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總統訪問俄羅斯 外界指時機非常糟糕

我們的報道不斷都有深入探討及更新俄羅斯企圖入侵烏克蘭的問題,我們的觀眾應該也相當清楚當前的形勢。俄羅斯與西方國家正因烏克蘭問題對峙得非常緊張,不過巴西總統博爾索納羅(Jair Bolsonaro)應該就沒有追看我們的節目,也可能因為看了但聽不懂啦,他竟然在這個非常之敏感的時間,完全無視美國有多擔憂,將會於明日抵達俄羅斯,展開正式訪問。不少分析評論都說,這個外交時機非常尷尬,直接點講真是壞到不能再壞,真不怪他被人叫作巴西特朗普,他做事的風格真是完全猜不到。

根據法新社報道,博爾索納羅罔顧來自傳統盟友美國及自己國家政府內閣的壓力,也要與俄羅斯總統普京會面。他早前表示,這次訪問旨在建立與俄羅斯的貿易關係。外界擔憂普京可能會利用這次訪問稱,連巴西這個拉丁美洲最大國家、聯合國安全理事會非常任理事國都支持莫斯科對烏克蘭的軍事行動,博爾索納羅當然不認同這個說法啦。

巴西智庫吉杜里奧瓦加斯基金會(Getulio Vargas Foundation)的政治分析家卡薩羅斯(Guilherme Casaroes)表示,博爾索納羅訪問俄羅斯的時機真是太壞,完全不知道會發生什麼狀況。另一方面,卡薩羅斯認為巴西總統堅持訪俄,主要因為他準備在10月大選尋求連任,但他的支持率已經跌至史上最低,在民調中落後於左派的前總統。卡薩羅斯說,博爾索納羅上任這3年來,幾乎沒有重要政績,這時去俄羅斯就是一個重大突破。

這個突破又真是大呀,一件事就已經搞到美國、中共、歐洲不滿,唯一歡迎他的強國只剩下俄羅斯。對於卡索倫斯的分析,有一點可能大家都不是很明白,美國歐洲不滿就很明顯,為何中共也會不滿呢?原因在於巴西和中共向來都稱是戰略性夥伴,巴西在中共「一帶一路」的計劃裡面非常之重要,現在巴西擺明就去拉攏俄羅斯,也就是不給中共面子啦。你又說和我搞「一帶一路」,轉頭又跑去和其它大國家談貿易關係,北京就當然是不高興啦。尤其是許多外界分析都說,目前「一帶一路」已經陷入一個沒有辦法維持下去的狀況,巴西現在過河拆橋,很明顯也會影響到中共。北京冬季奧運會正在舉行,大家都是老朋友,你現在跑去訪問其它國家,吸引了其它國家傳媒的注意力,中共非常之要面子,你這樣搞不是又讓它丟臉了嘛。

另外,巴西聖保羅大學(University of Sao Paulo)國際關係教授洛雷羅(Felipe Loureiro)就指出,美國已經向巴西施加巨大壓力,要求取消這次訪問,不過洛雷羅分析,如果現在取消訪問俄羅斯,就形同承認「巴西是美國的傀儡」,這樣普京也會非常生氣。也就是說,去也死,不去也死。

好好地又怎麼會有這次訪問行程的呢?原來俄羅斯去年11月向博爾索納羅發出訪問邀請,當時烏克蘭緊張局勢已開始升高。之後,博爾索納羅接受邀請,又決定結束訪問俄羅斯之後,在17號轉去匈牙利,拜訪極右翼總理歐爾班(Viktor Orban)。博爾索納羅前日接受國內電台專訪時強調,雖然戰爭可能很快就會爆發,他仍然將會依照計劃訪俄。他還說:「為了所有人的利益著想,我們祈求上帝賜予世界和平」,有網友說,說得很偉大,到底是為所有人的利益著想,還是為他自己的利益著想,這個答案都真是很明顯啦。

本港新增1347宗確診 初步確診約2000宗

香港第五波疫情不僅看不到緩和的趨勢,數字還似乎不斷在上升。本港昨日新增1347宗COVID-19確診,初步確診約2,000宗。過去約8,300宗確診個案,當中有55%已經打兩針。醫管局估計,目前有數以千計的確診者在家等候送院,但是由於短時間內個案數字增加了幾倍,醫院病床已經嚴重超出負荷。
醫管局表示,將會優先接收情況嚴重者、長者及兒童患者,同時發出緊急呼籲,要求年輕及輕症患者在家中耐心等候,要確保醫療系統緊急服務不會崩潰。

新增確診有1,345宗都是本地感染,大部分懷疑是Omicron。繼續有多間院舍爆發疫情,其中位於荔枝角道的松齡德豐護老中心及屯門的扶康會良景成人訓練中心,都有比較多的人受感染,院友都要撤離。

政府亦於昨日宣布,食物及衞生局局長批准,科興疫苗的適用年齡涵蓋3歲或以上的人士,即可以接種科興疫苗的最低年齡由2月15號起降至3歲。現時5歲或以上的兒童已經可以接種科興疫苗,而5至11歲的兒童由2月16號開始亦可接種復必泰疫苗。另外衞生署衞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主任張竹君表示,在第五波之前,很少本地兒童個案,但現時有4%患者在4歲或以下。醫院管理局總行政經理李立業表示,有一名初步確診的3歲女童情況危殆。她前日去威爾斯親王醫院及仁安醫院急症室求診,之後入住威爾斯親王醫院,由於情況惡化,再將她轉送兒童醫院深切治療部,目前毋須使用人工肺。

李立業指,兒科病房負壓病房使用率已接近飽和,會盡量騰空北大嶼山醫院病床接收病人,同時會實施新確診病人分流措施,隔離病床留給病情嚴重的病人、長者、兒童,優先安排他們入院,並且逐步將香港感染控制中心的一些穩定病人轉去亞博館社區治療設施,以騰出病床,接收長者及兒童,呼籲年輕、症狀輕微、輕症患者在家等候,「不要恐慌,資源留給有需要的人」。他又說,如果情況進一步惡化,不排除會暫停部分醫院的常規服務,以便將一些醫院轉做集中接收確診病人的醫院。他亦再強調,希望市民能夠理解及支持這次決定,特別是一班暫時不能夠送院的初步確診病人,他們很明白大家都很心急,但面對當前的危機,一定要將重要的醫療資源,留給情況嚴重者、長者及兒童病人。簡單來講,政府現在根本搞不定,只能不停講話,去要求香港市民理解。

到了當前這個關頭,幾天前林鄭月娥還說仍然要堅持「動態清零」,我們的政府是否需要再重新審視下我們的防疫措施呢?今次的疫情令人覺得,政府有一種被人打得措手不及的感覺。其實我們的確診數字看起來是很高,但是比率相對其它西方國家則很低,是否因為政府堅持要「清零」,所以反而沒有防範大規模爆發呢?大家都知道政策其實是看「阿爺」,大陸怎樣做,我們也要怎樣做。但是,如果說其實大陸也有些重要人物覺得這個政策需要改變呢?

中共知名網上作家「兔主席」,日前就寫了篇文指,香港根本就沒有「動態清零」的能力,抗疫政策左右搖擺,陷入不生不死的狀態,建議中央政府讓香港「嘗試一下不同的防疫模式」。「兔主席」原名任意,是「紅三代」,他的祖父任還夷是中共改革派官員,曾經擔任廣東省委書記。任意從美國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畢業,曾經是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共研究中心前主任傅高義(Ezra Vogel)的研究助理。香港「反送中」運動期間,任意以「兔主席」網名撰寫大量評論,他還說自己的部份文章被當作官方內部參考。他在評論有關香港第五波疫情的文章裡指,中共官媒《人民日報》此前強調,香港必須落實動態清零,但他覺得香港不可能像大陸一樣,採取多重政策及技術手段落實「動態清零」。那當然啦,香港又怎麼可能好像大陸那樣封城,封到完全不理人的死活呢?而且中共稱「已清零」,大家都知到不是真的啦。大陸的防疫措施極端到,例如西安那個孕婦因為要等檢測結果才可以進醫院,最後搞到孩子都沒有了,我們當然都不希望香港變成那樣啦。

說回這篇文章,文章指出最重要的是,香港統治精英的內心深處都認為,「作為高等華人,要率先引入西方高等模式」,參照西方用疫苗加上自然感染,最終「與病毒共存」,很快可以與西方國家通關。他強調,香港精英一開始就知道,香港做不到「動態清零」。之前能夠「清零」,一定程度上是靠運氣,今次要實現這個「不能說不」的目標,只能夠看情況來做,希望疫情自然消失,就不需要在「中共模式」和「其它模式」之間,做艱難的「二選一」。文章批評,最差的不是選哪個模式,而是左右搖擺,兩種都做不到。香港就處於這種最惡劣和最尷尬的情況,沒辦法做到「動態清零」,又不敢奉行「與病毒共存」;付出了嘗試「動態清零」的代價,但沒有享受到真正「動態清零」所帶來的好處。他認為,不如讓香港自己選擇及承擔後果,北京與港府保持距離,讓香港參照西方「與病毒共存」。如果大陸未來要遵循國際實踐,為放棄「動態清零」做準備,香港反而可以是借鑒的「試點」。

網友說,連大陸紅三代都開始反思香港的防疫政策,但是我們的香港政府仍然還是努力在做「忠誠的廢物」。除了費心費力跟「阿爺」指示,做什麼事都不敢做,在緊要關頭,林鄭月娥又再三強調「動態清零」。我不評論「兔主席」對所謂香港精英內心深處的估計,因為我也很質疑他口中那班精英是不是精英。他講到香港官員都是不想做,但是無奈一定要做,很可能有一部分人的確是這樣。至於說和不和西方接軌,亦不是在說高不高等華人的問題,而是實實在在我們在面對這波疫情的時候,看到「動態清零」根本就不可行。就像香港這樣,剛剛少了一點,突然間爆發就應付不了,導致更加嚴重的情況,這就已經證明,北京和香港政府都需要重新審視一下香港的防疫政策,否則搞定了這個第五波,可能平靜一陣之後,又有更加嚴重的第六、第七波,到時香港政府是否真的要效法中共,把整個香港封了呢?

當然,由紅三代講一個不同調的聲音,是不是中共知道「動態清零」不可行,找個「紅三代」放風,準備要轉變策略,然後由林鄭「背黑鍋」,也是有可能的。

馬上就到特首選舉,無論林鄭月娥爭取連任,還是有其他新的競爭者,我覺得在防疫措施上,都要有一個明確的政綱,聽取市民的心聲,而不是再任由香港徘徊在「清零」和「爆發」之間,以及麻木地防疫,繼續被林鄭這樣玩下去,香港不「清零」,但是什麼都「歸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