要在十分危險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中共稱台灣為其一部份,聲稱不放棄武力收復。但台灣稱,中共從未統治過台灣一天,只有台灣人民可以選擇他們的未來。#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