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旅行而旅行,在現代人是平常不過的事(儘管近幾年旅行已變得極不尋常)。但對從前的人來說,不論在東西方,長途跋涉前往他鄉異國,若非為了取經,就是奉旨出使,總之一定肩負甚麼重大使命。所以十七世紀那個叫Giovanni Francesco Gemelli Careri(下文簡稱卡雷里)的意大利人,居然只是為興趣而環遊世界,實在堪稱一件劃時代的事件(注1)

1693年,卡雷里開始他的5年環遊世界之旅。他先到中東,途經波斯、印度,繼而抵達中國,最後前往菲律賓和新西班牙。1699年卡雷里出版了六卷《環球遊記》(Giro del Mondo),忠實地紀錄了他旅途上的見聞。這幾日我瀏覽他寫中國的章節,饒有趣味。

卡雷里在康熙三十五年的北京城過中國新年,準確記錄了舊時中國人「登簿」、「打春」等新年習俗。前者表示普通朋友拜年不必見面,只需留下名片就夠,可說是古代的「打卡」(可參見尤侗《艮齋雜說》);後者則是立春日,人們鞭打土牛以祈豐年(可參見孟元老《東京夢華錄》、清末富察敦崇《燕京歲時記》)。

然而有些昔日新年習俗,從不見於中國古籍,反而保存於這部用意大利文寫成的遊記,例如新年期間「唔准笑」,我也是第一次聽見有這種事。卡雷里說,中國人拜年雖然一般不用相見,但親戚和熟朋友則例外,必須登堂拜訪,還照例要喝3杯酒才能離開。所以有許多親友的人,「儘管出門時舉止莊重,但回家則不免頭重重、腦晃晃(per molto che sia uscito di casa composto, vi torna colla testa carica, e vacillante)。」

說到這裏,卡雷里特別解釋為甚麼要用「莊重」(composto)一字。他指,中國人在新年這些日子,言行務必時刻保持莊重,因為他們「認為如果自己笑了,哭了,或嬉戲,或輕浮,那麼全年都會重複做同一件事(avendo opinone, che ridendo, piangendo, giocando, e facendo leggierezze, tutto l’anno poi s’abbia inchinazione a far lo stesso)。」

從前民間竟有這種信仰,卡雷里不說,我實在不知道。如今中國人過新年,都認為笑口常開是吉利的,甚至會打麻雀、賭天九(即卡雷里所謂「giocando 嬉戲」)來賀歲,哪想到傳統中原來連笑也是禁忌呢?至於說新年不慎做了某件事,就會重複做一整年,本來我是不信的,但看了昨天林鄭月娥爆粗的新聞,就不由得信了。

前幾日人人熱議汪阿姐墨寶,diu聲四起,行政長官必有所聞,也許自己亦輕佻地diu了一聲,結果觸犯新年禁忌,情不自禁重複着同一個字。有人批評她爆粗失禮,我則覺得還好。或許這是她爭取連任的奇謀,因為她在任5年,從未有一段片被網民如此瘋狂回味。咁又係嘅,林鄭平時說話比粗口更難聽,現在講粗口,自然順耳得多了。

注 1、不但有人稱卡雷里為「旅遊之父」(inventore del turismo),意大利到今天還有人以方言民謠歌詠他的事跡:「有彼蕩子 / 耽於浪遊 /環球一周。」(nu vagabundu, /chi tantu vagabundu /chi girau u mundu)《八十日環遊世界》一書,據說也是以卡雷里為藍本。@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馮睎乾十三維度」Patreon
(編者按:本版文章僅代表專欄作者個人意見,不反映本報立場。)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