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訪荔枝窩,本報主持Zac和Rachel就被「花花曲奇」和「花花雪條」所吸引。由荔枝窩出產的食用花所製作的精美小食,既養眼又好吃。問及出處,種花之人原來都是城市農夫,一位是多才多藝的藝術家葉曉文,一位是荔枝窩復耕的「開荒牛」麥勤鑄(Keith),他們都被荔枝窩的田園生活所吸引,決定留下守護農田,尋找屬於自己的一片天地。

荔枝窩「開荒牛」Keith(中)自創「花花雪條」。(唐健豐/大紀元)
荔枝窩「開荒牛」Keith(中)自創「花花雪條」。(唐健豐/大紀元)

自2013年就搬入村居住的Keith,是第一批入村定居的城市人,他形容接觸到荔枝窩是一種緣份,能夠成為「開荒牛」是他的榮耀:「我很早以前就嚮往著田園生活,我覺得有幅地,好像天堂一樣!這裏荒廢了很多年,但是保持得很漂亮。」他從假日農夫做起,漸漸與村民建立起了信任,索性就搬入村居住,更近距離感受農耕之樂,從開荒、建農場,到自製「花花雪條」,和大自然相處,他感覺到內心的平靜和快樂。轉眼八年過去了,他仍感覺到一切就好像發生在昨天。

作家兼藝術家葉曉文(Human)。(唐健豐/大紀元)
作家兼藝術家葉曉文(Human)。(唐健豐/大紀元)

另一位荔枝窩的「新居民」是作家兼藝術家葉曉文,入住僅三個月。因2019年的一個藝術活化計劃而來到沙頭角工作後,葉曉文深深愛上了梅子林、荔枝窩的環境。原本喜歡大自然,但從未耕種的她,在嘗試「落田」後更讓她歡心雀躍:「城市的生活很急促,時時刻刻在看手機,人也變得抑鬱。在自然的空間行走,感覺可以舒緩身心。」她稱因自己的工作時間和地點較為靈活,主要以寫稿、畫畫維生,因此不太擔心交通不便的荔枝窩對工作帶來影響。相反的是,她認為這裏帶給她更多的靈感和創作空間。

荔枝窩寧靜的空間給予葉曉文不少創作靈感。(唐健豐/大紀元)
荔枝窩寧靜的空間給予葉曉文不少創作靈感。(唐健豐/大紀元)

食用花可以觀賞又可以食用。(唐健豐/大紀元)
食用花可以觀賞又可以食用。(唐健豐/大紀元)

由荔枝窩產的食用花製作的精美小食「花花曲奇」。(唐健豐/大紀元)
由荔枝窩產的食用花製作的精美小食「花花曲奇」。(唐健豐/大紀元)

曉文和另外兩位拍檔一起創立了農業文創品牌「隱山」,用來自農田的創意與身邊的朋友分享。最近製作「花花曲奇」,也是與拍檔靈機一觸的作品,將自家種的食用花置入曲奇製作中,好看又美味。訪問當日,她向記者展示了「隱山日常」套裝,包括2022年木製座枱月曆、隱山麻質手提袋、蔬菜徽章、眼鏡布和紙膠帶,當中的畫作都由曉文手繪。她感恩荔枝窩和梅子林在這些年帶給她無盡的靈感,自然在筆下創作出具有山野氣息的作品。@

「花花雪條」有各種味道。(唐健豐/大紀元)
「花花雪條」有各種味道。(唐健豐/大紀元)

 

本報節目主持Zac(右)和Rachel十分享受「花花雪條」。(唐健豐/大紀元)
本報節目主持Zac(右)和Rachel十分享受「花花雪條」。(唐健豐/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