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洪門宴,可以說是把特區政府的窩囊相表露無遺,也把今天特區政府在這個新秩序下所隱藏的虛弱暴露得徹底。特區政府的權威其實已經所餘無幾。特首就連駕馭其下屬及紀律部隊的頭頭似乎都出了問題,整個政府團隊紀律鬆散。

對於大部份香港人來說,洪門宴的主人翁洪為民只是名不經傳。像他這樣擁有人大政協身份的政治熊貓人數其實不少,但大部份都沒有甚麼公眾緣,也沒有甚麼公務成績可以誇耀。這一類人多數都只是挾著與建制陣營及國內不同板塊的關係,在不同領域的經濟活動中霑取利益。這位姓洪的原來也涉及前海的招商引資的工作。如何理解他有幾重身份,為何會有這樣大的吸引力,令十多名政府高官、五分之一立法會議員、還有加起來超過200多名賓客俾面去出席他的53歲生日會,本身就已經是一個十分有趣課題。對於這一點唯有等待以後有更多資料時再討論。

現在令香港人最不滿也令特首自己也暴跳如雷的,是他那個生日會示範了特區政府的所有防疫措施原來都是那麼脆弱,就連政府官員都可以陽奉陰違。據知13位出席的政府官員,其中只有三位有使用「安心出行」的記錄。那十多位官員之中,有部份就是負責相關的執法工作,剛在新年之前,才一而再派員去針對一些所謂黃店。只要有一名食客沒有用安心出行,有關店舖便會被罰即時停止晚市14天。那些行動似乎很有針對性,甚至有人認為那些沒有使用安心出行的食客,可能都是刻意放蛇。對於這些傳聞的真確性,一般人不得而知。沒有了蘋果、立場及眾新聞,也很難再有媒體會在這些「小」問題上作跟進調查報道。一直有人批評政府,以防疫及抗疫的手段作政治打壓之實,這些官員作為政府的團隊中人,竟然不知自律,知法犯法,只會令相關的批評及懷疑更振振有詞。其中那位入境署署長,就更是一而再,就算再給他一張599G,罰他另一次5000元,也不足以令市民心服!

在座官員中,竟然有幾位紀律部隊的頭頭,這一點也是令人側目。去年有幾位紀律部隊頭頭出席內地大地產商的宴會,接受了一個每人三千多元的款待事件被揭發之後,特區政府高層還要淡化事件,甚至護短說他們犧牲自己的私人時間,跟各界打好關係;接受了款待而不申報,便變成了「唔通見到鮑魚便轉身走」。當時已經有不少人指出,這些行為明顯違反了公職人員的行為守則,甚至有收受利益之嫌,但事件最後仍是不了了之。當時筆者已經指出,政府的說詞不符合事實。紀律部隊是執法機關,主要職責是要切切實實,公公正正地執法。他們不是負責政策制定,沒有需要像問責官員般刻意與各界建立關係,政策諮詢也不必勞動他們,他們不應涉及這些有政商互通之嫌的社交場合,涉及商場中人就更是要避免,否則公正執法的形象便會受到懷疑!

事實上,過往甚少見到這麼多紀律部隊的頭頭濟濟一堂,在非官方的宴會場合同時出現。就算是警隊一哥,可能搞公關的需要比較大,但以往就算是收到私人宴會的邀請,大多都只是禮貌性地到會,稍作逗留拍個照便會離開。現在竟然是齊齊現身,有人一再沒有用安心出行,與宴會相關的相片也見不到有人戴口罩。敢問這樣的局面成何體統?政府還如何說服香港人它那些防疫措施的重要性?又如何令人相信紀律部隊高官會公正無私地執法?還不要忘記《立場新聞》倒閉之前,曾經報道過幾位入境署高官收受果籃一事,這件事是不是會因為立場新聞的被打倒而無需再作交代?

事件曝光之後,林鄭月娥不得不硬著頭皮面對傳媒,表示會徹查追究之外,還特別點名說對民政事務局長徐英偉十分失望。這位因為民建聯身份而晉身特區管治團隊的官員上任之後表現如何,香港人心裏有數。但作為民政事務局長,他可能是當天最有理由在那個洪門宴中現身的官員,無論官職身份及職務,都比那些出席了的紀律部隊頭頭較易說得過去。但問題是原來在新冠變種病毒出現之後,相關的政府官員曾經開會討論應變,這位局長也在座,而且據說還十積極提出意見,要強烈勸諭各界減少公眾聚集及宴會。令林鄭月娥十分失望,顯然就是這位官員的前言不對後語,諭人而不知律己,而且由頭坐到落尾,予人以口實。

特區管治現在要作官員委任,往往是政治行先而不論才德。否則現在於團隊裏的那幾位民建聯背景的官員,就真的不知何德何能可以成為特區高官了。這個打著傳統建制派背景的政黨,一方面就要為政府及北京的政策鳴鑼開道,前言可以不對後語,今天的我隨時打倒昨日的我;一方面就玩民粹政治。但很多晉身議員的都傍住那些工商界富豪議員投資炒股,做公司股東來撈錢。從來都不見得他們有甚麼堅定的信念或嚴格的自我要求,因此開會講一套,現實上自己再做另一套,其實也不特別令人意外。林鄭月娥要感到十分失望的,其實又何止徐英偉一個!

除此之外,有官員在洪門宴事件被報道、政府說明要調查之後仍然默不作聲。直到兩天後自己的名字曝光,才出來作不痛不癢的道歉,這顯然是直接挑戰特首林鄭月娥的領導權威。再加上先有被送往檢疫隔離的建制派議員網上直播痛駡這個特首,後又有前官員寫信去南華早報揭發林鄭月娥自己也曾在12月出席宴會。雖然在時序上看,特首的解釋還是合理的,問題是可見這位特首除了似是已經失去了駕馭自己團隊的能力之外,就連建制陣營之內都是仇口很多。這樣的人能夠做特首做到尾,其實也是折射了香港現時這個制度有幾荒謬。這樣下去,怎能希望香港社會得到善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