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八孩母被鐵鏈鎖頸虐待案持續發酵,掀開中國人口拐賣層層黑幕,令中共官方對拐賣人口犯罪的縱容乃至參與備受關注。日前,江蘇省濱海縣楊女士和她母親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講述了楊女士遭綁架和拐賣的恐怖經歷。

放學途中失蹤 九年杳無音信

楊女士的母親對大紀元記者說,2008年3月3日,16歲的女兒在放學後離奇失蹤。

楊母說:「她中午放學的時候,就沒有回來。(我)後來就到刑警大隊去報的案。時間久了一直沒有消息,肯定就是被拐了吧。」

「一直想辦法找,每個路上樹上面、電線杆上面刷尋人啟事,要求學校給我們報案。後來在公安局大樓上面看監控,都找過,就是沒找到。」

楊母表示,2017年4月,失散九年的楊女士終於與家人聯繫上。被拐賣時正在上初三的女兒,已是兩個孩子的媽媽。為了給小兒子落戶口,終於能夠跟家人取得聯繫。

楊母說:「(女兒)叫我把身份證給她,給小孩報個戶口。她說:『媽媽,我不想在安徽,我想回家。』她這樣跟我說的。後來,他爸爸去安徽,把她帶回來了。」

遭同學拐賣至上海 被逼賣淫

楊女士日前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在她初中三年級的時候,遭到同學拐賣。

她講述,當年在放學路上,一個叫畢小燕(音)的同年級不同班女同學把她攔下來,讓她送畢去賓館。她不願意,畢小燕不讓她走,拿刀威脅。她沒想到,畢小燕原來是人販子,還有一個同夥。

楊女士說:「她一直不讓我走,突然帶來一個男的,說是她表哥。讓我跟他上車,然後,她把我借她的單車放到賓館外。我跟她要我的單車,我說我要回家,她不讓我回家。」

「她說,聽她的,她會把單車還我,我被她騙了,我聽她的,車也不還我。我兜裏面的錢被掏走了,百十塊錢。」

她說:「晚上我準備逃跑,外面烏漆嘛黑,連個路燈都沒有。天一亮,他又把我帶到車上面去,然後給我拉到上海。到了上海,好像是金手指足療店,做按摩的。他在那邊就叫我聽客人吩咐,客人叫我做甚麼就做甚麼。」

楊女士說,她被這兩個人挾持到上海一家色情場所,被逼賣淫。因為她不肯,遭到毒打。

「那時候我不想再做,我想回家,然後被她打的,在一個房間裏面打。把我騙出來的那個女的打了我。打得挺疼的,又打我臉,又踹我肚子,踹我膝蓋,踹我後腿。」

「畢小燕在上海待好幾天。反正,宿舍人不在時,就打我,有人在的時候,她不好意思打。她把房間門關上打。」

逃出足療店 又被一男子拐賣至安徽

楊女士表示,自己人生地不熟,從畢小燕手裏逃脫後,又被一男子誘騙到安徽上潁縣謝橋鎮新橋村,被迫給這名男子的姪子當媳婦。

楊女士說:「就是到第二個足療店的時候,因為有個老闆,他看我不甘心在這上班,然後他幫我介紹一個姪子給我,叫我跟他過日子。然後他會安排,幫我逃跑,夜裏面逃跑的。」

「因為這個女的(畢小燕)跟她男朋友在房間裏面聊天,然後我偷偷步出來了。那個老闆把我帶到外面,跟我講了一些話,叫我跟他一起走,而且不要告訴那個人販子。然後,他跟我一起坐了的士,回了安徽。」

楊女士說,她到了安徽後,就被逼著跟這個老闆的姪子結婚。她當時沒有身份證,也沒辦結婚證。

一直想回家 但不知往哪跑

楊女士說:「報警那時候沒有手機。我也不知道派出所在哪。我往哪跑?這是農村,能跑到哪裏去?」

「我當時想讓他帶我回家的。跟他說過,也跟他媽媽說過,我想回家,我告訴他我家的地址,他們問我叫甚麼居委會,我也不懂甚麼是居委會。然後我就回不了家了。」

「我那時候沒出過門,生個孩子,我還是一個人在家。沒錢,我一分錢都沒有,我就是在家裏面煮米飯,吃吃菜,喝喝湯,喝喝白開水,啥也沒有,零食也沒有。」

楊女士說,她生完第二個孩子後,因為小兒子上不了戶口,所以,婆婆家的人讓她跟自己家裏人聯繫。楊女士說,因為不知道那個地區的區號是多少,所以電話一直沒打通。

楊女士說,幾年後,她又有了一個新手機,是智能手機,她於是在網上搜索自己家的地址。

「有一道橋,搜我家的小道,確實有一個菜場,地圖上面不是有個照片嘛,看到上面有我家那個以前開飯店那個門牌嘛,上面還有電話號碼。然後,就打電話過去了。」她說。

楊女士說,那次接電話的不是自己的家人,對方說,她父母搬家了。不過,這次通話,給楊女士很大的希望。因為接電話的人說,他認識楊女士的父母,他會幫助楊女士找到他們。

在這位好心人的幫助下,楊女士終於在影片上再次見到了失散多年的爸爸媽媽。

跟家人聯繫上 父母喜極而泣 但家仍然遙遠

楊女士說:「最後是用人家的微信影片跟我聯繫的。那時我媽媽特別地激動,激動得哭了。我爸爸高興死了,我也挺感動的。」

楊女士說,雖然跟自己的父母聯繫上了,但自己的家仍然遙遠。

她說,「然後我就自己偷偷出去了兩三次。婆婆看我不在家,然後帶人去找我。好像帶了兩個人,是我家鄰居,村裏人都知道我是被拐賣過來的,村裏沒有人報警。」

人口普查 計生幹部把楊女士藏起來

楊母表示,自從女兒失蹤後,她一直在尋找。2008年人口普查時,她希望能得到女兒的消息。但安徽當地的一名幹部卻將楊女士藏起來,使她錯過了找回女兒的機會。

楊母說:「2008年的時候,我就在家裏面等,我說,這一年人口普查相當厲害的。可能公安方面能把我女兒找出來也不一定。」

「後來他們那裏有一個叫吳麗的,就是他們那邊也不知道是村幹部還是鎮上幹部,(當)派出所來查人口了,她(吳麗)就把她藏到別人家去了。一直是這樣。」

楊女士說,當她生完第二個孩子後,吳麗強迫她結紮。

楊母表示,她後來聽女兒說起此事,感到很生氣,「我有一次跟吳麗通電話,我說,你有甚麼權利把我女兒結紮了。她還不滿二十歲,你就把她結紮了。如果是你家的女兒,你能隨便這樣嗎?」

大紀元記者日前給吳麗打電話,諮詢她為何給20來歲的女子楊某做結紮手術。她稱,是按照政策,生了兩個孩子的都必須做絕育。記者再進一步追問,是否知道楊某是拐賣過來的,她說,不知道,立即掛斷電話。記者再次拔打電話不接聽。

楊母:人販子仍未受到法律制裁

楊母表示,拐賣她女兒的人販子畢小燕,仍未受到法律制裁。

楊母說:「那個畢小燕,就是跟她同年級不同班的這個女的,當時公安找到她的時候,因為她懷孕了,一直沒有對她採取甚麼行動。現在又到哺乳期,現在她和老公已經離婚了,我估計這也是一個圈套。」

楊母說:「我想這件事情是公訴案件,肯定法院不長時間應該可以開庭了吧,我就看看法院怎麼樣評定這個案件。」#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