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年底,中共證監會監督管理委員會(以下簡稱 「證監會」)對境內企業在海外上市的監管制度發布了徵求意見稿,其中對承銷中資企業海外上市的海外投行提出監管要求。專家分析認為,這表明中共試圖將其監管擴大到海外。而中共監管的不透明以及隨意性也使得海外投行將面臨更多監管風險。

20211224日,證監會就中國大陸境內企業境外上市相關制度規則公開徵求意見。徵求意見稿要求去海外上市的中國企業須向證券監督管理機構備案,並明確如果威脅國家安全,則不可海外上市。其中,關於要求海外投行備案的要求引人注目。

為境內企業境外上市做保薦人或主承銷商的海外投行被要求在每一筆業務開始的10個工作日內向中共證監會備案。同時,海外投行全年從事相關業務的情況也要按年度向監管部門報送,報送日期不得晚於次年131日。

如果違反規定,中共證監會會責令海外投行整改並通報所在國家的監管機構,甚至有可能會在三個月到一年內被禁止提交備案材料並會被公告。

「天鈞政經」研究員宋維駿在中國金融行業有27年的從業經驗,專注中國政治和經濟領域的方面的研究。他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說:「我覺得對於國際投行來說,備案的程序還未明晰,不過增加的成本對海外投行來講應可以承受。值得注意的是這開創了一個先例,象徵性的意義更大,也就是說中共想要控制更多。」

「如果開創了監管海外投行的先例,不知道未來中共是否會出台更多監管政策。這使得幫中資企業去境外上市的海外投行會面臨更多來自中共的監管風險。因中共的監管不透明,而且極具隨意性。滴滴上市後隨即遭到來自中共的『強監管』就是一個典型例子。」宋維駿說。

中國網約車巨頭滴滴出行NYSEDIDI)於2021630日在紐交所上市,估值達到684.9億美元,成為阿里巴巴2014年在美國上市後最大的上市案。然而,隨之而來的是監管的嚴厲審查。

202172日,中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網信辦)旗下的網絡辦公室對滴滴進行安全審查。兩日後,監管機構表示,「滴滴出行APP存在嚴重違法違規收集使用個人信息的問題,並通知應用商店下架滴滴出行APP。」然而關於滴滴如何違規使用個人信息的具體情況,監管機構並沒有明確說明。

宋維駿認為真正的原因是由於滴滴掌握大量的數據,中共認為這些威脅到其政權安全,才對滴滴採取監管行動,這並非出自於保護中國民眾的個人信息安全的考量。

遭到強監管的滴滴的財務狀況也出現了惡化。滴滴2021年上半年認列191億淨利虧損後,其淨虧損於第三季度單進一步擴大到了306億元人民幣(約合47.49億美元)。滴滴股價也顯著下跌。20211231日,滴滴的股價收盤於4.98美元,這較其14美元一股的首發價格下跌超60%

「監管部門所採取的監管行動應該超乎滴滴管理層和投行的預期」,宋維駿說道,「否則的話,他們就不會決定去美國上市了。

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曾在其發布的文件中明確指出,透明度是有效監管的核心支柱之一。世界銀行金融、競爭力與創新部門的專家洛倫佐·貝托里尼(Lorenzo Bertolini)表示,可預測性是監管透明度的關鍵層面之一。其它方面包括明確性、自主性和問責制、參與性和信息的公開獲取程度。

「中國(中共)的監管體系缺乏透明度和可預測性,監管機構更談不上具有『自主性』,因在中國,黨管一切。黨的官員權力大於行政官員,這和外國是根本的不同。」宋維駿說,「中共的政策是給外界看的,但是實際做起來是另外一套。很大程度上官員一句話就可讓監管機構對一個企業痛下殺手。」@

-----------------------

【暴風中繼續前行】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