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項新研究估計,在2019年全球至少有127萬人因耐藥性細菌感染失去生命,相當於每天有3,500人因此死亡。衛生專家警告,抗微生物藥物耐藥性已是重大威脅,成為全球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

這份剛發表在《刺針》(The Lancet)期刊上的研究,被認為是迄今為止,有關抗微生物藥物耐藥性(Antimicrobial resistance,AMR)最全面的評估報告。

抗微生物藥物(Antimicrobial)——包括抗生素、抗病毒藥物、抗真菌藥物和抗寄生蟲藥物——是用於預防和治療人類、動物和植物感染的藥物。抗微生物藥物耐藥性(AMR)是指細菌、病毒、真菌和寄生蟲等,對於治療它們的藥物產生抵抗力,在暴露於一或多種抗微生物藥物之下時,仍得以生存。產生抗藥性的微生物有時被稱為「超級細菌」。

這項屬於「全球抗微生物藥物耐藥性研究計劃」(GRAM)的分析,搜集了204個國家或地區之中,與23種病原體和88種病原體-藥物組合相關的死亡人數,並計算了AMR在全球21個區域中造成的損失。

研究者表示,這些數據來自回顧報告、醫院系統、監測系統及其它來源。

在分析了高達4.71億筆資料後,研究人員認為,2019年內,AMR在全球直接導致了127萬人死亡,也與同年495萬人的死亡有關。

研究人員說,這個數字已超過當年度愛滋病(HIV)和瘧疾的死亡人數。據估計,愛滋病和瘧疾在2019年分別造成了86萬人和64萬人死亡。

研究人員估計,在全世界21個地區中,AMR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造成了最高的損失,直接導致了在每10萬人口之中有27.3人死亡。在大洋洲造成的損失最低,直接造成了在每10萬人中有6.5人死亡。

此外,儘管AMR對所有年齡的人來說,都是巨大的威脅,但幼兒被認為是風險特別高的群體。大約五分之一AMR造成的死亡,發生在5歲以下的兒童身上。

在23種病原體中,研究人員發現,有6種病原體的致死人數佔了AMR致死人數的73.4%。其中包括:大腸桿菌(Escherichia coli)、金黃色葡萄球菌(Staphylococcus aureus)、克雷伯氏肺炎菌(Klebsiella pneumoniae)、肺炎鏈球菌(Streptococcus pneumoniae)、鮑氏不動桿菌(Acinetobacter baumannii)和綠膿桿菌(Pseudomonas aeruginosa)。

研究人員估計,這6種病原體直接造成92.9萬人死亡,並與357萬例死亡有關。

「這些新數據,揭示了全世界AMR的真實規模,是一個明確的信號,我們必須立即採取行動,來應對這一威脅。」該研究的第一作者、華盛頓大學醫學專家克里斯‧莫里(Christopher Murray)在一份新聞稿中說。

他補充說:「以前的估計是,到了2050年,每年有1,000萬人死於AMR,但我們現在確切地知道,我們已比想像中更接近這個數字了。」#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