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中共花費巨資追趕全球最先進的半導體製造商,但沒有獲得成功。其中兩家初創企業或者關閉或者停止營運,從未實現晶片的商業化生產。《華爾街日報》稱,中共官員低估了製造複雜高端晶片的難度和成本。

《華日》1月9日報道,位於中國武漢和濟南市的兩個項目本應生產出與來自行業領導者台積電和三星電子的高端晶片接近一樣複雜的晶片,但最終未能實現。

報道說,儘管中共官員為這些新興晶片企業提供巨資,但很快就發現,他們低估了製造複雜高端晶片的難度和成本。

一個表現就是,武漢弘芯半導體製造有限公司(HSMC)和泉芯集成電路製造(濟南)有限公司(QXIC)迅速花費了資金,卻從未商業化生產任何晶片。HSMC於2021年6月正式關閉;QXIC仍然存在,但已暫停營運。QXIC沒有回應《華日》的置評請求。

過去三年 中共多個重大晶片建設項目失敗

根據公司聲明、官方媒體、地方政府文件和企業註冊數據庫天眼查提供的信息,中共在過去三年中至少有六個重大晶片建設新項目失敗,包括HSMC和QXIC在內。 文件顯示,這些項目至少投入了23億美元,其中大部份來自政府。 有些項目甚至連一個晶片也沒有生產出來。

根據公司材料和政府文件,武漢和濟南的項目原本打算從製造14納米或更小的晶片開始——這是由台積電和三星主導的領域——然後在幾年內轉向7納米。

製造更多的半導體是中共的一個重要優先事項。 行業諮詢和分析公司 「國際商業戰略」(International Business Strategies Inc. )的數據顯示,中國晶片製造商生產的晶片約佔該國所需晶片的17%,這使中國依賴外國生產商。

專家表示,在製造最先進的晶片(例如用於智能手機和電腦處理器的晶片)方面,中企和台積電等晶片製造巨頭相比可能更加落後,因為美國制裁限制了一些中共使用某些晶片製造技術。

台積電總裁魏哲家2021年10月曾表示,3納米製程進展符合進度,於2021年試產,並將於2022年下半年量產。他還透露,2納米時程將於2025年量產。

北京在2014年左右開始公布晶片行業支持計劃,其中包括220億美元的中央政府晶片投資基金。地方政府設立了類似基金。 2019年,政府設立第二個國家半導體基金,規模約300億美元。

不久,晶片資金在中國各地肆虐。 天眼查數據庫顯示,數以萬計的中國公司將其業務註冊為與半導體相關的業務,其中一些公司的主要業務涉及餐飲和水泥製造。

從台積電挖走人才並未能讓兩家中企成功

《華日》稱,HSMC把一位前台積電高管吸引過來,擔任該公司的行政總裁。據前員工說,QXIC從包括台積電在內的台灣企業招聘了數十名經驗豐富的工程師,薪酬相對較高。

這兩家企業從台灣挖走人才的消息此前也有媒體報道過。「日經亞洲評論」2020年8月的一篇報道援引多名消息人士說,自2017年以來,HSMC和QXIC這兩家中共政府支持的晶片企業共從台積電聘請了一百多名資深工程師和管理人員。

消息人士當時告訴《日經新聞》,台積電非常擔心人才外流,儘管損失可能不會立即影響其在行業中的領先地位。

路透社2021年12月底發表文章說,中共近年來大力投資晶片領域,想要實現自給自足,但卻面臨一系列障礙,包括台灣政府限制最好的高科技技術落入中共手中;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限制向中共轉讓技術;製造先進半導體的巨大複雜性。

受技術出口限制,中芯國際等中國製造商無法生產高端晶片。路透社稱,迄今為止,中共生產的主要為低端晶片。

拜登政府對美國供應鏈脆弱性的審查在2021年6月報告說,中共政府正向其晶片行業提供1,000億美元的補貼,包括發展60家新工廠。然而,這些支出中的一部份已經導致了巨大的損失,出現了一系列的破產、貸款違約和被放棄項目。

美國、日本、荷蘭和台灣的半導體行業資深人士說,即使中共能夠獲得外國技術,並將資金投入到經營較好的項目中,也不能保證它在先進晶片方面取得成功。

他們說,先進的晶片製造是迄今設計的最複雜的製造工藝之一。製造晶片需要三到四個月的時間和一千多道製造工序,而且其生產環境和設備的要求都很高。

報道還指出,中國還面臨著人才缺口的問題。儘管已經從台灣、南韓和美國招募了工程師和技術人員,但這些努力還沒有帶來重大突破。像台積電這樣的公司擁有龐大的專家團隊,負責大量的工藝。業內高管說,挖來的個別專家只能在工藝的小範圍內帶來收益。#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