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兩會還沒結束,代表們提出的多個「雷人提案」持續在網上廣為流傳,衝到熱搜榜首,並引發各方討論。

今年中共「兩會」,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們提出一些具爭議性的提案,包括「強制男性陪休產假1個月」、「年輕人少送外賣多進工廠」、「允許單身女性生育一胎」、「40歲以上中年人才返鄉建設倦鳥歸巢」、「成立國家足球領導小組」、「取消中小學生各種藝術考級」、「建議18至45歲近視人群做激光手術」等等。

「允許單身女性生育一胎」提案挨轟

據大陸媒體3月5日消息,全國政協委員、現任河南省腫瘤醫院業務副院長花亞偉在兩會上提出,允許年滿30周歲以上的未婚女性生育一胎。

他提議,30歲的健康女性不論婚否均可自願取卵凍卵,允許年滿30歲的未婚未育女性進行人工授精、試管嬰兒等助孕手術。

大陸工商銀行失業職工伍女士聽說這個提案後,很氣憤。她對大紀元說,「單身女性生孩子這個精子從哪來呀?合法不合法呢?生下來的這些個孩子的將來也是個大問題,都是人文道德和法律問題。」

上海退休大學老師顧先生對大紀元表示,這是中共官員給「二奶」生孩子找了合理合法的藉口,「這個單身意味著甚麼?沒有結婚就生孩子啊,這些當官的找二奶、三奶,給他們非婚生子,奠定了法律上的合法性。這是嚴重的觸犯法律,社會秩序要亂的,嚴重地違背了他們制定的婚姻法,破壞婚姻法的這種行為是不可取的。」

網民紛紛表示:「從計劃生育到三胎再到『允許』單身女性生育,老百姓的子宮一直被計劃啊。」「作為生育權,本是做人的基本權利,計劃生育本來就是侵犯了公民的基本權利,早該廢除。現在的情況就是侵犯人權,作為所謂的『人民代表』,卻提出侵犯人權的建議。」

還有網民留言說:「女性是否生育居然需要被別人允許,這不是讓女性多點選擇的權利,而是在潛台詞裏先奪走了女性本就該有的選擇的權力,然後假裝『開明』給予權利。」

大陸某水泥廠廠長吳先生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說,「沒結婚的怎麼生下孩,這不亂套了嗎,社會都不成體統了,這違反社會道德,現在提倡一夫一妻制,得合法登記才行,這是違背社會道德和公德的問題。」

「建議強制男性陪休產假1個月」衝熱搜第一

3月6日,又爆出建議「強制男性陪休產假一個月」,據搜狐新聞報道,當天這一話題衝上熱搜榜第一。

這一提案是由全國政協委員、湖北省首義律師事務所主任謝文敏提出的,他建議,「對生育婦女的配偶,也就說男性,他也要陪同生育的婦女,休產假一個月,並且這一個月還應該強制地實施,讓男性同胞共同承擔養育孩子的義務。」

伍女士表示,這個建議表面上來看沒有甚麼毛病,但是如果是強制,就很不對勁了,「不能用強制的方法,有些家庭經濟困難,男的如果一個月不上班,家裏就沒有生活來源了,有的人家還要還貸。有些事情應該順其自然,非要用強制兩個字,這樣做就顯示它的權力運用達到了極限,顯示它權力的膨脹。」

在中國大陸,有很多強制措施施加在民眾身上,出現很多悲劇。比如,當年的「強制」計劃生育,很多婦女被迫強制墮胎。

2008年5月23日,湖北洪湖市龍口鎮村民張文芳,在懷孕9個月即將臨盆之際,被當地計生幹部強行帶往醫院進行引產手術。幾個月後張文芳做身體檢查時,發現子宮和右卵巢已經被切除。深受重創的張文芳,從此落下殘疾,生活離不開輪椅。

如今又建議強制男性陪休產假1個月,吳先生認為這和強制生一胎、二胎、三胎是一個道理,「老百姓在家蹲不起呀,他不掙錢,他怎麼養活人,國家強制你得給他報酬,你不能讓他喝西北風去呀,強制措施得讓人能生存啊,這是最起碼的。」

「年輕人少送外賣多進工廠」網民熱議

另一個衝到熱搜榜榜首的提案是由中共人大代表、小康集團董事長張興海提出的「年輕人少送外賣多進工廠」。

張興海建議「鼓勵年輕人少送外賣、多進工廠」。他解釋,近年來,外賣、電商、網絡直播等吸引大量的年輕人就業,甚至快遞外賣行業「內捲」到有研究生去競爭。很多年輕人不願意去工廠上班,導致產業工人空心化現象越加突出。

張興海還稱,2020年中國製造業人才缺口2,200萬,近五年平均每年150萬人離開製造業。2020年疫情期間兩個月內新增騎手58萬人,當中40%曾是產業工人。

網民「路誕先生」留言:「年輕人為啥寧可送外賣也不去工廠?因為工廠動不動就加班,而且工資還低,送外賣、送快遞至少努努力還能多賺點。所以你要想年輕人去工廠上班,就提高待遇,用市場化的手段解決,意思是你別拿嘴鼓勵,你得拿錢鼓勵。」

《經濟觀察報》的微博稱,這一提案廣受關注,登上熱搜第一,話題閱讀量超過4億。

「適時取消尋釁滋事罪」同受關注

與這些「雷人」提案同樣受關注的是全國政協委員,兼任廣東省律師協會會長的朱征夫呼籲的取消「尋釁滋事罪」,他稱,因為「尋釁滋事」概念模糊,易被濫用,使社會過度刑法化。

伍女士說:「中共一邊要樹牌坊,一邊要當婊子,就像最早取消的勞教之後,就有了『尋釁滋事』。取消了『尋釁滋事』難道它就不會用其它的嗎?就像山東平度王麗說的,我有一百種理由制裁你,我有強大的軍力和財力、物力對付你一個人,讓你防不勝防。」

伍女士認為,問題的關鍵在於,要用實質性的依法治國來約束所有,「不能用尋釁滋事口袋罪來斷章取義約束老百姓,每年國家花大量的維穩經費來維控,你為甚麼不能花大錢來解決問題?」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中國民眾被以「尋釁滋事罪」為由被抓捕甚至判刑,包括公民記者張展在武漢疫情期間用手機記錄武漢封城後百姓們的生活狀況;以及外送江湖騎士聯盟盟主陳國江也因成立互助平台、反映外送員的訴求,被以「尋釁滋事罪」刑拘。

儘管所謂的「尋釁滋事罪」,在中國法學界和社會上一直以來有很大爭議,「適時取消尋釁滋事罪」的提案,獲得不少網民支持,還算是「良心提案」,但是觸及到中共的底線,也是石沈大海。

此前掛條幅抗議申冤的吳先生告訴大紀元,他被以尋釁滋事抓捕,「憲法和法律上沒有這一條不准我們拉條幅,你說審我的人怎麼回答的?說那是按大概定的。」「尋釁滋事是為執政黨服務的,你違反它了,你就等於在推翻這個執政黨。」

顧先生告訴大紀元,參與中共兩會的政協委員、人大代表也好,「這些人本身就不是我們老百姓選舉出來的,根本就沒有反映民意。」他們代表的是中共,都是為中共說話的人,「他們在開這樣的會跟我們老百姓一點關係都沒有。」#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