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近日推出新規,要求對超過5萬元人民幣的個人存取,登記資金來源。官方解釋是為了反洗錢,但專家認為中共此舉是為推出數碼貨幣做準備,也有人認為是為了徵稅。

中國人民銀行官方網站1月30日發布最新消息,要求金融機構,為客戶辦理單筆5萬元人民幣以上,或者外幣等值1萬美元以上的現金存取業務時,需核實客戶身份,並登記資金的來源或者用途。

管理辦法還要求證券公司等金融機構為不在本機構開立賬戶的客戶提供現金匯款等一次性交易或銷售各類金融產品,在交易金額單筆人民幣5萬元以上或者外幣等值1萬美元以上,亦要開展客戶盡職調查。

官方稱,推出此辦法是為完善反洗錢監管機制,進一步提升我國洗錢和恐怖融資風險防範能力。辦法自2022年3月1日起施行。

對此,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對《大紀元》表示,中共反洗錢是托詞和藉口,此舉的真正目的是為它推出數碼人民幣鋪路。

「它想知道中國老百姓每一個人在不同的銀行、不同的金融機構,各自的資產有多少,存款有多少,現金有多少,為它們最後強制人們放棄人民幣紙幣,全面地歸向數碼貨幣做鋪墊準備。」

謝田說,中共此舉是對全中國老百姓進行摸底排查,「因為以前有人會用不同的名字在不同的金融機構開戶,中共很難把它都歸類到某一個人身上。」還有,「中國人可能把自己的人民幣,外幣、外匯,黃金用來購買比特幣等。而這個資金可能轉移,離開中國。但是中共並不知道他們在哪兒,完全對它沒有辦法控制。現在它要進一步掌握情況。」

謝田表示,等中共全面轉成數碼貨幣,實現人民幣極權控制後,它不但可以清除它的通貨膨脹、濫用鈔票的一些證據,也可以完全掌控中國老百姓的每一分錢、一舉一動,你的購買、轉賬全都在它的眼皮底下。「現在就是在清理清點盤查排查,準備轉入全面控制。」

大陸民間金融投資家曾智(化名)也對《大紀元》表示,這是為推出數碼貨幣連環步驟的一個環節,目的就是為了加強監控。「從前年到現在,大家知道一直都在打土豪,吃大戶,一點點對他們收緊。現在要再加一個槓,你在銀行的錢,你想取出去,你幹甚麼了?這個我要知道。如果不正規、不合理、不正常,就要順籐摸瓜。就是收緊帶腳鎖,把監控的鏈條再加長一點、加粗一點。」

但曾智認為,這個辦法跟以往的政策一樣,不具有多少實際的操作性,「真的想把錢搞出去的人,他們也攔不住」,更多的是警示意義,敲山震虎,「震懾想蠢蠢欲動和有想法的人都老老實實的,以前跑出去的我慢慢收拾,沒有跑的,不要亂跑亂動,誰要是敢亂跑誰就得先掛。」

2016年底,中共央行發布有關外匯《管理辦法》(《金融機構大額交易和可疑交易報告管理辦法》),對大額現金交易的報告標準由20萬元人民幣調到5萬元,匯往國外的資金上限為1萬美元。該辦法還規定禁止從銀行取出外匯現金,並提出金融機構在「合理懷疑」的基礎上,對任何不限額度的可疑交易要提交報告。

據中國公安部2016年的數據,就地下錢莊的交易總額超過了人民幣9,000億元。而該《管理辦法》實施後的2017年11月,中共官媒新華網報道,已有逾1萬人通過地下錢莊成功地把200億元人民幣撤出了中國。

大陸金融人士柳洋(化名)對《大紀元》表示,這次中共推出的新規不是為了反洗錢,「它真正的目的是為了收稅,國家缺錢了。」他說,「去年一直在打土豪、打偷稅,富人、明星、網紅全都被罰稅,很多知名人士單筆就罰了幾個億至上百億,還要補交稅。銀行和網上支付都有數據,一查一個準,只是國家不知每筆錢是甚麼用途。現在要搞清楚用途。」

柳洋表示,中共稅務部門徵收的個稅和企業稅,還包括各種費高達60%。國家剝削這麼重,居然還財政破產,2021年除了上海財政有一點盈餘,所有地方政府都虧損。「現在國家虧空,有些地方政府都破產了,公務員還要降工資,有的縣城幾個月都發不出工資。」

國家缺錢了當然會想出各種狠招搶人民的錢,柳洋說,「國家財政吃緊的時候,只能先保國家財政,保它政權的穩定,肯定就要向所謂的貪官和富人開刀。40年改革開放養肥了,現在通過打土豪打貪官一次收割。」

總之,「以後看到中國的新聞,說要銀行卡管理、外匯管理、要打擊甚麼腐敗、或者打擊偷稅漏稅,這些所有的理由都是因為財政虧空導致的,就是國家缺錢了,它要搶劫要收錢。其它任何甚麼冠冕堂皇的、甚麼環保、共同富裕、名義上打擊腐敗、防範恐怖主義、或者民主人士融資都是藉口。」柳洋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