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中國有兩位王姓高官落馬,且均涉及「假身份證」的問題。一個是中共正部級官員王富玉,一個是江蘇省原政法委書記王立科。而假身份證早已是許多中共高官中的「必備品」。

今年70歲的王富玉曾任省部級幹部20多年,先後在海南省、貴州省擔任省委常委、省委副書記、省政協主席等職務,2018年退休。

1月17日,中共正部級官員王富玉以受賄罪被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個人財產全部沒收,並處罰款100萬元(16萬美元)。

法院查明,王富玉在1995至2021年間利用職務便利收受財物折合4.34億元(6,845萬美元),在退休後的2019至2020年還利用影響力收受1,735萬元(274萬美元)。

有趣的是,王富玉一邊收受著巨額賄賂一邊努力扮演清官。 1994年至1998年,他在海南省瓊山市同時任市委書記與市長。當時瓊山市的重點項目是一座大橋的部份工程。王富玉收受了一套房子,隨後把工程的承包大權交給送房的老闆。大橋造好後,王富玉將之命名為「海瑞大橋」。海瑞是中國歷史上最著名的清官之一,同時也恰好是瓊山人。

在貴州省會貴陽,王富玉長期使用的一套別墅,由關係密切的老闆出資進行高檔裝修——電影廳、健身室應有盡有,陳設細節相當講究。別墅的客廳中間掛的是古代一位官員的名言:「得一官不榮,失一官不辱,勿說一官無用,地方全靠一官」,兩側掛的是一位老闆送給他的對聯:「做人好心潔如玉,為民精神富若仙」。對聯將他的名字「富玉」二字暗藏其中,阿諛的不動聲色,而王富玉也坦然接受。

王富玉在受賄的過程中,分別給弟弟和自己用假名辦理了假身份證,然後用假身份證開設多個銀行賬戶,並累計存入上億元受賄款。

罪名罕見的高官

近日被起訴的另一位中共部級大員王立科也涉及假身份證的問題,不過,這裏的假身份證應該主要是他給別人偽造的。

去年12月29日,中共最高檢察院發佈消息,在江蘇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書記王立科主動投案14個月後,案件調查終結,並對其提起公訴。

檢方指控王立科四項罪名:受賄罪、行賄罪、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及偽造身份證件罪。檢方指,王立科「多次安排他人偽造居民身份證件,情節嚴重。」

中共高官落馬者無數,但是有「偽造身份證件」罪名的寥寥無幾。其中一個重要原因,他是中共警界的「大老虎」。公開資料顯示,王立科生於1964年,16歲參加工作,18歲轉入警界,歷經35年警察生涯。他曾任遼寧省公安廳副廳長,大連市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江蘇省委常委、省委政法委書記,省公安廳廳長等職務。

中國公民的身份證件全部歸警方辦理,警方自己偽造的身份證,和真的沒有任何區別。不僅外觀相同,而且在警方的電腦系統裏還有紀錄,所以任何人都看不出有問題。

在中國的街頭,到處都可以看到「辦證」(辦理假證件)的廣告,但是中國公安大學治安系教授王太元此前說過,那種身份證件純粹是假的,無法在系統中查到,而利用權力通過警方偽造的證件可以在系統中查到,因此偽裝性強,危害性大。

假身份第一案

在中國,第一個被假身份證「牽連」落馬的高官可能就是原江西省副省長胡長清了。

1999年8月6日,胡副省長率團參加雲南省的昆明世博會。當天晚上他還在電視鏡頭前面侃侃而談,第二天上午人忽然不見了。工作人員找遍整個賓館,也沒找到這個副省長。

如果是一般人找他也就罷了,可偏偏找他的是中共中央組織部。沒辦法最後出動警力,才在1400公里外的廣州把他找回來。原來胡長清悄然離去,用了一個完全陌生名字「陳風齊」的假身份證乘飛機以及入住酒店。此反常行為引起了中共高層的警覺。

8個月後,胡長清以受賄罪、行賄罪、以及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被處以死刑。他也是中共建政後被判死刑的最高級別官員。

不同身份不同角色

多一張身份證就等於多了一個身份,多出來的身份就可以幹點別的。

2013年1月,有廣東省陸豐市市民舉報該市公安局黨委委員趙海濱,說其用假身份證經商辦企業,擁有170套房產,在當地被稱作「房爺」。此事轟動一時。

經調查,趙海濱果然擁有兩張身份證,一張是他自己的,另一張化名「趙勇」,身份證號碼不同,居住地也改為另一個城市。趙海濱用自己的真實身份當官,同時用「趙勇」的身份經商。然而,這個「趙勇」並不擅長辦企業,早已經濟糾紛纏身。雖然趙勇被市民舉報多年,可是趙海濱卻官照當,毫髮無損。

中共廣東省陸豐紀委當年宣稱對趙海濱立案調查,可是7年過去了沒「調查」出結果。至2020年11月,趙海濱還在當地警方工作,後續未知。

出逃必備

對於出逃官員來說,假身份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被中共邊控的人員,如果持實名護照出國,通常在邊檢的時候會被扣押。

浙江省建設廳原副廳長、溫州市原副市長楊秀珠,涉嫌貪污2.5億元(近4,000萬美元)。在斂財的同時,她也為自己和家人準備好了各種出逃所需要的證件,並使用假身份證辦理了真護照。

2003年,楊秀珠感覺不對,從上海浦東機場出發,途經新加坡逃到了美國。楊秀珠在美國申請政治庇護被拒,但是法官以反酷刑為由也沒有遣返她。 2016年11月,在中共的各種軟硬兼施下楊秀珠回國自首,後被判處8年有期徒刑。

娶三個老婆

黃東,廣東省肇慶市農業學校原校長兼黨委書記。 1978年,他與髮妻伍沖英結婚,婚後育有一女。 1990年,黃東變身「黃東進」,與另一女子登記結婚,又生二女一子。 2003年,他再次變身,以「黃東強」的名義與第三位女子結婚並生育一子。就這樣,黃書記在中共的民政部門登記結婚三次,「明媒正娶」了三個老婆,有五個孩子管他叫「爸爸」。

2004年9月,斂財700多萬元(110萬美元)的黃東因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重婚,三罪並罰,被判有期徒刑18年,個人財產全部沒收。

現在中共官場流行的是包二奶、三奶以致N奶。像黃書記這樣既「負責任」,同時在法律上留下明確犯罪證據的,在中共官員中是極少數。

二十九張身份證

目前已知擁有身份證最多的是一個小人物。

2001年初,中國工商銀行重慶一支行分理處會計陳新,貪污並攜帶4,000多萬元(630萬美元)公款潛逃。他先後在四川、廣東、海南等地周旋,然後出境到越南、緬甸等國。在68天的逃亡途中,陳新一共換了29張假身份證。

按照中共的思維邏輯,可能是陳新的職位實在太小,他被捕後被判處死刑。相比本文開頭的王富玉,受賄4.5億元(7,000萬美元)都還活著。

假身份疑案

2010年4月7日,有網民發帖《一人兩身份,局長隱藏深》,指湖南省衡陽縣公安局長謝先進還有另一個假身份叫「王燁」。兩張身份證上除照片相同外,姓名、住址、身份證號、出生年月都不一樣。

可是謝先進卻看似滿臉無辜。後經查實,是當地一個派出所所長黃某,用謝先進的照片,為謝先進假立戶,編造了身份證號碼,並辦了一張假身份證。隨後黃某被查處。

然而當地百姓議論紛紛。有人認為,謝先進作為一局之長,下屬竟能把他的照片貼在另一個名下,說明他對此是支持、默許的。還有傳言稱,黃某很可能是給謝先進當了「替罪羊」。

謝先進又穩穩地當了8年的官,然後在2018年落馬。當年的那張身份證到底是怎麼回事,也沒有人去深究了。

「假」是中共的屬性之一

前首都師範大學教授李元華對大紀元說,假身份證在中共官場太普遍了。其主要的目的,一個是為了貪腐,再一個是便於自己出逃。在中共的體制下,人人都是貪官,但是他們都怕自己的貪腐證據被政敵所掌握。如果自己貪腐的上線倒台,那麼日後他也會遭殃,所以他們隨時都準備出逃。

李元華還說,為甚麼中國遍地都是假貨,假的東西可以在社會上蔓延,因為中共意識形態裏的第一個特徵就是「假」。@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