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責調查「通俄門」事件源頭的美國司法部特別檢察官達勒姆(John Durham)2月12日指控,在前總統特朗普參加競選和在任期間,一名與民主黨結盟的技術高管監視了特朗普的住所和白宮。

達勒姆在一份法庭文件中表示,這些對特朗普的暗中監視是為了建立一種「推斷」和「敘述」,將特朗普與俄羅斯政府聯繫起來。

達勒姆指控並調查了律師沙士曼(Michael Sussmann),他曾為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和希拉莉(Hillary Clinton)2016年的競選團隊工作,目前被控向聯邦調查局(FBI)做虛假陳述。

根據法庭文件,達勒姆指控沙士曼「代表至少兩個特定客戶,包括一家美國互聯網公司(互聯網公司1)的技術主管(技術主管1)」和「克林頓競選團隊」收集對特朗普的指控並提供給FBI。

證據顯示,「技術主管1」就「通俄門」指控,跟與克林頓競選團隊有財務關係並代表民主黨多次提起與選舉有關訴訟的律師伊萊亞斯(Mark Elias)會面並進行溝通。

達勒姆的文件說,「技術主管1」還獲得了一所美國大學的研究人員的協助,「要求這些研究人員挖掘互聯網數據,以建立將當時的候選人特朗普與俄羅斯聯繫起來的『推斷』和『敘述』」。

文件還寫道,該高管工作的技術公司「已經開始訪問和維護特朗普行政辦公室的專用服務器」,而該高管和他的同夥利用這一安排,通過挖掘特朗普辦公室服務器的流量和其它數據來收集對特朗普不利的訊息。

沙士曼的律師2月14日在回應達勒姆的文件時說,該動議包括「偏見和錯誤的指控,與他的動議和指控的罪行無關,顯然是為了將此案政治化,煽動媒體報道,並玷污陪審團」。

達勒姆的法庭文件公開後,特朗普於2月12日發表聲明,稱這提供了「無可爭辯的證據」,證明民主黨人暗中監視他的競選團隊和辦公室,試圖將他與俄羅斯政府聯繫起來。

「這是一個在範圍和程度上遠遠超過水門事件的醜聞,那些參與並了解這一間諜行動的人應該受到刑事起訴。」特朗普表示。

主持EpochTV《卡什角》(Kash’s Corner)節目的前美國情報官員帕特爾(Kash Patel)說,這份文件揭示了一個針對特朗普的「最錯綜複雜和協調一致的陰謀」。

美前情報首長驚爆:拜登、奧巴馬都知情

據台灣《自由時報》報道,調查報告中指出,2016及2017年,前國務卿希拉莉競選團隊付費聘請一家科技公司,滲透特朗普陣營、甚至白宮電腦伺服器,藉以構陷特朗普與克里姆林宮關係匪淺。

美國前國家情報首長(DNI)雷克里夫(John Ratcliffe)驚爆,此事拜登總統與前總統奧巴馬都知情,他預言,希拉莉陣營將有更多人被起訴。

目前美國自由派媒體對這宗重大醜聞一字不提,只有「霍士新聞」、「極限新聞」(NEWSMAX》等少數電視頻道,及保守派網站緊追不捨。

特朗普痛批此事「是比水門案更大的醜聞」、「涉及叛國可處死刑」,他14日更砲轟主流媒體偽善,刻意忽略達勒姆的重量級報告。

到目前為止,達勒姆的調查已經導致3人遭到起訴,包括希拉莉競選陣營的律師沙士曼(Michael Sussmann)、前聯邦調查局(FBI)律師克林斯密斯(Kevin Clinesmith),他承認修改了一封電子郵件,用於證明政府對前特朗普競選顧問佩奇(Carter Page)進行竊聽是正當的。

還有俄羅斯分析師丹欽科(Igor Danchenko),他被認為是抹黑特朗普不實情報「史蒂爾檔案」(Steele dossier)的主導者。

「史蒂爾檔案」據稱由前英國間諜史蒂爾(Christopher Steele)杜撰,其中涉及針對特朗普的一些淫穢卻不實的指控,包括聲稱克里姆林宮掌握了特朗普在2013年訪莫斯科時,曾在旅館要求妓女表演小便的影像,並以此要脅特朗普。結果後來證明全是子虛烏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