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谷愛凌在大跳台項目中贏得奧運金牌,她所代言的紅色安踏(Anta)滑雪服銷量在中國電子商務平台JD.com上激增20倍。然而,外界認為,雖然她目前炙手可熱,財源滾滾,那也難說未來會不會一個不小心被中共「取消」。

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賣光了谷愛凌代言的飲料,印有她形象的杯托也同樣銷量激增。她得到了二十多個品牌的贊助,從法國奢侈品集團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到大眾市場的中國體育用品製造商安踏。

這名時裝模特和史丹福大學新生已經成為中國隊最炙手可熱的運動選手,令人眼花繚亂。

原預估她此次冬奧可奪3金,但2月15日,自由式滑雪女子坡面障礙技巧決賽中,瑞士好手格雷莫德(Mathilde Gremaud)奪得冠軍。谷愛凌獲得亞軍。愛沙尼亞名將希爾達魯(Kelly Sildaru)位居第三。

路透社報道說,谷愛凌代言的身價猜測甚囂塵上,黨媒《新京報》援引業內人士的話說,她的代言費為稅後250萬美元,過去一年的品牌交易總收入超過1億元人民幣。新聞媒體Tianxiashangwang估計,自2021年開始,谷愛凌的收入超過2億元人民幣(3,150萬美元)。

谷愛凌在奧運會期間因為雙重國籍問題備受關注。

但中共國家媒體和公眾對她獲得金牌大加讚賞,她激烈的親中言論則引發網友抱怨:她過著大多數人無法企及的特權生活,卻不了解14億中國人的生活現實。

2月8日,有網民發現,谷愛凌在Instagram上為中共的網絡防火牆辯護。網友認為谷愛凌的回答與事實不符。她跟無法在國內使用該社交媒體的網民的對話截圖在牆內外均引發爭論。一些牆內網民引用、評論該截圖時遭遇了網絡審查(呈現404)。

不過,在她賺得盆滿缽滿之際,分析人士已經在為她擔憂。紐約大學上海分校營銷學客座教授懷特瓦姆(Bryce Whitwam)說:「可能是一個簡單的推特,可能是一個非常簡單的錯誤,他們(中共當局)會把她從任何形式的報道中清除掉,就像他們對其他許多中國名人所做的那樣。」

報道說,她支持「黑命貴」(BLM),但迴避有關中國的人權問題,把自己說成是中美兩國的橋樑建設者和全球滑雪大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