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這篇文章的時候,剛好經歷了昨天香港特首的記者會,大家即將會面對非常難捱的安排。正如,當這篇文章刊登在報章的時候,大家也知道,在今天起,如果你沒有接種疫苗的話,你連走進商場逛街都已經觸犯法例了。

這一刻,我還慶幸在去年年尾,我購買的健身室會籍只需預繳一千元年費,而我也享用了3個月健身室服務了,就算他們真的結業了,我的損失也只是有限的金額。最可憐的是,營運那間健身室的人可算是非常有心的老闆,那些職員也不錯,我真心希望他們能夠頂得住。

然後,我們必須面對的是3月的全民強制檢測,我就即管看一看他們如何每天檢測一百萬人。今天,我跟10位長者通過電話,他們全部都不相信他們做得到。唯一相信的是,政府肯定能夠在那3次檢測的日子內好好折磨全香港所有市民。而我,就已經答應了我的長者們,我會盡力在那段時候幫助他們,總算是安慰了他們現在憤怒的心情。

而我,作為一位社工,也作為一位父親,當然也有恐慌的時候。至少,對於政府現在「強迫」(不打針,連返工也不能夠,這還不算是強迫?)市民接種那支連香港政府也要讓市民自行承擔風險的疫苗,我還不願意讓我的小孩接種。我絕不同意特首昨天所說的:「愛孩子就應該讓他們接種疫苗。」那句話。

我正正是因為愛他,才不願意讓他在此時此刻相信政府也未能夠解釋清楚的疫苗風險。至少,我最近看到的是有兩位孕婦在接種疫苗後流產,而香港政府的回應是,接種疫苗就應該已經明白接種疫苗必須承受的風險。而他們忘記了,是他們強迫我們接種疫苗的,為何我們必須要自己承受相關的風險呢?

我非常期望,以上所說的話,是我無知地冤枉了政府,但是,這正正是大家正在經歷的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