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立場新聞案」兩名前高層鍾沛權、林紹桐被拘捕還押,不准保釋。聯合國人權辦公室、多國政要、組織紛紛譴責港府踐踏港人自由。連日來,許多網民也紛紛留言表示對搜捕的憤怒,以及對前《立場》整班同事安危的牽掛。

香港記協主席、前《立場》採訪副主任陳朗昇,接受本報《珍言真語》節目訪問時強調,《立場新聞》的報道是拍攝和記錄事實,在Facebook擁有130萬關注讀者,打壓無利於社會開放、進步,並說現今兩位同事得不到保釋,大家的工作和多年建立起來的一切也突然全都沒了,「當然不好受了」。

《立場新聞》獲廣泛支持

Facebook讀者逾百萬
2021年12月29日《立場新聞》關閉,大批傳媒在《立場新聞》辦公室門口等候拍攝。(余鋼/大紀元)
2021年12月29日《立場新聞》關閉,大批傳媒在《立場新聞》辦公室門口等候拍攝。(余鋼/大紀元)

陳朗昇透露,記協派了前《立場新聞》兩、三個同事去法庭旁聽,但由於《立場新聞》不存在了,他們就沒有坐在記者席。「那些同事都是很好的,就是很守份際。覺得公司沒了,我們再也不是記者。」

「其實,理論上只要你拿著記協會員證,你還是一名記者,基本上應該都是可以的。但是大家省得麻煩,也就算了。」陳朗昇形容,「很搞笑,公眾席全爆滿了,但是記者席有一半座位是空的。」

陳朗昇指出,《立場新聞》在Facebook的130萬讀者不只是華人,還有一些講英文和伊斯蘭文的觀眾。全世界,都在通過《立場》看到香港發生的事。「就算他們未必看得明白我們的文字,但是他們看《立場新聞》的直播,會知道香港的最新情況。所以我經常和同事說,你們直播真的是要多做一些,腳踏實地、兢兢業業的做,不要覺得剪出幾條片,放映一下就算了。」

由於經常到現場直播對觀眾講故事,陳朗昇成為2019年反送中運動中備受關注的「十大爆紅記者」之一。而「十大爆紅記者」中,至少有4人是《立場新聞》員工。如今《立場》遇難,陳朗昇收到了很多本地朋友發來的關心訊息,他坦言,不免有一種傷心的感覺。

「做記者這麼久,可以得到這麼大的認同,認識這麼多人,大家願意看我的報道和對事情的分析,這是很難得的經驗。」「其實《立場》有很多東西可以談論,今天它出事了,傳媒夥伴們可以做一些事,以減少對它的傷害,但似乎都是很少。我覺得,自己虧欠的很多。」

形同從傳媒工作失業

相信記協會員仍可採訪

繼《立場新聞》之後,又一香港網媒《眾新聞》宣布於1月4日起停止營運。(網絡圖片)
繼《立場新聞》之後,又一香港網媒《眾新聞》宣布於1月4日起停止營運。(網絡圖片)

《立場新聞》的所有員工,突然間失去了傳媒工作者的身份。不過,陳朗昇現在仍是記者協會主席,他認為自己和其他記協成員都還可以進行採訪。「大家可能會覺得,你沒有了這份工作,那你就寫自己是自由工作者就可以啦。但其實記協是很嚴格的,真的是需要有機構聘請你工作,有一個財政上的證明,我們才可以核發會員證。」

「現在,我的會員證上還寫的是《立場新聞》,所以就有點困難、有點尷尬。」陳朗昇補充說明。

陳朗昇獲釋後已失業,看著新聞報道,心中倍感失落。「剛剛看手機,新蒲崗有嚴重交通車禍,旺角那邊來的車禍。平時就會很留意也很緊張,今天看到了,就只能看看,而且看完就算了。好像完全斷絕了,突然之間被人強行脫離了新聞工作的感覺。」

打壓不同聲音 阻礙社會進步

在英國雷丁列斯,逾五百港人出席快閃人鏈聲援《立場》。(林一山/大紀元)
在英國雷丁列斯,逾五百港人出席快閃人鏈聲援《立場》。(林一山/大紀元)

陳朗昇對港府封殺《立場新聞》的做法,很不以為然。「我們那些新聞報道是拍攝和記錄事實,而事實,可能會有角度的不同,有些人這樣想,有些人那樣想。」「如果你不同意(某些東西),那你就寫一些文章,或者做一個報道去反駁。大家呈現出各式各樣不同的意見,可以透過理性的分析與探討,不斷地去釐清事情的原委,那麼,我們的社會才能夠有所進步。」

但是,現在港府在中共壓力之下,似乎是肆無忌憚、任意妄為。「你的聲音我不喜歡聽,所以我就不客氣了,這個是它的選擇。然而,是否就此可以掩耳盜鈴、自欺欺人呢?我覺得不是這樣的。」

與《蘋果》關係密切 是無中生有

2022年元旦,多倫多港人在太古廣場舉行集會,抗議中共打壓《立場新聞》,要求釋放所有政治犯,並呼籲海外港人團結一致,繼續撐香港。(伊鈴/大紀元)
2022年元旦,多倫多港人在太古廣場舉行集會,抗議中共打壓《立場新聞》,要求釋放所有政治犯,並呼籲海外港人團結一致,繼續撐香港。(伊鈴/大紀元)

最近有紅媒「起底」,稱陳朗昇的背景與《蘋果》關係密切,但卻遺漏了他十幾年前在《文匯報》工作的事實。陳朗昇坦言,自己沒有在《蘋果日報》工作過,「我是看過《蘋果日報》,除此之外,就沒有甚麼密切關係。」

陳朗昇又說,「我在《文匯報》工作的時候,合作的上司現在已經是報館的高層了。他們不會不知道的。不過,這已經無關緊要了,如果再多說些甚麼,可能對他們都是很尷尬的事。」

陳朗昇形容,《文匯報》過去曾經相對開明,不只是左派政黨親政府建制的聲音,民主派的聲音也會出現,他曾在那裏報道警察的消息。「如果《文匯報》批評我,我不會覺得很傷心,因為那是我工作過的地方,我這個人就是比較念舊。你可以不喜歡我,這是沒問題的;但是,所論斷的一切要基於事實。」

涉案細節難透露

獨立傳媒剩多少

陳朗昇直言,「在國安法之下,其實很多人都有可能一不小心就跌入法網裏面,公司現在涉及到案件,我很難說得太多。」「我怕自己說太多公司的事情,會影響到同事保釋、還押還有案情。」

對於警方指《立場新聞》有6,100多萬資金,他覺得,香港是一個很富裕的社會,對這個問題說三道四,其實沒有甚麼意思。「很多人月薪有7、8萬,那麼一年差不多有一百萬 。工作十幾、二十年了,多花幾個錢用來幫助他們支持的媒體,這些是可以理解的,所以並不是甚麼特別值得大驚小怪的事。」

「其實,我們去做直播的時候,經常有市民塞一些涼水、麵包、飲料等等給我們。雖然那些東西都是微不足道的,但是算著算著,也都是要用錢買的。」陳朗昇坦言。

當局整肅《蘋果》和《立場》之後,還會有港媒敢報道真相嗎?陳朗昇請大家看一看,「香港還有多少編輯獨立的新聞機構,甚麼都是自己說了算,不會受到任何政治或經濟壓力的干預呢?這個答案如何,我想,大家就心中有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