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外界對於美國不出兵救援有諸多批評。國策研究院行政總裁郭育仁(2)日表示,從戰略與安全角度來看,美國當前的戰略重心已明確放在印太區域,定調中共才是戰略對手,不救援烏克蘭是避免重心轉移。總結當前局勢,「越來越團結的歐洲,以及越來越安全的台灣」。

國策研究院2日舉辦「強權政治下的烏克蘭與台灣」座談會,邀請多位專家學者,探討俄國入侵烏克蘭後,對於中美台三邊的影響與未來發展。

國策研究院行政總裁郭育仁表示,俄烏開戰後假訊息充斥,不過從目前情況來看有6件事實可以確定,首先是美國軍事情報掌握非常精準,對於整體情勢的感知能力是全球最精準、最即時。在俄羅斯實際軍事行動前,美國已經提出三次正式警告,只是全球沒甚麼人相信。

郭育仁說,其次是美國當前的戰略重心已放在印太地區,就如同日前美方公布的印太戰略報告。第三是傳統軍事實力排名全球第三的俄軍,進軍竟被嚴重拖後,目前美英法等國都在找原因。第四點是俄羅斯目前並沒有盡全力攻打烏克蘭,所以並非「全面性戰爭」。

他表示,第五是面對俄羅斯的入侵,歐洲已經覺醒,展現出前所未有的對抗決心與團結;第六則是,中共的處境「尷尬到極點」,因為中共與烏克蘭、俄羅斯兩邊都是朋友,而在西方歐美等角色之間,選擇傾向哪邊也都錯,不管跟誰站在一起,都要付出戰略代價。

他說,烏克蘭對中共而言太重要,中共與美澳交惡之後,煤炭進口從澳洲轉到烏克蘭,糧食方面包括大小麥、粟米也都從烏克蘭進口。中共更是烏克蘭最大金主、最大投資者與債權國,所以烏克蘭動亂對中共而言完全是壞事,過去十年投資付之一炬。

他強調,從俄羅斯的認知來看,烏克蘭過去就是領土的一部份,中共在此大興土木、興建關鍵基礎設施,對普京而言,就是「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所以普京挑烏克蘭下手,很可能也是為了要制衡中共。

郭育仁表示,很多人對美國沒有出手救援烏克蘭感到生氣,但作為一個戰略學者而言,他認為,此時最難的就是保持戰略定性與耐性。美國如果真的軍事介入烏克蘭,目前在印太地區的戰略重心就會被轉移。

他以2001年的「九一一事件」為例,當時美國總統小布殊本來要處理中共問題,但卻被迫將戰略重心轉移到中東,變成反恐戰爭,一打就十幾年。美國現在做的,就是避免因為同樣的情況重演,並定調中共才是戰略對手。

郭育仁分析,美國應該不會主動升高烏克蘭局勢,也不會捲入跟俄羅斯的軍事對抗,為的是避免遲遲無法分出勝負,反而讓中共趁機坐大。由於美俄的戰術與戰略核彈頭合計超過8千枚,所以對美國而言,烏克蘭的敏感性大於重要性,地位如同是「放在汽油桶上的火材」,會儘量避免直接的對決。

他認為,3月2日是重要節點,俄羅斯要決定接下來的戰爭型態,研判俄烏戰爭可能會長期化,這對中共而言就會是一個夢靨,因為沒法選邊的尷尬到極點,會持續很長時間。

他說,第二種可能是升級衝突,這點就要非常關注,因為普京年輕時在俄羅斯國安會擔任秘書時,曾提報告提倡應使用低當量的戰術核武器,特別是當軍事目標遭遇困難時,先使用戰術核武,能嚇阻對手不敢用戰術核武反擊,因為一旦升級,下一步就會是毀滅性的戰略性核武器。

談到烏克蘭戰爭對台灣的啟示,郭育仁表示,可以學到的東西非常多,第一,台灣要修改軍事交戰守則,不能等著被打;第二,台灣的部隊與基礎建設要加強耐打能力;第三,強化後備動員體系;第四,注意認知作戰與網絡戰,強化民眾的媒體試讀能力;第五,心理防線。

他強調,最後也是最重要的,台灣應該要建立非常具威脅性的打擊能力,要讓對方認知到,「把我打死你也永不見天日」,讓敵人知道不是弱小就好欺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