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01》今早有篇報道,題為「陳肇始:目標一定要清零 數6大未能放寬防疫措施原因」,內文引述食衛局局長陳肇始,稱大前提是動態清零,才讓市民「可以通關、可以正常生活」,「先有好日子過。」

然而《01》今日另一篇報道,則引述政府專家顧問、港大醫學院長梁卓偉的說法,指市民即使接種疫苗,仍有機會感染Omicron,形容「真係要清零、零感染,呢個差不多係不可能任務。」

若綜合陳局長、梁院長看法,豈非說「香港人要有好日子過,差不多是不可能任務」嗎?真係當堂嚇一跳,然後得啖笑。

先評一評陳肇始的說法。「通關」與否,究竟跟香港人有沒有「好日子過」,有何因果關係呢?特區政府日日夜夜講「通關」、趕「通關」,實際上在打甚麼算盤?是否要加快讓大陸人來港讀書、就業,甚至辦學,同時送香港人回大陸做「灣區人」呢?

若說香港人現時在過「苦日子」,說穿了根本是人禍。港府配合中共,沉迷「清零」,像個強迫症患者,沒完沒了收緊防疫措施,取消花市、延長晚市堂食禁令至年初三,導致飲食業、花農等人士損失慘重,市民連外出吃飯的自由也被剝奪,真的有必要嗎?

試看新加坡政府,去年7月已改變防疫策略,不再堅持「清零」,不會一發現有確診病例後,便勞師動眾搞大規模檢測,甚至不再着重監測每天確診人數,而是把焦點放在多少人患重病、多少人在加護病房留醫等方面的數據,跟監測流感的方式一樣。

香港人要「過好日子」,根本無需「清零」,更無需「通關」,只要政府治癒自己的強迫症,情況就好了一大半。當然,我對它的「病情」,並不樂觀。

至於梁卓偉的說法,其實也是錯的——錯在他不懂中文,不,是「中共文」。留意陳肇始現在已不講「清零」,而是講「動態清零」。實不相瞞,我最初看到「動態清零」四字,也百思不解,幾乎懷疑自己的中文是體育老師教的。

想起陶弘景說過,「一事不知,以為深恥」,馬上向Google求救,才恍悟「動態清零」四字,原來大有學問。去年底,中共官網有一篇報道,清楚解釋「動態清零」原來不同「零感染」,內文引述「疫情應對處置工作領導小組專家組組長梁萬年」的講法,指出中國現行的防疫方針是「動態清零」,意思是「及時主動發現傳染源;一旦發現病例,快速採取公共衛生和社會的干預措施」。內文說:

“動態清零”是“零感染”嗎?“兩者不是一回事,現在還沒有能力做到不出現一宗本土病例,但是我們有能力,也有信心,當發現有本土病例出現的時候,快速撲滅疫情。”梁萬年回應說。

用人話解一解:所謂「動態清零」,即不必「清零」(因為不可能嘛),只要在發現病例後,快速採取行動,防止病毒擴散,那就叫「動態清零」。那麼直接講「不清零」,不就更乾淨俐落嗎?當然,你大概也心知肚明:繞來繞去說「動態清零」,只是為了維持中共的「清零神話」而已。

識得用,這句「動態xx」其實好好用。譬如說,你不掃「安心出行」,不能說你「違規」,只要一旦被人發現,你快速去掃一掃,那就是「動態守規」。同理,「動態專一」不同「專一」,只要你劈腿後,快速𡁻完鬆,回到正印身邊,就是「動態專一」。諸如此類,可舉一反三。

梁卓偉說「零感染」不可能,那是對的,只是他不知道,原來政府早已偷換概念,在追求「動態清零」,不是「清零」。堂堂政府專家顧問,居然不知道政府在說甚麼,我建議他還是先學習「中共文」,才發表醫學意見比較好。◇(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