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種病毒Omicron,正在拖累中國的經濟復甦。現況是,病例數正不斷地增加,而且中國的疫苗已被證實無效。

中國共產黨(CCP)奉行「清零疫情」政策,但自Omicron爆發以來,病例數遠高於零。儘管至少有75%的人口接種了兩劑疫苗,但因Omicron而感染的人數仍持續增長。即使是第三劑科興疫苗,似乎也對Omicron毫無招架。於是,中國準備要進入第三年的封鎖,實行各種限制措施,而這也會讓經濟繼續癱瘓下去。

最近幾個月,北京一直在加強社會控制。12月28日,因為西安市當地報道,出現了810例有症狀的COVID-19病例,所以約有1,300萬居民被封鎖城內。在內蒙古,因幾十個病例,有近10,000名遊客被迫滯留。還有大約33,863人被困在上海迪士尼樂園,因為其中有一人的COVID-19檢測呈陽性。此外,兩輛開往北京的高鐵延宕,因為發現兩名機組人員與感染者有接觸,就將數百名乘客集中隔離。還有,江西省某市發現一宗個案後,便關閉所有交通號誌,藉以阻止民眾開車上街。

就連家庭寵物,也深受其害。在內蒙古,預防COVID-19的工作人員,當他們在進行屋內消毒時,甚至屠殺了被隔離民眾的寵物。在成都、哈爾濱和無錫等城市,當局進入隔離者的家的唯一目的,就是處決他們的寵物。

各大城市仍處於封城狀態,警察設置路障、學校停課、火車取消班次,以及有數百萬個COVID-19檢測正在進行中。如果在當地發現案件,地方官員將面臨處罰,因此,許多官員採取嚴厲措施,來應對疫情。中國北方城市黑河,宣布發動「人民戰爭」,以高達約15,600美元的獎勵,給舉報違反限制措施的民眾。

銷售退燒藥的藥局,必須在病毒追蹤數據庫中,登記購買者的姓名,否則恐面臨失去執照的風險。檢測呈陽性,但未到發燒門診報到的公民,也可能會遭到起訴。

中共當局不但要隔離與感染者有直接接觸的人,還要隔離他們的間接接觸者,新的追蹤規則,甚至延伸到感染者附近的人。手機APP應用程式,被應用在測試和隔離經過潛在感染區域的人。在成都,有82,000人被要求檢測,因為他們的手機出現在疑似病例的800米範圍內,且停留了10分鐘或更長時間。

北京想要消滅病毒的嘗試,已證明是失敗的。

兩年過後,我們再看疫情,適當的策略應該是「管理」,而不是「根除」才對。澳洲和新加坡等國家,已經放棄了「清零疫情」政策,因為他們意識到不可能永遠處於封鎖狀態。然而,中共正在繼續定期性的封鎖,並一再地破壞經濟;中共還透過限制旅遊和貨運,與世隔絕。

因為中國的COVID-19防疫規則突然改變,達美航空公司的一架班機,被迫在西雅圖和上海間中途折返,這使得飛機在降落美國時,造成嚴重的混亂。因為造成一些乘客的簽證和COVID-19檢測過期,理論上無法再重新進入美國。北京已決定將國際航班入境人數,保持在疫情前的2.2%,新入境者也必須隔離14天。就算是回國的中國公民,也必須完成大量的文書工作,並遞交多項COVID-19檢測報告。至於出境旅遊,政府幾乎是完全停止簽發新護照。

中共「清零疫情」政策的代價已是天文數字。

邊境已實際上關閉近兩年之久,與中國有大量貿易往來的蒙古和哈薩克斯坦等國,都遭受重大損失。2019年,蒙古33%的進口、89.1%的出口、和64.4%的貿易總額都依賴中國。到2020年邊境關閉時,蒙古對中國的出口下降到68%,而進口保持在35.2%,這是因為與2019年同期相比,礦產出口下降了約30%。在哈薩克斯坦,人們在出口和進口產業上,也都承受著經濟損失,更有數以萬計空著的貨櫃,閒置於邊境上。中國因單一感染案件而定期性地關閉海港,對全球供應鏈已造成嚴重的破壞。

中共已在進行一場科技鎮壓,而國內也正面臨一場房地產危機。浙江等地的新建設,在重複封城政策下,步調已經放緩。與此同時,由於經濟疲弱,房價一直在穩定的下跌中。

零售業的增長,也正在減緩,更低於北京原本的預期。失業率高達5%,這還不包括可能在工廠失去工作的數百萬農民工。分析師預測疲弱的經濟,將持續進入新的一年,特別是如果中共繼續施行「清零疫情」政策。然而,為了減輕打擊,中國人民銀行正計劃,向銀行系統釋放1,880億美元的流動資金,此舉將再度惡化中國的負債,粗估中國的債務已經高達GDP的300%以上。

2019年,旅遊業佔中國GDP總量的近12%。單就國內旅遊業一項,價值就達9,420億美元,提供了大約3,000萬人的生計。但2020年,旅遊業下降了約60%。由於持續的限制措施,預計它也將不會在2022年恢復。

儘管中共正在採取「清零疫情」的政策,但中共仍計劃要推展今年的冬季奧會。中央當局已下令各市政府,為數千名海外入境者,建造大規模的隔離設施。然而,這些隔離和檢測的做法,也不大可能刺激旅遊業的復甦。

作者簡介:安東尼奧‧葛雷斯佛(Antonio Graceffo)博士在亞洲生活二十多年。他畢業於上海體育大學(Shanghai University of Sport),並擁有上海交通大學(Shanghai Jiaotong University)的中國工商管理碩士學位。安東尼奧也同時是經濟學教授和中國經濟分析師,為不同國際媒體撰稿。他出版過一些中國書籍,包括「《一帶一路之外:中國的全球經濟擴張》」和「《中國經濟短程計劃》」。

原文Omicron Wrecking China‘s Economy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