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通貨膨脹率持續上漲,已經成為許多地區企業主要擔憂的問題,對未來的前景並不看好,認為通脹不會在短時間內消失。另外,不同地區的企業高管對於疫情帶來的影響看法並不一致。

據《華爾街日報》1月13日報道,全球商業研究組織會議委員會(The Conference Board)在去年對全球900多名的CEO做了一份調查,結果有超過一半的CEO預測通脹至少會持續到2023年的年中。

霍尼韋爾國際公司(Honeywell International)的首席CEO達里烏斯·亞當奇克(Darius Adamczyk)在接受《華爾街日報》採訪時表示,「通貨膨脹就在這裏,而我們在解決它時必須非常小心。這有點像開車,如果你在急剎車狀態,就可能會看到通脹的另一面,就是衰退。」

報道還表示,儘管美聯儲(Fed)的官員和大多數的經濟學家在很大程度上淡化物價上漲所帶來影響範圍與持續性,但過去一年裏商業界的領袖們一直對通脹發出警告。

降低通脹為美聯儲首要任務

被拜登總統提名為美聯儲新副主席的美聯儲理事萊爾·布雷納德(Lael Brainard)女士1月13日上午在參議院銀行委員會的確認聽證會上表示,美國央行如何堅定地轉向對抗通脹,而降低通脹是央行「最重要的任務」。同一天,美國費城聯儲CEO帕特里克·哈克(Patrick Harker)對英國《金融時報》表示,如果通脹飆升,自己將支持今年加息三次以上。

在報告中她提到,現在通貨膨脹太高,全國各地的工人都擔心他們薪水是否能夠支撐他們的生活,並希望美國的貨幣政策能夠將通脹率降至2%的水平,來維持所有人的開支和經濟上的復甦。

1月12日,美國勞工統計局發布的一項報告指出,2021年的通脹率達到1982年以來的最高水平,12月份的消費者價格指數(CPI)較2020年同期上漲7%,而11月則是6.8%。

報告中顯示,追踪企業商品和服務價格的生產者價格指數同比上漲 9.7%。去年12 月價格環比上漲0.2%,上漲低於11月的1%漲幅,這是自2020年11月以來最小的月度漲幅。

投資公司聯邦金融網絡(Commonwealth Financial Network)全球投資策略師
阿努·加格(Anu Gaggar)在1月14日對法院新聞(Courthouse News)表示,「去年12月對美國的消費者來說是艱難的一個月,因為物品價格上漲、貨架空空、消費者因疫情生病以及假日購物的推進,導致零售活動力下降的幅度甚至超過了預期。」

疫情對全球各地影響各異

全球商業研究組織會議委員會的調查發現,全球高管因中共病毒(COVID-19)面臨的供應鏈中斷因地而異。美國的CEO們將勞動力短缺列為他們這兩年最主要的外部擔憂,其次是通貨膨脹和供應鏈中斷帶來的問題,而疫情則是第4位。

同樣的,歐洲的CEO們也將通脹列為頭號擔憂,將疫情列為第10位,低於監管機構所預測的影響,但中國和日本的CEO們則認為疫情對他們今年的業務影響最大。

全球商業研究組織會議委員會的首席經濟學家達納·M·彼得森(Dana M. Peterson)女士表示,各地CEO對於疫情的關注差異是各國對於疫情實施的措施不同而造成的,比如亞洲國家就更可能使用封閉措施來控制疫情,而歐美則採用與病毒共存的態度,並同時試圖用疫苗、核酸測試與口罩來穩定疫情。

她說,各國對於疫情的防控方法不同,代表他們擁有非常不同的觀點。由於中國龐大的製造業,人們無法在家工作。而美國經濟則更加注重服務業,勞動力短缺是當前的首要問題。 

上述調查是在2021年的10月和11月進行,有1,600名高管作出回應,其中包含917位CEO。

通貨膨脹導致各種壓力

世界經濟論壇在1月11日發布了一個年度風險報告。報告顯示,對於全球前景的悲觀情緒持續上漲。

在全球商業研究組織會議委員會的調查中,全球有82%的CEO表示,他們面臨對其業務投入價格上漲的壓力。在中國,生產商們面臨著商品價格上漲的壓力;而歐洲則面臨與能源和食品價格相關的通貨膨脹;美國有59%的CEO預計通脹至少會持續到2023年年中之後。

金融公司 ING Groep NV 美洲分部的CEO杰拉德·沃克(Gerald Walker)表示,通脹成本出現難以轉嫁的情況,尤其是現在的銀行業。「利潤率不會上升,因為我付給人們更多的錢」。「有些事情我們必須非常的小心,因為它會侵蝕公司的回報和盈利能力,而這很可能是結構性的,而非暫時性的」。

紐約Vested通訊公司的首席經濟學家米爾頓·埃茲拉蒂(Milton Ezrati)在去年12月底接受新唐人電視台採訪時表示,美國現在的短期利率幾乎為零,而通貨膨脹為6%。

埃茲拉蒂說:「當人們去銀行借錢時,並不用還給銀行多少利息,而還款的錢比前一年借的時候貶值6%(因為通脹導致幣值貶值),這會讓更多人跟銀行借錢。若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想要對抗通貨膨脹,就必須要讓這種借錢的趨勢降低。」

他強調,若美國政府繼續提高工人們的最低薪資標準,那麼就會增加企業的成本,而企業會將這些額外的成本轉嫁到產品上,使得物價進一步上漲。美國的工人們將會要求更高的工資,這會陷入一個死循環當中。漲工資時工人的工資好像是提高了,但通貨膨脹卻吞噬掉這些上漲的工資。

埃茲拉蒂同時提到,目前美國的勞動力人口在下降,比疫情前還要減少約500萬名工人。原因在於政府給一直給這些在家的人錢,讓他們不用找工作、推遲工作或者只找兼職而不去找全職工作,以上這些問題都將進一步推高美國的通貨膨脹率。@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