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無視包括美國國務院、《大紀元時報》在內,廣受國際社會關注的法輪功學員許那等11人被迫害案件,於冬奧會前夕,作出非法判決。其中許那被重判8年。

《大紀元》獲悉,1月14日,曾向海外提供北京疫情訊息的法輪功學員許那,被中共當局非法判刑8年。

許那的代理律師梁小軍告訴《大紀元》記者,他接到法院打來的電話,得知許那被判刑8年。其他的人有判4年、5年的,詳情不明,他尚未收到判決書。

旅美中國人權律師吳紹平指出,對許那判重刑,是中共為召開冬奧會對人權侵害的又一典型例證,且說明中共一直隱瞞疫情,並對傳播真相的法輪功學員實施又一輪高壓迫害。

53歲的北京畫家許那於2020年7月19日遭綁架,隨後與其他同時被捕的法輪功學員共11人,被關押在看守所。

2021年10月15日,11人被北京東城區法院非法庭審。法院以非法的條件阻止律師謝燕益為許那出庭辯護。

許那曾於2008年1月26日,與修煉法輪功的丈夫于宙被警察以「奧運檢查」為由逮捕。2月6日除夕夜,于宙在看守所離世,年僅42歲。同年11月許那被非法判刑3年。

國際社會睜眼抵制人權惡棍冬奧

人權律師吳紹平表示,許那與丈夫于宙2人的遭遇「是非常令人悲憤的一件事情,也讓國際社會進一步認識中共對人權的迫害」。

吳紹平說,于宙在北京2008年召開夏季奧運會前被抓後莫名其妙地離世,時隔14年,許那在北京2022年召開冬季奧運會前身陷囹圄、遭重判。

前後的呼應,證明人權惡棍迫害善良人民的邪惡本質從未改變!

「國際奧委會應當睜開眼睛去看中共統治下的中國人權現狀,不應該繼續跟中共合作。這對國際奧委會來講是一個恥辱。」

他認為,對於體育運動來說,國際社會倡導的人權原則絕不能被拋棄。

「世界各國應當繼續對北京的冬奧會進行抵制,因為它已經違反了國際人權準則。」

「我們再一次希望國際奧委會能夠看清中共對中國人民的人權破壞的狀況,應當做一個負責任的國際組織,在體育運動中倡導保護人權。」

疫情真相 如芒在背

針對許那案件,吳紹平說,「這說明中共一直在做隱瞞疫情的事,阻止民眾去傳播疫情的真相。實際上,中共這麼做不利於疫情的防控,也對世界其它各國造成嚴重的威脅。」

他認為,中共以所謂的「破壞法律實施」為罪名重判許那,只是因為她是法輪功學員。中共想找個罪名,對她進行逮捕重判。

「這種判刑顯然是違法的。許那本來就不應當承擔任何的刑事責任,不僅無過,而且有功。中共這種掩蓋疫情真相的做法,是非常醜陋的。」

「我們認為,許那被重判是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這應當受到國際社會的共同譴責。」

高壓迫害 變本加厲

吳紹平表示,從對許那的重判,可以看出中共對法輪功的打壓,已經到了另一種高壓的程度。

「中共採取這種方式的目的在於分化、瓦解、恐嚇人們,禁止他們信仰法輪功,追求『真、善、忍』。」

他說,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判決,本來就是沒有法律依據的。「法輪功學員確確實實沒有破壞法律實施,對社會也沒有造成所謂的危害,只是因為個人的信仰追求真相、追求『真、善、忍』而已」。

近幾年來,中共對法輪功持續加重打壓。他解釋說,只要你曾經學過法輪功,或者有相關的理念,中共就會對你第一次判刑3、4年;你繼續信仰,第二次判刑就會比第一次重;第三次判刑,基本上就是8、9年了。

許那曾於2001年遭冤判5年,2008年判3年,如今再遭冤判8年。

國際社會的關注

得知許那被非法判刑後,曾與許那夫婦自1990年建立深厚交情的比利時的瑪麗安娜拉菲芙 (Marianne Lefebvre)女士非常傷心,表示要儘快聯繫國際特赦組織。

她說:「我看著她的照片,想著她,卻只能哭泣⋯⋯」「很崩潰,感到很無助。」

瑪麗安娜曾希望許那能離開中國,因為她知道中共不會讓許那在中國自由地生活。

去年,她知道許那被非法關押後,就創建了營救許那的網誌。

早在2008年當於宙被害、許那被非法判刑後,拉菲芙女士就致力於營救許那。她曾致信比利時外交部部長、國會議員,要求幫助,並發起網上營救徵簽活動。

此次遭判刑的人,除許那外,其他10位法輪功學員是:李宗澤、孟慶霞、劉強、李立鑫、鄭玉潔、鄧靜靜、鄭豔美、張任飛、焦夢嬌、李佳軒。

許那等11人因傳播疫情照片被抓的案件,引發國際社會關注和聲援。

2021年8月27日,《大紀元時報》編輯部強烈譴責北京當局打壓新聞自由及人權的行徑,呼籲釋放許那等11名法輪功學員。

8月27日,美國國務院敦促中共,釋放因提供COVID-19訊息而被拘押的11名中國公民,並呼籲停止打壓尋求報道真相的人。

同年8月24日,總部位於紐約的保護記者協會(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 CPJ)譴責中共的逮捕行動,並呼籲釋放11人。

意大利多語種在線雜誌《寒冬》主編、意大利宗教社會學權威英特羅維吉(Massimo Introvigne)博士此前向《大紀元》表示,中共拘捕11人,說明中共「恐懼」真相,依靠謊言維生。

許那:是誰禍亂了我的祖國

北京法輪功學員,畫家許那。(Marianne Lefebvre 提供大紀元)
北京法輪功學員,畫家許那。(Marianne Lefebvre 提供大紀元)

2001年11月,許那因收留外地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5年,關押在北京女子監獄,期間遭受了11種酷刑折磨和勞役迫害。

此後,她曾寫道:「我多麼希望自己被關押的是奧斯威辛集中營,而不是中國的監獄。因為在納粹的毒氣室,人可以迅速死亡,而在北京女子監獄,它讓你活著生不如死。」

「各種各樣隱蔽而精緻的酷刑被發明,比如:劈叉,將雙腿拉開成180度,命令3個犯人坐在受刑人的雙腿及後背上,反覆按壓。警察自豪於這個發明:『這個辦法好,因為疼痛難忍,但又不傷及骨頭。』」

「我的祖國代表的是這片土地上的山川河流及數千年的儒、釋、道傳統文化。但100年前歐洲上空飄蕩的一個『幽靈』來禍亂中華大地,使民眾唯利是圖,言必稱國家之利、家庭之利、個人之利。整個國家『上下交征利』,背棄了『仁義禮智信』五常之德。它戰天鬥地,使美好山河不再。如今連綠水青山都要壓搾出金山、銀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