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天灰濛濛的,他與她都在那裏,相距21.1公里,卻無法相見。一個在999急救中心冰櫃裏躺著近14年,一個在東城區看守所裏失去自由。

他們是北大才子于宙、北京小有名氣的畫家許那,一對苦命夫妻。歲月磨礪,年輕已不再,如果于宙活著,已55歲。許那在監獄裏才過了她53歲生日,身邊沒有親友,連空氣都是苦澀的。

寒冷的北京,80多歲老父親望著窗外,期盼嘮叨他的女兒許那回家。可是,不幸的消息再次降臨。

許那等11名法輪功學員,因發北京的疫情照片給媒體,1月14日遭中共非法枉判。許那刑期最高,8年,其代理律師向英文大紀元表示,另外10位學員被判2年到5年不等。

分別為:28歲李宗澤(男)、28歲鄭玉潔(女)、27歲李立鑫(男)、31歲鄭豔美(女)被判5年;29歲鄧靜靜(女)、27歲張任飛(女)、43歲劉強(男)、49歲孟慶霞(女)被判4年;28歲李佳軒(女)、31歲焦夢姣(女)被判2年。


于宙(左)和他的妻子許那。(明慧網)
于宙(左)和他的妻子許那。(明慧網)

「聽到這個消息,我的心很痛,」與許那有過生死之交的小玉對大紀元記者說。

身在加拿大的小玉與許那認識超過20年,她希望許那老父親平安,希望這些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親友能夠不要太過於悲傷,因為他們在做著最正義的事情。

這11位法輪功學員中,很多是中國知名高等院校畢業的研究生、大學生,有的是畫家、藝術家等,多數是20多歲的年輕人。小玉說,這些孩子修心向善,卻遭到中共迫害,對社會來說是巨大損失。

「他們所信仰、所堅持的,是人類最缺少的。」小玉說,「中共在做一件,用人類語言無法形容的、最糟糕的事情。」


法輪功學員李宗澤。(明慧網)
法輪功學員李宗澤。(明慧網)

許那的代理律師梁小軍也向大紀元證實這些學員被判刑的消息。梁小軍本人因代理許那的案件等,於去年11月底被中共吊銷律師執照。

這些法輪功學員於2020年7月19日前後被非法拘捕;2021年10月15日,11人被北京東城區法院非法庭審。該法院限制辯護律師閱卷權,不允許律師對當事人卷宗拷貝、複印和拍照等,還非法阻止律師謝燕益為許那出庭辯護。

冬奧會前 重判凸顯中共再次侵犯人權

法院宣稱判刑理由是這些學員修煉法輪功,以及在疫情期間拍攝北京街頭照片發給媒體。

2021年10月15日,謝燕益說,「許那等人不僅無辜,而且立功」。

中國政法大學國際法碩士賴建平於2022年1月21日對大紀元表示,依據中共自己制定的憲法,第35條,公民擁有基本人權和自由。這11人修煉法輪功、發布中共遮掩的信息,都是憲法賦予的基本權利,沒有違法、犯罪。反觀中共的做法才是「令人神共憤的暴行」。

他說,這些法輪功學員遭到裁判,「是典型的政治迫害」。

在美國的中國人權律師吳少平表示,隨著該政權試圖在即將舉行的奧運會期間提升其政治形象,重判再次凸顯了中共 (CCP) 侵犯人權的行為。

吳對英文大紀元說:「國際奧委會應該睜大眼睛看待中共治下的中國人權現狀,不應該繼續與之合作。」

「這對國際奧委會來說是一種恥辱。」吳少平說,「(中共)違反了國際人權規範。」

法輪功是中國古老傳統的佛家修煉大法,於1992年由李洪志先生從吉林長春傳出後,紅遍中國大陸,傳向全球100多個國家和地區。法輪功「真、善、忍」理念、五套簡單易學的功法讓全球上億學員身心受益。


2018年6月21日,近萬名來自世界各地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華盛頓DC舉行修煉心得交流會,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親臨講法。(戴兵/大紀元)
2018年6月21日,近萬名來自世界各地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華盛頓DC舉行修煉心得交流會,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親臨講法。(戴兵/大紀元)

許那好友小玉說,像許那一樣的法輪功學員,正是因為為他人著想,這麼多年即使冒著生命危險,也要講述真相,他們知道在道德淪喪的當下,若不堅守,整個社會都不好了,每一個人都不安全。

許那曾撰文說,「多年的親身經歷使我覺醒,這個國家的每一件不公義都離我很近,我不能裝作看不見,它最後真的發生在我的身上。這個世界每一件不公義,即使離你很遠,也與你息息相關,因為他時刻拷問著你的良知。」「有些事於我不僅是權利,也是責任,我無可逃避。」

「每一個被扭緊的螺絲釘都是有罪的」

2001年,許那因收留外地法輪功學員、把自己的住房借給朋友居住,被中共非法判刑5年。2008年,她和丈夫于宙,因車裏有一本法輪功書籍,雙雙被非法關押北京市通州區看守所。

8天後,2008年2月6日,中國新年除夕之夜,于宙被迫害致死。時年42歲的的于宙被用白單覆蓋,家屬趕到時,他還戴著呼吸罩,腿部已經冰涼。在監獄的另一處,許那還被關押。同年11月,許那被判刑3年。

于宙的姐姐于群2018年接受大紀元採訪說,對於弟弟的死,必須要堅持查真相,不可能還有其它選擇。于群當時說,「我弟弟沒做甚麼就被拘捕了,沒甚麼理由就死了。」「一個事情總是要結束,弟弟死了10年了,總該有個交代吧。」

如今,許那和另外10名法輪功學員被抓、並被非法判刑。明慧網報道顯示,審判法官是北京東城區法院白崇偉,助理法官王欣;檢察官是東城區檢察院張莉;目前非法關押他們的東城看守所,所長叫叢健。

中國政法大學國際法碩士賴建平對大紀元說,公檢法司的工作人員犯有枉法裁判罪,明明知道這些人無罪,卻要構陷。他提醒說,雖然現在中共統治還在維持,但是這些工作人員的違法犯罪事實永遠抹殺不了,要進入歷史的。

「中國人民只要終結了專政獨裁的制度,這些人的暴行、惡行是一定會要受到清算。」賴建平說,「未來社會,轉型正義裏面一定會觸及到這些對公民進行枉法裁判、構陷的劊子手。」

許那也曾表示:「所以每一個被扭緊的螺絲釘都是有罪的,它加固了這個機器的邪惡運轉。」


北京畫家,法輪功學員許那。(大紀元)
北京畫家,法輪功學員許那。(大紀元)

國際社會需要關注許那等案件

國際法有一個基本法則,是人權高於主權,賴建平希望,國際社會聯合起來,關注中國人權,幫助中國人民反抗中共暴政,終結這種獨裁製度,才能從根本上解決中國人權和自由保護問題。這不僅是人道主義,而是國際法賦予的權利和責任。

許那好友小玉說,國際社會為彭帥的事情已經有所作為,許那他們這件事情,更應該引起國際社會注意。現在歐美國家在反抗中共,許那他們的做法正是在揭露中共。

同時,她也擔憂,許那是否受到酷刑迫害,因為許那第一次被非法關押時就遭受酷刑。

「中共那麼邪惡,不知道會做出甚麼事情了,」小玉說,「不敢想,我不敢想。只能是說默默祈禱。」

許那曾描述自己遭受酷刑場景:「各種各樣隱蔽而精緻的酷刑被發明,比如:劈叉,將雙腿拉開成180度,命令三個犯人坐在受刑人的雙腿及後背上,反覆按壓。警察自豪於這個發明:『這個辦法好,因為疼痛難忍,但又不傷及骨頭。』」

許那甚至說:「我多麼希望自己被關押的是奧斯威辛集中營,而不是中國的監獄。因為在納粹的毒氣室,人可以迅速死亡,而在北京女子監獄,它讓你活著生不如死。」

(英文大紀元記者Rita Li對此文有貢獻)#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