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這個星期,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數大幅度上升,一時間令香港的醫療系統備受壓力。有人甚至認為,大量病人未能獲得即時的治理,困塞在醫院急症室,大批病床要露天擺放等待送上病房,令香港的醫療制度彷彿回到了第三世界的局面。而政府處理手法,也引起了廣泛的爭議。

因為要緊跟國內那套「清零」策略,特首都承認香港是少數要採用如此嚴厲隔離檢疫措施的地區,而這一種措施已經受到歐美商會的一再質疑,甚至表示如果無法在香港地區繼續有效經營,便會抽走在香港的投資。世界各地具權威性的新聞傳播機構,近日都先後推出了主題研究及報道,指出香港這種既沒有科學理據支持,又未能兼顧全面的嚴厲策略,根本難以達到目標,而且代價沉重,已受質疑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也可能加快崩潰。

在未出現Omicron及變種之前,隨著第三波及第四波傳播的淡去,香港曾經經歷過連續88天沒有本地感染的成績,令政府以為清零在望,因此才會作樂觀預計,開放讓市民申請港版健康碼,還以為12月中便可以與大陸局部通關。這情況就等同在2020年之後的一段時間,大陸在嚴厲的封城及大規模的強制檢測之下,政府以為已經成功清零,並以此作為制度優越的依據。

事實上,對抗疫症及病毒,主要不外乎是兩方面的考慮。首先是涉及與病毒的對抗,及對感染的治療及處理。其次就是要在整體的公共衛生策略上,制定一套可平衡的、可持續的、可承擔的及有效的防疫及抗疫政策。

先講第一方面。與病毒對抗也好,控制感染也好,治療也好,都應該以科學作為依據,讓醫療醫藥專業作主導,根本沒有可能政治掛帥。方法也不外乎是研發或引進有效的疫苗,加強公眾宣傳教育,並提升有效疫苗的注射及覆蓋率。另一方面,則要設計有效的治療方案及公共衛生策略,務求把感染造成的損害減到最低,讓染病的都能得到合適的治療。

人類始終難免要與各種細菌及病毒共存。所謂「共存」,不是說對病毒的傳播置之不理,不是說不去治療病患者,也不是不去減低病毒的傳播風險。但與病毒的對抗,歷史已經證明不可能一蹴即就。要完全消滅病毒,在絕大部份情況下更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天花」作為一種疫症,曾經困擾人類三千年,造成過大量死亡,也曾經長期威脅著部份人的健康。中國東北的滿州人,對天花就特別敏感,入主中原之後的滿清王朝,三百幾年之間有好幾個皇帝及數百個皇族成員都是死於天花。到針對天花的疫苗研發成功之後,也要經過二百多年,才徹底把天花這一種病毒完全消滅。

事實上,曾經危害人類健康的病毒甚多,最終能夠被人類完全消滅的,據知也只有天花一種。2002年之後一度急劇傳播,在香港引致299人死亡,引起全球警惕的「沙士」病毒,可以說是來得急去得也急,2005年之後已經再沒有引致死亡的案例。但事實上,沙士的病毒株仍然在部份生物體上被發現,會否再一次危害人類的健康與生命,仍然是一個疑問。其他大部份病毒雖然可能已經不會引致大量人類感染及死亡,但仍然可以構成傷害。梅毒、花柳、肺癆病菌、流行性感冒都是這樣的例子。

病毒也有其生命規律及生存法則,當人類有具殺傷力的疫苗及產生了普遍的免疫能力的情況下,只要病毒或病菌不致被完全消滅,他們就會不斷變種求存,可能是尋求新的宿主,另一方面則會降低其殺傷力,不構成重大的傷害,以保存宿主作為自己的寄體,與宿主共存。

對於現在這種新冠病毒,它是屬於天花那種要對抗數千年的宿敵,還是只如沙士病毒般曇花一現,或者會如其他病毒,例如流行性感冒,長期與人類糾纏,現在還言之尚早。但目前的研究估計,新冠病毒不會是沙士。換言之,「新冠病毒」不會在三、四年之間與人類告別,也會不斷變種。如果這個估計屬實,可能就要假定未來一段時間內,新冠病毒仍然會不斷構成健康威脅,每一次變種都會造成新一波的傳播。但從幾輪病毒變種及傳播形態來看,這病毒似乎是朝著變得感染力增強,但殺傷力更低的方向變種。

Omicron變種病毒是在11月才在南非發現,到廣泛傳播已經是11月下旬到12月初之間的事了。一時之間,已經把部份抗疫及隔離措施舒緩的國家,例如日本、英國、法國,感染人數突然間由每日幾千人急速回升至每日幾萬,英國甚至試過一日高達40萬人被感染。但在短短兩個多月後,這些國家大部份都已經可以延續那一套舒緩策略,大部份嚴厲的隔離及檢疫措施都已經移除,很多國家已經宣佈會以「跟病毒共存」的方式來繼續與病毒對抗,甚至有部份國家宣布疫情已成過去。

很顯然,說要完全「清零」新冠病毒根本不可能。繼續研發疫苗、改進疫苗、推廣疫苗注射、建立社群的免疫能力、設計有效的治療方案、調動醫療資源協助受感染人士,這些都是必然要做的工作。把這種與「病毒共存」說成是「不願意統一思想」、「不符合最高領導人的指示」、「宣傳西方錯誤觀點」、甚至說是「危害國家安全」,這究竟是甚麼狗屁不通的抗疫與防疫?

對香港來說,指眼前的「壓倒性目標」是處理當前的亂局,控制及減低傳播、給感染者合適的治療及照顧,相信沒有人會反對。但如果說,在病毒變種的殺傷力減弱,死亡率與流行性感冒已經不相上下的情況下,拒絕平衡考慮經濟及社會活動的需要,把一個不斷在變種變弱,也不知要到甚麼時候才會被完全清零的病毒當作一個要體現長官意志的意識形態鬥爭,那我們的社會就注定要在不知會延續到幾時的期間內,反覆與不同的病毒變種對抗。就算這一輪可以在一段時間之後把Omicron的傳播鏈完全消除,但這個周期,也將會一次又一次重演。這根本就不是一套可持續、可承擔及有效的防疫及抗疫政策。

現在有傳聞說要搞全民檢測,要消耗幾多社會資源及人力可想而知,而且搞得來已經起碼是個多月之後的事了。不要忘記,在歐洲及世界各地,由開始發現Omicron,到開始大量傳播,到那些國家宣告疫情終結或已經可以與病毒共存,也只是不足三個月之內的事。根據最新的報道,剛在英國又出現了新的新冠變種病毒Deltacron。

如果根據第五輪爆發所顯示的規律來看,可以想像,到香港完成那個傳聞中的全民強制檢測之時,Deltacron在那些所謂西方意識形態的國家,可能已經踏入尾聲了。但到那個時候,香港卻可能又要準備另一輪的清零。香港那班立法會議員,到時可能又要發表另一個全體聲明,感謝最高領導人對抗疫指明了方向。這一種不太可能有效的抗疫及這種荒謬的政治鬧劇,究竟要延續到幾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