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第一個工作日,習近平考察北京冬奧會籌備工作。參加冬奧會開幕式的外國政要可能寥寥無幾,中共也只能硬著頭皮開,這大概算當前有譜的一件尷尬事;但2022年中共高層更關心的六件大事,卻似乎還沒譜。

第一件:中共二十大可能鬥成甚麼樣?

十九屆六中全會總算通過了第三份「歷史決議」,把習近平推上了「新時代」領導核心的位置。2021年底召開的政治局民主生活會,黨媒報道似乎也眾口一詞地要維護習近平核心;然而,習近平連任的懸念,只有等到二十大結束後的一中全會開完,新任政治局常委公開亮相,才能最終塵埃落定。

幾天前的中共政治局生活會稱,「黨面臨形勢環境的複雜性和嚴峻性、肩負任務的繁重性和艱巨性世所罕見、史所罕見。」習近平則稱,二十大是政治局明年工作的「首要政治任務」。習近平還說,「今明兩年正值換屆。領導同志要嚴格遵守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嚴格遵守組織紀律、換屆紀律」;「服從大局、服從組織、服從安排」;中央政治局成員要「看淡個人得失、看開功名利祿」。

習陣營當然首先要抬高自己人,儘量拉攏中間派,全力打擊反對派。1月1日,《求是》雜誌刊登了習近平在十九屆六中全會上的講話,稱「總想過太平日子、不想鬥爭是不切實際的」;「唯有主動迎戰、堅決鬥爭才有生路出路」,「逃避退縮、妥協退讓只會招致失敗和屈辱,只能是死路一條」;「對那些在黨內搞政治團夥、小圈子、利益集團的人,要毫不手軟、堅決查處!」

習陣營正在嚴防對手,以免生變。除了江、曾派,還可能有哪些人暗地裏反習、不滿習,大概有不少懷疑對象。凡是翹首等待晉升、卻被排除在候選之外的官員,都可能心生怨氣;未能確保得到滿意「功名利祿」的派別,都會使出渾身解數去爭取。

政治局常委、委員、中央委員的名號,和中央軍委委員、各地大員的一把手位置,以及內定的國務院總理、副總理、國務委員、各部委一把手等,都是爭奪的焦點。私下的妥協交易自然免不了,撕破臉皮也不無可能。誰也不知道中共內部是否可能鬥破,類似彭帥的輿論放風或許成為常態,爆料可能滿天飛,轟動的惡性事件也不能排除。

何況誰是真正的自己人、哪些是中間人,有時難以分辨。栗戰書缺席新年茶話會,引發不少猜想,他雖然是習近平的鐵桿,會不會步王岐山的後塵,被妥協出常委之列而最終反目?「看淡個人得失、看開功名利祿」,應該更像是對自己人說的。

二十大之前,中共內部可能鬥成甚麼樣,二十大最終可能是甚麼樣的結局,應該是中共高層最關心、卻心裏沒譜的第一件大事。

第二件:經濟可能壞到甚麼程度

過去四十年,全球化帶給中共權貴諸多好處,令中共政權暫時擺脫了合法性危機。過去幾年,中國經濟的種種問題頻現,中共靠編造假數據還能勉強過關,中共隱瞞疫情卻導致分水嶺提前來臨。

12月10日,中共政治局七常委參加經濟工作會議,罕見承認「經濟發展面臨需求收縮、供給衝擊、預期轉弱三重壓力」,並再次要求「黨政機關要堅持過緊日子」。

2022年中國經濟有陷入衰退的風險,中共有意無意間與世界脫鉤、內部不斷瞎折騰,「內循環」、「雙循環」、「新發展格局」的口號2021年已經不管用;大量的失業、消費降級,令老百姓親身體驗著經濟下滑正在進行時,想不躺平都難。

經濟衰退將嚴重影響中共的合法性。中共權貴以往扶持的白手套、私營企業主壞消息不斷,能被「共同富裕」已經算平安落地,一夜暴富的案例迅速減少,圍繞中共內鬥的案例2022年卻還會增多。

地產貶值、股價下跌、理財產品爆煲、違約,導致財產縮水,老百姓生活困難、發財夢破滅,很快會對中共政權產生質疑,中共宣傳的「民族復興」會很快破產,科技「自立自強」會徹底露餡。

中共的經濟政策,與市場經濟反其道而行之,觸礁是早晚的事。中國經濟對世界的影響力顯著降低,世界經濟的風吹草動卻可能在中國掀起風浪。2021年的晶片荒、原材料漲價、油價快速反彈、運輸瓶頸,中共都束手無策。2022年的世界經濟仍然充滿不確定性,中國經濟下滑則大致可以確定,還無法確定的是,中國經濟可能壞到甚麼程度。中共當然從未真正關心過老百姓的生活,但各種經濟問題疊加產生的共振,會對中共政權產生多大的衝擊,中共高層卻不得不關注,這大概是2022年沒譜的第二件大事。

第三件:還可能與哪些國家交惡

去年12月20日,中共前駐美大使崔天凱說,「應充份準備,應對中美關係今後的曲折、動盪」,「過程中應盡一切可能減少涉及利益和全局的代價和影響」,「原則上,不打無準備之仗,不打無把握之仗,不打賭氣仗,不打消耗仗」,「也絕不能因為我們自己的大意、懈怠和無能,使之遭受損失。」

崔天凱說了實話,但中共高層認為「得『軟骨病』、患『恐懼症』是無濟於事的」。為了掩飾以往的失誤,2022年中共高層還要「主動迎戰、堅決鬥爭」;中美關係的結構性對抗凸顯,不發生衝突、不再橫生枝節,大概就算好事。改善中美關係、「合作共贏」更多是中共的宣傳口號,2022年中共高層沒譜的應該是,還可能與哪些國家交惡。

2020年,中共隱瞞疫情、口罩外交、到處推卸,已經令世界主要國家顯著降格了與中共的關係;2021年,中共的戰狼外交更雪上加霜。中共對澳洲搞經濟脅迫;對加拿大搞人質外交;對日本頻頻軍事挑釁;對印度繼續陳兵邊境;對香港實行「一國一制」導致中英關係更僵;對歐盟反制裁;對立陶宛降格外交關係……

中共外交官似乎只知道不能「得『軟骨病』」,對交朋友卻一竅不通。2022年,中共高層應該會繼續走不出國門的「元首外交」,中共黨媒仍然會繼續反美、反西方的宣傳。美國無疑將進一步鞏固和擴大抗共聯盟,中共會感到越來越被疏遠、削弱,不可避免地會重複下意識的謾罵,面對人權制裁會象徵性地「反制」,從而惹翻更多國家,樹立更多敵人。這應該是大概率事件,還沒譜的是可能有多少國家入列,以及各國是否可能聯合對中共發起疫情追責。

第四件:要不要再猛打台灣牌

2021年,中共猛打台灣牌,中共軍機擾台從常態變成新高。中共既想用台灣牌對抗美國,也一再對內轉移視線,如今卻騎虎難下。中共拿台灣對美國劃「紅線」,美國卻偏偏猛踩「紅線」;中共把台灣問題國際化,引來了美國的眾多盟友,西方各國都開始制定印太戰略,更關注台海、南海、東海安全。

2022年,中共若繼續猛打台灣牌,會不會反而推動台灣加入各個國際組織、甚至重返聯合國,會不會有更多國家倣傚立陶宛?

中共本想滲透台灣、不戰而勝,但扶植的紅色實力卻越來越成為反面角色,中共打壓台灣令大多數台灣人更加反感,中共是否要武統台灣,自己反而沒譜了。

中共高層對台灣問題沒譜,對中印、中日問題也一樣,這三者都曾被中共隨時用來煽動民族主義、轉移矛盾。然而,無論其中的哪一個問題真要著火了,都可能燒到中共自己。中共高層或許會出於內鬥的需要,鋌而走險地打上一仗,不過結局恐怕更加沒譜。

第五件:疫情「動態清零」是否將失去「制度自信」

12月1日,新華社改口宣傳「動態清零」,隨後西安疫情爆發,為了繼續維持「制度優勢」,中共又提出「社會面清零」。然而,中共的「清零」命令只能指揮繼續造假,卻指揮不了病毒。

世界各國陷入又一波疫情高峰,中共高層卻仍然堅持「清零」,意圖宣傳「制度自信」。2022年,誰也不知道疫情的可能走向,若西安式封城繼續出現在各省市,「清零」口號或許還得再改,一直被憋在海外的留學生大概也不想回家了。

中共的極端封閉措施,屢屢傷害了經濟運行,也擋住了與世界的交往。已經宣稱抗疫勝利的中共高層,在二十大之前仍然需要「制度自信」的宣傳,無論付出多大代價,也不大可能放棄「清零」的口號。

至於「清零」對防疫是否真正管用,中共高層早就沒譜了;2022年沒譜的是,「制度自信」是否將蕩然無存。

第六件:哪些「黑天鵝」或「灰犀牛」事件可能冒出來

2021年,中國大陸發生了甘肅越野賽凍死人、鄭州地鐵和公路隧道淹死人、多宗特大事故等,可算作意外的事件;同時也出現了各地拉閘限電的人為事件,還有高層內鬥導致的彭帥事件、名人事件、富豪事件等。天安門廣場曾出現的黑天鵝,現在也難以知曉到底是自然發生,還是有人故意放的。

2022年,中國大陸的自然災害、惡性事故、某些經濟領域的危機,應該會繼續發生,唯一的懸念是可能有多震撼,數量可能有多少。除了那些人力似乎無法控制的因素外,是否會有人故意製造轟動事件,包括涉及中共高層的醜聞。

反習派會製造輿論,習陣營應該希望努力控制輿論,但也不排除另類放風。2022年的「黑天鵝」或「灰犀牛」(註)事件應該只會更多、不會更少,就看哪些還會震驚中外了。

無論哪一件沒譜的大事,其負面影響都可能嚴重衝擊中共高層最關注的二十大,帶來難以控制的變數。2022年應該是更加撲朔迷離的一年,能夠確定的是,中共政權在下坡路上已經剎不住車了。◇

註﹕

在投資界,「黑天鵝」、「灰犀牛」兩項理論一直被大家津津樂道,黑天鵝指的是發生機率很小的巨大事件,但卻意外發生了;灰犀牛指的是大概率且影響巨大的潛在危機。灰犀牛體型笨重,反應遲緩,你能看見牠在遠處,卻毫不在意,一旦牠向你狂奔而來,一定會讓你猝不及防,直接被撲倒在地,灰犀牛並不神秘,卻更加危險,現在黑天鵝、灰犀牛全來了!這牽動著大家對今年第四季,甚至是明年全年的投資研判。(擷取自《今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