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翻閱《大公報》,才知道冬奧閉幕還有一枚小彩蛋。這份中共喉舌報說:「參加閉幕式運動員人數破紀錄。雙奧開閉幕式總導演張藝謀:『最早有600多人,現在是2,000多人。大家都願意來參加閉幕式,願意參加這最後的狂歡,說明運動員很開心,我們朋友遍天下。』」

懂了嗎?今年北京冬奧,就是中國「最後的狂歡」。這句充滿凶兆的話,出自雙奧開閉幕式總導演張藝謀之口,還被包括央視微博(現在似乎已刪了該句話)、《大公報》等官媒紛紛轉載,特別有說服力。

眾所周知,中國是有言論自由的,只是聞說有條潛規則:「國民依法享有言論自由,但只限一次。」月初冬奧開幕,張大導已用不祥的「燕山雪花大如席」來「祝賀」中國,實踐了一次言論自由;日前閉幕又烏鴉嘴,補上「最後的狂歡」這枚棺材釘。如此短期內行使兩次言論自由,其敢言程度,當今中國大概只有林鄭月娥可以匹敵。

也許有人說:你想多了,張藝謀說「最後的狂歡」,不過表示「冬奧最後一天」,與國家無關。就算是想多,也決不止我一個。你到百度搜「最後的狂歡」,就會彈出「閉幕式」這提示詞;搜「張藝謀」三字,AI也會給你「最後的狂歡」。可見中國也有很多人聽出弦外之音,想一探究竟。

若問我,「最後的狂歡」五字聯想到甚麼?我覺得最切合當今中國時事的,就是意大利作家亞米契斯(Edmondo De Amicis)小說《愛的教育(Cuore)》其中一章——那章題為「L'ultimo giorno di carnevale」,即「狂歡節最後一天」。故事恰巧發生在2月21日星期二,日期上跟冬奧閉幕只差一天。

故事講狂歡節最後一日,廣場人潮洶湧,一片歡樂氣氛,喇叭聲、鼓聲響徹雲霄,馬車上有十多個紳士裝扮成法蘭西貴族,一邊唱歌,一邊拋糖果給群眾。然而在萬眾歡騰之際,一個五六歲小女孩跟母親失散了,哭得死去活來。廣場上另一邊的母親,也在歇斯底里喊叫:「瑪利亞!瑪利亞!瑪利亞!我不見了心肝寶貝女兒了!有人拐她去了!有人掐死我的小女孩了!」

馬車的紳士見到這可憐的小女孩,馬上把她抱到懷內,千方百計哄她。大家都脫下面具,停止歌唱,東張西望尋找她的媽媽。最後母女重逢,紳士把小孩遞給母親時,從手上脫下一隻鑽戒,套到小女孩的指上,說:「這個給你,當作將來的嫁妝吧。」此時到了故事結尾,作者寫道:

「母親呆了,像中了咒般動也不動,眾人則鼓掌叫好。紳士重新戴上面具,同伴又唱起歌來,而馬車則在一片熱烈的拍手喝彩聲中,慢慢啟程。」

亞米契斯寫「最後狂歡」,並非刻劃那種舉國若狂的「盛世」表演,而是懷著人道精神,講一個寧願暫停歌唱,也不要遺忘他人苦難的故事。故事中,原本在狂歡作樂的紳士和群眾,都沒假裝看不見迷路痛哭的女孩。扮成貴族的紳士,有高貴的靈魂,他們都是真正的貴族。

相比中國徐州那個不知叫小花梅抑或李瑩,近日還下落不明的「鐵鏈女」,瑪利亞實在幸運得多了。感謝張藝謀講「最後的狂歡」,讓我想起這個不知道還有多少中國人記得,也許早已不值一提的天真故事。◇(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