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以來,多名華裔毒梟被美國政府先後懸賞通緝,案涉阿片類合成毒品走私罪。近年阿片類毒品在美國泛濫,致死率逐年攀高,令華盛頓加大打擊力度。多起芬太尼大案讓外界看到,中共正在以姑息、保護毒梟的方式對美國發動毒品超限戰。

芬太尼致死人數飆升 中國是主要來源國

美國前外交官、安全政策中心高級研究員格蘭特.紐瑟姆(Grant Newsham)2021年7月在英文大紀元刊登了一篇專欄文章。這篇題為「中國芬太尼洪水般湧入美國」(America’s Chinese Fentanyl Flood)的文章提到,一個國家正在將很容易使人上癮且不可預知的違禁藥物注入美國的血液——每年導致數以萬計的人死亡。什麼藥物?芬太尼(Fentanyl)。哪個國家?共產中國。

美國毒品執法局(DEA)表示,中國是美國街頭毒品中芬太尼的主要來源。加拿大邊境服務局(CBSA)的調查也顯示,中國大陸是芬太尼走私的主要來源國。

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2021年7月14日發布的數據顯示,2020年美國有超過9.3萬人死於藥物過量,平均每天致死人數超過250人,較2019年飆升近30%。

2016年以前,美國每年死於海洛因過量者多於阿片類藥物過量者,但此後阿片類藥物過量致死人數激增。

美國國家衛生統計中心的數據顯示,在截至2021年4月的12個月裏,美國因藥物過量死亡的人數已經超過因車禍和槍枝暴力死亡人數的總和。

另有數據顯示,僅在2016年,加拿大就有2861個阿片類藥物相關死亡案例。到了2017年,此類人數激增逾45%,僅在當年前9個月就有2923人死亡。這其中,絕大多數(72%)的死者可歸因於芬太尼。

2016年6月至2017年9月,加拿大邊境服務局查獲非法芬太尼156件,其中83例在太平洋地區。

加拿大邊境服務局在一封電子郵件中說:「雖然大多數芬太尼的緝獲是在太平洋地區的溫哥華國際郵件中心進行的,但重要的是,芬太尼已經在太平洋地區的航空貨運業務,以及其它模式和區域中被查獲。」

美國和加拿大兩國都認為:這背後隱藏著一個巨大的關係利益網,連接著中國和北美地區。

芬太尼如何從中國流向北美?

每年,從中國流向美國的芬太尼價值高達數億美元。這些芬太尼賣家的銷售分兩步,先是網絡聯繫,與客戶達成協議後,直接將芬太尼郵寄過去;也有通過飛機和船運到墨西哥,再由中墨毒梟聯手通過祕密渠道運進美國。

美國參議員羅布.波特曼(Rob Portman)和湯姆.卡帕(Tom Carper)曾在2018年1月發佈了一份報告,裏面詳細描述了國際毒品走私者如何利用郵件系統的漏洞,向非法市場大量供應強效力阿片類藥物。

負責此次調查的美國參議院常設調查委員會(Senate Permanent Subcommittee on Investigations)的工作人員曾表示,在數百個出售芬太尼的網站頁面中,他們重點關注了6家「反應非常積極」的中國供應商。

該調查委員會發現了美國43個州300多人的500宗涉及芬太尼的網上交易。報告說,他們購買的物品價值23萬美元,按照黑市價格計算約為7.66億美元。

蹊蹺的是,芬太尼成為焦點新聞之後,中國大陸已經有包括國藥股份、恩華藥業、恆瑞醫藥、現代製藥、仙琚製藥等十多家藥企不約而同發表聲明,稱自己是依規生產芬太尼相關藥物,也沒有產品出口到美國。

當然它們否認的出口僅限於正規渠道。

芬太尼在中國被當作是管制處方藥生產和銷售。2015年9月,中共出台了「非藥用類麻醉藥品和精神藥品列管辦法」,將芬太尼列入其中。這意味著芬太尼已經歸入中共禁毒部門管理的「法定毒品」。

如此,在中國難以違規銷售芬太尼,中國藥企卻紛紛聲稱沒有出口芬太尼產品到北美地區,而美國和加拿大又表示芬太尼來源於中國。那麼這些毒品到底是從哪裏冒出來的呢?

美國政府重金懸賞通緝多名華裔毒梟

可以說,近幾年美國破獲的中共國毒梟案印證了紐瑟姆的說法。

2021年12月15日,美國國務院宣布懸賞緝拿三名中國公民:葉傳發(Chuen Fat Yip)、鄭廣華(Guanghua Zheng)及其子鄭福景(Fujing Zheng,音譯),民眾提供三人中任何一人的信息都可獲最高500萬美元賞金。

國務院表示,任何人都可以通過電話、短信、WhatsApp聯繫1-323-761-0481,或發送電子郵件至ZhengInfo@dea.gov。

這三人中,葉傳發已被美國司法部起訴五項罪名,分別是密謀擁有並意圖分銷受控物質,密謀進口受控物質,在明知受控物質將被非法進口到美國的情況下製造和分銷受控物質。

美國總統拜登在2021年12月15日簽署了加強打擊國際毒販的行政命令。根據此行政命令,美國財政部對中國、巴西、哥倫比亞及墨西哥4國的15個實體和10人實施制裁,包括4家中國企業和1名中國公民,制裁理由是有關實體和個人參與芬太尼等違禁藥物非法貿易。

被制裁的4家中國企業分別是:武漢遠成共創科技有限公司(Wuhan Yuancheng Gongchuang Technology Co. Ltd)、上海迅精化學有限公司(Shanghai Fast-Fine Chemicals Co., Ltd)、河北環浩生物科技有限公司(Hebei Huanhao Biotechnology Co., Ltd)及河北艾豚商貿有限公司(Hebei Atun Trading Co., Ltd)。

美國政府指控68歲的中國公民葉傳發主導一個中國和香港的販毒組織,並以武漢遠成等公司的名義,向美國社會大眾和私人企業銷售芬太尼。

美國國務院2021年12月15日宣布懸賞500萬美元「全球通緝」葉傳發。(美國國務院網站截圖)
美國國務院2021年12月15日宣布懸賞500萬美元「全球通緝」葉傳發。(美國國務院網站截圖)

德克薩斯州北區代理檢察官查德.米查姆(Chad Meacham)說:「這名被告(葉傳發)據稱製造並向美國客戶分銷合成代謝類固醇和芬太尼前體,賺了數百萬美元。司法部將在天涯海角追捕被告歸案。」

美國司法部說,葉傳發被認為即使不是世界最大的合成代謝類固醇生產者,也是最大之一。11月18日,美國檢察官辦公室從一個加密貨幣錢包中扣押了超過49.1個比特幣,目前價值約230萬美元,該錢包可追溯至葉傳發。

另外兩名中國公民鄭廣華和鄭福景父子也被以多項罪名被起訴:非法進口為目的製造和分銷乙醯芬太尼(Acetyl Fentanyl)、U44700、二丁基酮(Dibutylone)、4-CL-PVP、ABD-FUMINACA等。

福克斯新聞2020年11月的一項調查提到,一個叫作「Los Zheng Cartel」的鄭氏家族販毒組織在墨西哥和美國擁有龐大的網絡。它通過多家空殼公司運營,這些公司似乎在墨西哥提供合法的服務,如化學實驗室、獸醫護理、計算機和零售。

墨西哥的情報專家表示,鄭氏家族是「墨西哥最大的芬太尼和甲基苯丙胺(又名甲基安非他命、去氧麻黃素)販運團伙」。

墨西哥的情報專家表示,鄭廣華(上)和鄭福景(下)父子是「墨西哥最大的芬太尼和甲基安非他命販運團伙」。圖為美國國務院2021年12月15日宣布懸賞500萬美元「全球通緝」鄭氏父子。(美國國務院網站截圖)
墨西哥的情報專家表示,鄭廣華(上)和鄭福景(下)父子是「墨西哥最大的芬太尼和甲基安非他命販運團伙」。圖為美國國務院2021年12月15日宣布懸賞500萬美元「全球通緝」鄭氏父子。(美國國務院網站截圖)

美國緝毒局(DEA)的報告說,中國的化學品經紀人活躍於墨西哥錫那羅亞州,尤其是首府庫利亞坎,估計有2000名中國公民在那裡協調前體化學品的進口。

除了製毒化學品,他們還有洗錢服務。DEA報告說,中國經紀人正在通過中國的金融體系洗白墨西哥毒資:利用金融技術、移動銀行應用程序和社交媒體躲過當局監管。

2021年8月31日,美國國務院同樣宣布懸賞最多500萬美元,以獲取任何有助於將中國公民張健(Zhang Jian)逮捕歸案的信息。

43歲的中國毒販張健被控通過互聯網向美國的毒販和個人銷售芬太尼和類芬太尼物質,再通過郵件將這些非法藥品輸入美國。其已被美國司法部起訴。

張健早在2018年即被美國司法部列入全球頭號毒販名單,他是首個遭受制裁的芬太尼毒販。因中美之間沒有引渡條約,據信張健仍在中國大陸。

張健早在2018年即被美國司法部列入全球頭號毒販名單,他是首個遭受制裁的芬太尼毒販。因中美之間沒有引渡條約,據信張健仍在中國大陸。圖為美國國務院2021年10月18日宣布懸賞500萬美元「全球通緝」張健。(美國國務院網站截圖)
張健早在2018年即被美國司法部列入全球頭號毒販名單,他是首個遭受制裁的芬太尼毒販。因中美之間沒有引渡條約,據信張健仍在中國大陸。圖為美國國務院2021年10月18日宣布懸賞500萬美元「全球通緝」張健。(美國國務院網站截圖)

張健是利用互聯網將芬太尼及類似毒品販賣到美國和加拿大的組織頭目。

《紐約時報雜誌》在2019年10月刊登的一篇調查報告中說,2015年1月,北達科他州一名18歲青年因服用過量芬太尼死亡,引起緝毒局探員麥克·布埃米(Mike Buemi)注意。其後,他透過一個毒品拆分家發現一個大型販毒網絡,由中國通過加拿大作中轉站,將數以噸計的包括芬太尼在內的毒品運到美國,而背後毒梟的名字正是張健。

布埃米查出,張健利用一家香港註冊公司Zaron Bio-tech作掩護,向美、加輸出芬太尼。布埃米長年臥底,查出張健曾從事衣服、性玩具等買賣,2012年才涉足毒品生意。

張健曾宣稱自己公司在上海,但張實際上居住在山東省青島市,國內公司名下也沒有工廠。這個在美國建立起龐大分銷網絡的毒販,本質上是一個中間商。張健在網絡上接受外國客戶的芬太尼訂單,再和分布在不同國家的毒品製造廠合作,交代他們給客戶郵寄芬太尼,他則通過銷售芬太尼毒販的暗網帳號,用西聯(Western Union)收款。

布埃米說:「張健的工作是:賣貨、收錢」。

臥底三年後,布埃米向張健謊稱墨西哥來了個大單:以每千克3000美金,訂購了100千克呋喃基芬太尼。這個體量可製作5千萬次劑量,總售價可達上億甚至10億美金。

張健遂安排了從青島出貨。布埃米將他和張健的對話內容全部錄了音。

2017年10月17日,38歲的張健和另一名中國毒販、40歲的嚴曉兵(Xiaobing Yan,音譯)分別在北達科他州和密西西比州被起訴。

司法部副部長羅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當天在司法部的新聞發布會上說,這是美國司法部第一次起訴中國的芬太尼販毒者。

2017年10月17日,38歲的張健和另一名中國毒販、40歲的嚴曉兵分別在北達科他州和密西西比州被起訴。司法部副部長羅德.羅森斯坦(中)當天在司法部的記者會上說,這是美國司法部第一次起訴中國的芬太尼販毒者。(Saul Loeb/AFP)
2017年10月17日,38歲的張健和另一名中國毒販、40歲的嚴曉兵分別在北達科他州和密西西比州被起訴。司法部副部長羅德.羅森斯坦(中)當天在司法部的記者會上說,這是美國司法部第一次起訴中國的芬太尼販毒者。(Saul Loeb/AFP)

迄今為止,美國國務院已將超過75名跨國犯罪分子和主要毒品販運者繩之以法,並支付了超過1.55億美元的獎勵金。

華裔毒梟逍遙法外 中共借毒品打超限戰

2020年美國毒品威脅評估報告中,美國緝毒局(DEA)的數據顯示,2016和2017財年,執法部門從國際郵件服務中查獲的芬太尼97%來自中國,因此評估中國是「毒品的主要來源」。

DEA表示,芬太尼主要通過兩種方式販運到美國:中國供應商通過國際郵件或快遞寄售;走私越過美墨邊境。

自2019年北京禁止合成毒品以來,從中國直接運往美國的芬太尼成品數量有所下降,而從墨西哥的發貨量卻增加。中國供應商使用各種策略規避新法規,不是將純芬太尼運到墨西哥的實驗室,而是出口大量的前體化學品,在墨西哥合成毒品。

2019年8月,時任美國總統川普曾在推特上指責習近平沒有信守對芬太尼採取強硬態度的承諾。

美方與中共有毒品情報共享機制。大毒梟張健曾被中共當局逮捕過2次,第一次被捕數周後即獲釋。

《紐約時報雜誌》在報道中說,不知出於什麼原因,2017年初他(被捕後)再次獲釋,還在中國青島重新創辦了公司,只租了10平方米的小辦公室。當時的房東說:「張某每天早上7點前獨自來到這裡,鎖上門工作。」物業管理經理也不知道張健在做什麼,他之所以記得張,是因為他是為數不多的幾個在他走過時會跟他打招呼的人之一。經理記得,張看起來彬彬有禮,不引人注目。

2017年10月,美司法部正式起訴張健。中共公安部禁毒局副局長魏曉軍11月在中美緝毒執法合作案件新聞發布會上卻指責美司法部單方面宣布追捕張健、嚴曉兵。魏還聲稱,中美沒有引渡條約,是否引渡取決於美方提供或中方能發現的證據。

美國司法部宣布起訴張健後不到兩個月,張健就辭任了Zaron董事,將公司轉給了一個叫何文祥(He Wenxiang)的人,然後徹底消失。

湖南嶽陽籍的何文祥2019年4月接受新加坡媒體端傳媒採訪時說,2012年他委託中介在香港註冊了「香港暢達國際物流集團」,為了方便接收境外付款。

到2017年9月,他以低價將公司轉手賣出。何文祥說,他自己也不知道公司賣給了誰,以前祕書公司接活時也不會盡職調查客戶背景。但賣掉公司3個月後,他變成了Zaron的董事。

當從記者處得知Zaron經營著一個跨國販毒網絡後,何文祥被嚇到了,忙說:「不是我啊!我怎麼會做這種事!」記者對比了他當場的簽名發現,他的簽名和香港公司註冊處資料上的簽名不一樣。

2018年1月,美國司法部追加了新的嫌疑,再次起訴了張健。但時間過去近4年,張健仍未歸案。

2018年被美國起訴的另一個製毒、販毒組織鄭氏家族的毒梟鄭富晶和他64歲的父親鄭廣華現居住在上海。

2019年4月,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60分鐘」節目製片人鮑勃·安德森(Bob Anderson)曾拿著美國的通緝令去上海採訪過鄭廣華。但截至2021年1月,鄭氏及其同夥同樣逍遙法外。

2021年8月,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曾公開批評美國對張健展開的懸賞緝捕行動。他威脅稱,美方的懸賞緝捕行為將嚴重破壞中美禁毒合作基礎,為下一步雙方合作製造障礙,美方要承擔相應的後果。汪的批評明顯有北京袒護毒梟之嫌。

比較出鑑別。2018年11月,加拿大籍被告人羅伯特·勞埃德·謝倫伯格(Robert Lloyd Schellenberg)因走私222.035千克冰毒被大連市中級法院一審判刑15年,沒收個人財產人民幣15萬元(約合2萬美元),驅逐出境。

謝倫伯格上訴後,反而招來中共遼寧高院二審發回重審,大連中院在2019年1月14日迅速以走私毒品罪改判謝倫伯格死刑,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加拿大籍男子謝倫伯格因走私222.035千克冰毒2019年1月14日被中共法院判處死刑。(HANDOUT/Intermediate Peoples’  Court of Dalian/AFP)
加拿大籍男子謝倫伯格因走私222.035千克冰毒2019年1月14日被中共法院判處死刑。(HANDOUT/Intermediate Peoples’ Court of Dalian/AFP)

外界注意到,這之前的2018年12月初,加拿大警方在溫哥華機場逮捕中國公司華為的高管孟晚舟。

2021年8月,遼寧省高院二審公開宣判,駁回謝倫伯格上訴,維持死刑原判。

此前,已至少有兩名加拿大公民因毒品犯罪之名被中共判處死刑。案件審理過程中,時任加拿大總理哈珀曾親自向中共求情,加拿大總督也曾試圖干預,但中方仍堅持執行死刑。

正像紐瑟姆在文中所寫的那樣:當川普在2018年要習近平阻止芬太尼重新流入美國時,習近平回答說:「我們中國沒有毒品問題。」這意味著習近平能夠控制毒品,而且他正在以真正的、「超限戰的方式」,將化學戰劑引向他的頭號對手和最大的敵人。

對於中共保護華裔毒梟對美國進行的芬太尼超限戰,紐瑟姆表示,正像一位前美國政府官員指出的,這相當於每年將陸軍或海軍陸戰隊的五六個師從名冊中剔除。

毋庸置疑,這是對美國人的大屠殺。@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