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零封控引爆多地群體反抗 「帶頭大哥」被捕

中共強制清零的封控措施引爆多地民眾的群體反抗。近日,在天津、深圳、西安相繼爆發民眾大規模抗爭事件。

20日,有民眾在社交傳媒上傳錄像顯示,在深圳筍崗街道,數百民眾走上街頭,他們整齊地大喊「解封」口號,同時,不斷地一起衝擊封鎖線。

錄像顯示,趕來鎮壓的警車上印有「筍崗街」字樣,在衝擊封鎖線時,場面失控,民眾與警察之間發生激烈的對抗。錄像顯示,有1名民眾被捕。

有民眾說「帶頭大哥被捉」。

目前,衝突中,是否有人員受傷?有多少人被捕等詳細信息,有待持續跟進。

在天津的西青區日前,也爆發了大規模的群體抗爭事件,民眾抗議當局為了「清零」,實施嚴厲封鎖。

天津連續多日傳出Omicron(奧密克戎)感染病例,為儘快實現「清零」,當局在出現疫情的津南、西青、河西等多個地區實施嚴厲封控,再次出現居民吃飯買菜困難的局面。

17號晚間,西青區大寺鎮的大批外地務工人員,因為沒有食物、吃不上飯,爆發集體抗議事件,當局則出動大批警察和武警趕往現場暴力鎮壓,帶頭抗議的人被警方強行帶走,抗議民眾大喊「放人!」

一名在現場抗議者在拍攝錄像時說到,「天津外地人回不去家了,吃不上飯了」,「希望天津的疫情盡快過去,讓這些打工的人回家過個團圓年。」

繼天津、深圳之後,吃了35天「高價菜」的西安某社區也爆發市民集體抗爭事件。民眾介紹說,起因是警察抓了拒絕高價菜的業主,激起民憤,社區內所有人一起高呼「放人!」

前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蔡霞發推文稱,「極權當局以防疫為名,人為製造次生人權災難,奪走多少人性命,使多少人陷於困境絕境!」

「冬奧通」防疫APP 藏政治審查及監控風險

北京奧運會2月4號即將開幕,北京實施了全球最嚴苛的防疫要求。參加奧運的運動員、記者、官員等,全部被封閉在防疫「泡泡」中。所有人必須接種疫苗,否則要接受長時間的隔離。

除此之外,中共還要求所有人安裝「冬奧通」防疫軟體。但一份研究報告顯示,這款軟件暗藏政治審查,並存在安全隱患,可能導致用戶手機被入侵。

根據北京冬奧官方手冊,所有人在前往中國前的至少14天內,要在手機安上「冬奧通」,每天報告健康狀況,上傳疫苗接種證書和Covid-19測試結果。到達中國後,每天通過「冬奧通」匯報健康狀況。

使用者必須在「冬奧通」中輸入護照和航班信息以及健康信息,「冬奧通」還有實時聊天、語音音頻聊天、文件傳輸、新聞和天氣更新等功能。

專門從事數字安全研究的加拿大「公民實驗室」的分析報告顯示,「冬奧通」的加密功能形同虛設,可能導致用戶成為黑客入侵、竊取隱私,被監控的對象。

比如,與加密有關的SSL證書認證在「冬奧通」中形同虛設,這意味著「冬奧通」的應用程式可以被騙去連接一個惡意主機。

「公民實驗室」研究員科諾科爾表示,這些漏洞不僅僅和健康數據相關,也涉及到其它服務,有些服務數據傳輸完全不加密,黑客可以輕易讀取。

研究人員還在「冬奧通」中發現了一個名為「illegalwords.txt」文本文件,審查包括2,442個關鍵詞和短語,大部分是簡體中文,但也有部分維吾爾語、藏語和英語等。這些辭彙包括大量政治或信仰方面的內容,包括批評中共及領導人、法輪功、六四事件、新疆維吾爾人等辭彙。

大陸前公安董廣平認為,這只不過是中共借防疫之機,把對中國人的政治審查和監控,用在外國人身上而已。

大陸前公安董廣平:「中共它們就是非常重視這些情報收集,對人員的監控。你去到中國做好個人防護這是非常有必要的。你不要把你的資料帶到中國去被泄露,或者說,你離出境的時候,它要檢查你的電腦手機,有對它不利的東西,它就把你扣下來了,作為對你起訴的罪證。」

1月19號中共聲稱,在「冬奧通」軟體方面北京遵守規則保護數據。但這款軟體的政策規定,中共可以在涉及「國安事務和刑事調查」的情況下,不經用戶同意共享用戶信息。

加拿大華裔作家盛雪:「中共當局的這種辦法,實際上確實應該引起所有到中國去出席這次北京奧運人的警戒。不光是運動員,特別是那些陪同他們去的官員,假如說他們不想被中共所控制、不想被中共盜竊他們的信息情報個人的資訊。他們應該對這種事情至少是提出來抗議,不應該去遵循中共給出的這樣的條件。」

盛雪指出,中共在盜取這些信息後,會針對每個人的具體情況進行統戰,包括瞭解你的社交網上、行為、愛好等等。

盛雪:「這些人實際上就面臨著進一步的危險,而且還會給他們的社會關係也帶來風險。同時,中共它們現在所謂的這種叫做大數據,會建立起來一個龐大的信息王國,進一步的去控制整個世界。那帶進中國信息的這些人,其實無形中也幫了中共這樣的一個忙。」

出於對隱私的擔憂,美國、英國、加拿大、澳洲、比利時等國都建議運動員,將個人電子設備留在家中,重新購買新設備防中共竊密。

北京警告冬奧運動員:言行不當將會被處罰

1月19日,北京奧組委對外聯絡部副部長楊舒,在中共駐美大使館舉行視像會議,他警告「任何行為或言論違背奧運精神,特別是違反中國法律規定,會受到懲處」。

楊舒還說,違規者可能被取消運動員的註冊。

《奧林匹克憲章》第50條規定,「任何奧林匹克場地都不允許進行任何抗議或政治、宗教或種族宣傳」。

不過,去年這一規定有所放鬆,奧林匹克的場地上如果出現某種表達,只要不影響比賽、不影響對參賽者的尊重,就會被允許。

根據路透社的報導,國際奧委會(IOC)清楚表明,只要不是在比賽中間或頒獎典禮上,運動員可以在記者會上或奧運會場館接受訪問時,就任何議題自由表達他們的看法。

美國之音報導認為,中共官員的說法似乎要對違規者做出超越主辦國權限的處理。因為在過去的歷屆奧運會中,違反《奧林匹克憲章》的運動員完全由國際奧委會出面處理,而不是主辦國。

「人權觀察」警告運動員免談人權 被批「中共最中意」

對於中共可能會採取行動,打擊參賽運動員、記者在人權等敏感問題的言論。美國非政府組織「人權觀察」1月18日舉行一場視訊研討會,會上有發言者警告參加北京冬奧會的運動員,盡量迴避談論中國的人權問題。

據美國之音報導,全球運動員組織總幹事科勒(Rob Koehler)在研討會上暗示國際奧委會在敏感問題上,可能不會為運動員發聲。

他說:「我們能對運動員提供的保護真的不多,而且國際奧委會也沒有積極表明我們要保護並讓每位運動員安全,『沉默意味著同謀』,這也是為甚麼我們關切的原因。」

曾經兩次代表美國參加冬奧會的滑雪運動員霍夫曼(Noah Hoffman)在研討會上,鼓勵前往北京參賽的運動員在中國期間保持沉默。

霍夫曼說:「他們(觸動中共敏感問題的運動員)最終不僅會被北京政府起訴或像我們看到的彭帥一樣被失踪,而且還會受到國際奧委會的懲處,所以我對去北京的運動員的建議就是:他們要保持沉默。」

大紀元專欄作家章天亮表示,非常理解去北京參賽的運動員身處的環境,但是「沉默意味著同謀」,很悲哀的是,最終是運動員被提醒選擇「沉默」。

章天亮:運動員如果是為了他們個人的榮譽,然後就完全保持沉默,每個人在這一點上的選擇,也沒辦法去指摘他們,但是你勸別人也保持沉默的話,這可能就是中共最喜歡看到的。客觀上是在幫助中共達成一個他們想達到的目標。

章天亮:這種說法特別像中共當初在迫害法輪功的時候,把很多法輪功學員關到獄裡面,進行所謂的轉化,也就是讓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

章天亮:他不是勸共產黨放棄鎮壓,而是讓被鎮壓者放棄反抗,這種言論我看到之後覺得,中共可能特別喜歡這種人。

美提案制裁巴赫等奧委會官員 指其幫中共壓制人權

備受爭議的北京冬季奧運會即將開幕之際,美國一名國會議員推出一項制裁議案。要求對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和奧委會其他高層人員實施制裁,理由是國際奧委會與中共當局串通一氣,淡化中國網球明星彭帥失蹤問題。

1月18日,美國威斯康辛州的共和黨籍聯邦眾議員加拉格爾(Michael Gallagher, R-WI)宣布推出「爭取彭帥自由法案」,其核心內容是依據《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Global Magnitsky Act)。

加拉格爾批評國際奧委會去年與中共當局串通一氣,幫助北京化解彭帥失蹤事件帶來的公關危機,為配合北京冬奧會順利舉行,壓制為人權發聲的正義之舉。

中國網球明星彭帥去年11月2日在微博上發文,曝光受到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的張高麗的逼迫,與其發生性關係。之後,彭帥與外界失去聯繫。

國際社會廣泛關注彭帥安危,要求中共還彭帥人身自由。在壓力之下,中共對外發布了一些有關彭帥的消息,還安排了她與國際奧委會(IOC)主席巴赫(Thomas Bach)通話。之後,國際奧委會發表聲明稱彭帥「住在北京的家中,她平安無事,但希望此時尊重她的隱私」。

加拉格爾議員說,彭帥缺席正在澳洲舉行的世界最重要的一場網球公開賽,顯示她依然沒有獲得自由。他說,鑒於國際奧委會幫助掩飾中共當局對人權的嚴重踐踏,現在到了對巴赫,以及與中共當局同謀的其他奧委會官員實施制裁的時候了。

「爭取彭帥自由法案」能否通過不得而知。此前,美國民主黨、共和黨在辯論和通過有關中共人權問題的多項議案時,展現了高度一致的立場。外界認為,控制國會參眾兩院的民主黨人是否也會支持這樣法案?備受關注。

中紀委全會兩看點:栗戰書暴瘦 習近平釋權鬥新信號

1月18日-20日,中共十九屆中央紀委六次全會在北京舉行,中共七常委再度集體亮相。有評論認為,這次大會有兩個看點,一是栗戰書突然暴瘦;二是習近平講話中,釋放圍繞二十大連任的權鬥打虎新信號。

在央視報導中,三號人物栗戰書出現了兩次,這兩次鏡頭,他都在低頭做筆記,但栗戰書顯得明顯消瘦了很多,不像往日出席會議那樣神態自然。

對於栗戰書突然暴瘦,外界有兩種猜測,一種猜測認為,在目前激烈的中共高層內鬥中,栗戰書的政治處境可能不妙,同時坊間出現了各種對他不利的傳聞,精神壓力導致栗戰書健康出了問題。

另一種看法則認為,栗戰書可能健康真出現了問題,導致近期突然暴瘦。

中國問題專家陳破日前,更以中共前副總理黃菊為例,指黃菊2007年胰腺癌去世前,亦曾在隱身一段時間後現身,接著在數月後死亡。他認為,栗戰書如果是健康問題,可能比外表看到的嚴重很多。

第二個關注點是,圍繞著習近平是否能夠連任議題而展開的中共高層權鬥迅猛升級,表現出白熱化、公開化。從人事卡位、軍方異動到經濟布局、外交謀略,內鬥的痕跡廣泛延伸。

大紀元專欄作家郝平撰文表示,習近平與江澤民、曾慶紅為核心的反習勢力較量的殺手鐧是「打虎拍蠅」。自十九大以來,習近平每年年初都會出席中紀委全會並發表重要講話。

郝平分析認為,習近平今年打虎的態勢可能將比歷年都要來的猛烈與凌厲一些,釋放出兩個可能性權鬥信號。

第一個信號是,「打虎拍蠅」,重在打虎,而且是大老虎、老老虎、甚至是終極老虎,首當其衝的可能就是孟建柱、郭聲琨及其背後的曾慶紅。

第二個信號是,習近平大有可能在反腐中再開殺戒,給所有反習勢力以終極震懾。

綜合公開的報導顯示,習近平上台打虎至今,只有兩人判處死刑,一位是前內蒙古自治區公安廳廳長、內蒙古自治區政協黨組書記、副主席趙黎平,因身負命案,於2016年11月11日被執行死刑,成為中共十八大後首個獲死刑的落馬官員。

第二位是金融巨頭,原華融資產公司中共黨委書記、董事長賴小民,天津市第二中院2021年1月5日公開宣判賴小民因貪污、重婚被判死刑,僅24天後的1月29日,對賴小民執行了死刑。

郝平認為,習近習的反腐是為了保黨,為了保他的連任,他與江澤民、曾慶紅反習勢力的爭鬥始終維持在「鬥而不破」的狀態,但是也快到了撕破臉的局面了,如果權鬥繼續升級,習近平可能會重開殺戒,但能否壓制住對手都是未知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