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上流出哈佛學者黃萬盛一個談話錄音,其中提及中共搞「清零」防疫背後涉及中共高官白手套和家屬斂財黑幕,某集團僅靠核酸檢測一項就賺了6,700億人民幣。專家認為,中共其實沒有真正有效的防疫對策,只是拿疫情來謀私。

現年72歲的黃萬盛,現任美國哈佛大學燕京學社研究員,從事思想史、比較研究等,研究領域包括哲學、政治學、社會學。他自1997年開始在哈佛大學做新儒家學者杜維明教授的高級助手。他同時也兼任包括清華大學在內多所國內大學的客座教授。

據信是黃萬盛在一個私人場合談話的錄音透露,中共副總理劉鶴插手防疫,讓科技部設立一個「科技防疫」項目。2020年7月,中共高層花17萬元為黃萬盛購買單程機票,緊急召他回國主導這一項目。

黃萬盛在錄音裏說,當局目前採取的防疫政策,其一大動機是為了撈取巨大利潤。比如某集團,僅靠核酸檢測一項就賺了6,700億人民幣。

黃萬盛說:「我們這些領導的(白)手套和家屬們,染指核酸的試劑,導致只要有一個兩個病例,就會把整個區域,全民去做核酸檢測。它要的是核酸的採購量,只有採購量才有利潤。」

黃萬盛說,西方國家發現,Omicron變種病毒雖然傳播性強,但只感染上呼吸道,後果比較輕微,正是一個實現群體自然免疫的機會,因此在逐漸放開社會。但中國(共)做法與此相反。

黃萬盛說:「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在用(中共)這種方式在進行免疫,這種免疫實際上是給利益集團輸送利益。包括現在這個疫苗,強行打疫苗,三針四針都要去打,都是跟後面的利益集團有關係。」

這個錄音早在2月2日左右就在社交網絡傳開。

記者查證發現,錄音中提及黃萬盛回國後曾到過福建。新浪網誌有圖文介紹:2020年10月7日上午,美國哈佛大學燕京學社研究員、國際知名學者黃萬盛先生和閩籍在蘇(江蘇)企業家吳翊鳳先生等人一行蒞臨平潭綜合實驗區「一是齋」。

吳嘉隆:中共權貴從以權謀私到以疫情謀私

台灣總體經濟學家吳嘉隆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中國對疫情的控制,其實沒有真正有效的對策,強制性的核酸檢測,是在為賣試劑的企業在創造營收,權貴集團再來分一杯羹,等於是拿疫情來謀私,「以前是拿權力來謀私,現在是拿疫情來謀私」。

「只要這個地方發現有一兩個人確診,就在這地方搞大規模檢測,然後再把核酸檢測試劑的銷量沖高,中間可能有很大的獲利,而大部份的獲利還要交給美國人,因為這個試劑絕大部份都是進口的。所以這裏面已經看出很多荒謬的地方。」吳嘉隆說。

台灣財經專家黃世聰對大紀元表示:這兩年中國的核酸檢測公司,包括甚麼華大基因等等,業績都相當好。就像黃萬盛說,有些人利用中國的這種極端清零作為賺錢的方式。比如西安這種大城市封城,一封幾千萬人,都要做核酸檢測,當然是大商機。目前中國做一次核酸檢測,均價是三十多塊人民幣。

「黃萬盛說有些政府的高官、白手套、解放軍的單位利用這個機會上下其手,如果中國的清零政策不結束,一直會有這種撈錢的機會,這是一種新的獲利模式。」

黃世聰覺得有很多值得質疑的地方,他表示,在正常國家,這種極端清零政策是不會出現的,「而且這個清零的成效也看不出,那為甚麼要堅持這樣做呢?你看現在世界上比如北歐的瑞典丹麥都是重新開放,也沒有所謂的封城,都是和病毒共存,那你中共還堅持,背後的目的到底是甚麼呢?是不是說對自己的疫苗沒有信心,還是只是想讓這些核酸檢測公司有大賺錢的機會?」

另外,他表示,中國的疫苗都是要國家批准的,強制檢測和打疫苗的結果只是讓那些疫苗公司、核酸檢測公司受益,但全中國人的經濟,全體國人的生計都受到很大影響。受益的就是利益集團。

他認為,黃萬盛本身也是中國防疫的重要人物,後續可能會有更多內幕曝出來。

中國各地一直搞大面積核酸檢測,此前還傳出看感冒都要先做核酸檢測,前美國陸軍研究所病毒學研究員林曉旭博士向大紀元表示,動輒大規模檢測,其中一個因素是實際的疫情問題,中共肯定是瞞報,實際的病例跟官方公布的數字有相當大的出入。另外還和當地官員獲取更多財政撥款有關。

「誰都知道現在搞核酸檢測,可以騙來財政撥款的支持,給地方政府帶來收入,給他們官員一點回扣,絕對有利益驅動。」

林曉旭表示,「對官員而言,我只要報告測了多少次,就可以說是政績,我做了多少事情,但到底有多少真正有效,技術能不能到位,根本不在意。只要今天政府宣布全員檢測了,那就能做了,所以這個是騙錢的,忽悠老百姓的做法也包含其中。」

黃萬盛:中共權力集中致社會災難

哈佛學者黃萬盛還在談話錄音中點評中國的防疫有「三怕」:「中國老百姓怕死,中國做官的怕丟烏紗帽,中國的專家不敢承擔責任,就這三條,把中國的疫情搞成現在這個樣子。」

黃萬盛指出,美國有上千萬人感染,但為何沒發生公共衛生危機?是因為美國有健全的底層醫療體系。一個病人,只需要通過家庭醫生就可以把整個治療做了。而中國的醫療體系,則是系統性的崩潰。

他還提到,中國的有錢人對地方醫院都沒有信心,就跑到最好的醫院去,結果301醫院,還有北京的很多醫院負擔很重,因為大家都往那邊擠。

黃萬盛說:「權力的高度集中,所導致的醫療高度集中。我們的全部問題來源於我們的權力機制,這對老百姓的存在就構成很大的災難。」

極端防疫產生的利益輸送鏈

台灣總體經濟學家吳嘉隆對大紀元表示,因為權力過於集中,於是中共的權貴集團很容易拿來交換經濟利益、以權謀私,叫做權錢交易。也因為權力太過集中,缺乏制衡、缺乏監督,所以更大的公共衛生危機都會提供給權貴集團以權謀私的機會。

他解析中共治下由極端防疫產生的利益輸送鏈:

「你要他解決公共問題,哪怕是糧食危機、缺電的危機等等,他就要拿好處,權力過度集中的結果是(體制)根本不能為人民服務,反而是在掠奪老百姓。所以在這個疫情當中,(中共)用權力去逼大家檢測,檢測就要使用試劑,試劑的採購就是一個龐大的生意,權貴階級自己組建了公司、財團來接這個生意,最後這個利益就流到權貴階級的口袋。」

「疫情的背後是利益問題,也就是權力問題,是政治體制造成這個樣子。」吳嘉隆說。

黃萬盛在錄音中說,「我後來跟中央寫的報告,就是利用這次的疫情的機會,要重建中國基層的醫療體系,要把藥品配置、檢測能力、醫療的設備社區化。要使得每一個社區都有自我醫療、自我防控的能力,才能夠有效地建立全民公共衛生。」

「建立以基層為目標的醫療體系,是一個社會公共服務的核心標誌,這個社會、公共服務做得好不好,其實最主要在醫療上面。然後接下來才是教育,然後才是養老。因為醫療直接跟生命相關。」

就黃萬盛透露的這些問題,吳嘉隆表示,根本的問題是體制跟政策。

「他說先做好醫療,再來教育,再來搞好養老金,這是甚麼意思呢?就是中國的經濟一定要重視對人的投資,而不是對硬體的投資,你搞機場、捷運、高鐵、高速公路,那些硬體建設已經搞完了,中國要走的路是民間投資,是對人的投資,但這兩個,共產黨都沒有放在眼裏。」

吳嘉隆說,對付疫情,中共自主創新能力很低,試劑和檢測都是進口的。當局沒有增加對人的投資,而是整天搞工程、蓋房子,地方官員要衝業績、政績。「黃萬盛談的很多問題都是體制問題,根源在體制。」

核酸檢測試劑卡中共的脖子

在錄音談話中,哈佛學者黃萬盛認為,中國醫療體系崩潰的另一個原因,是中國的自主研發能力非常差,藥品、設備、檢測試劑,都高度依賴國外進口。

「我做這課題得到的資訊:每年政府撥款、跟民間資本進入製藥行業的,是幾萬億人民幣,可是這筆錢90%用於購買國外的專利,我們的自主研發能力非常差;第二,我們國家核心的醫療設備,幾乎全部是進口的,到現在為止,國產自主的CT機器都還沒有過關。第三,我們進行檢測所用的各種試劑88%是從國外進口的,所以我們基礎能力很差。

「天天說人家掐脖子,弄個晶元給你(掐脖子),你就崩潰了,汽車也崩潰了,導航系統也崩潰了,因為沒晶元。他(美國)真要掐你脖子,他就掐一個東西,他把試劑給你掐了你就完了。你知道我們現在核酸檢測的錢,90%是交給美國人的,因為核酸用的試劑是美國的專利。」

大紀元記者致電北京一家地方疾控中心的24小時核酸檢測結果查詢電話,對方推託表示自己是值班人員,說有關核酸檢測的試劑是國產的還是進口的等問題,只有實驗室的人員知道,讓周一工作時間再諮詢。

北京有醫院專門做核酸檢測的醫護人員告訴記者,現在核酸檢測是10人混檢,至於這個試劑是國產還是進口不知道,醫院有專門部門集中採購。#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