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監管機構以國家安全為由撤銷中國電信在美國的營運權之後,中國電信卻聲稱,它將繼續留在美國。專家表示,總統可能動用一項緊急法案來對付它。

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FCC)於10月投票決定撤銷中國電信美洲分公司(CTA)在美國的營運權,並指控中國電信「受到中國政府的利用、影響和控制」。

11月17日,中國電信向DC巡迴法庭提起上訴,試圖阻止FCC禁令實施。12月3日,法院駁回中國電信的上訴。

不料,中國電信美洲分公司的一名律師在12月20日寫信給FCC主席羅森沃塞爾(Jessica Rosenworcel)表示,該公司計劃在1月3日之後繼續提供一些服務。信中說:「如果沒有來自FCC的最終事實認定和決定」,該公司打算繼續「在私人營運商的基礎上提供一些服務……以履行其合同義務並避免對其客戶的營運造成不應有的干擾」。

華盛頓智庫國際戰略研究中心(CSIS)高級副總裁兼戰略技術項目主任路易斯(James Lewis)告訴大紀元,中國電信的頑固抵抗改變不了最終走人的結局。

「他們可以挑戰FCC的命令,這就是他們正在做的事情。(但是)他們面臨的風險是,總統可以使用國際緊急狀態經濟權力法案(IEEPA)。他們可以利用IEEPA來封鎖中國電信。所以對他們來說這是一條危險的道路。他們充其量,可以推遲一周左右(被驅逐)。」

根據IEEPA,在國家面臨緊急威脅時,總統有權進行商業管制。2019年5月15日,時任總統特朗普依據IEEPA,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禁止美國企業使用可能危害美國國家安全的企業生產的電信設備。同一天,美國將華為以及70家與之有關係的企業列入「黑名單」,禁止它們在沒有取得美國政府同意的情況下購買美國的零組件。

路易斯說,IEEPA賦予總統非常廣泛的權力。「這是他們用來制裁華為和其它公司的方式。所以如果(中國電信)跟FCC走法律程序,這是行不通的,我想你會看到白宮制裁中國電信。」

中國電信在給FCC的信中說,它打算繼續提供的服務不屬於FCC要求停止其公共營運商營運命令的範疇。中國電信辯稱,這些服務符合私人承運人的要求。

路易斯表示,中國電信繼續提供的服務是否屬於FCC禁令範疇,需要由法院認定。

「這是法院必須決定的事情。所以他們可以在他們挑戰(FCC)命令的同時向法院提出挑戰。他們可以繼續運作,但前提是總統不使用他的IEEPA制裁權……但我不確定從長遠來看它(法律訴訟)會起作用,因為政府非常擔憂中國電信。」

FCC在10月26日發布聲明說,中國電信美洲公司「受到中國政府的利用、影響和控制」,極有可能「被迫遵守中國政府的要求」。聲明還說,中共政府對中國電信的所有權和控制權增加了中共政府訪問、存儲、中斷或截留美國通訊的機會,從而使他們能夠從事間諜活動和其它有害活動,因而破壞美國國家安全。

路易斯透露,情報界和一些私人公司最早在2020年初就對中國電信表示關注。美國政府對中國電信已經審查了很長時間,對它的的危害心如明鏡,因此下定決心要將其逐出美國。

兩年前,路易斯獲得了一份有關中國電信在美國存在問題的簡報,其中說中國電信有能力滲透美國電信網絡。「我不知道他們是否已經這樣做了,但如果他們選擇這樣做,或者如果他們被命令這樣做,他們當然可以。所以我認為令人擔心的是,中國電信在美國營運的氾濫會造成不可接受的風險。」

聯邦通信委員會專員斯塔克斯(Geoffrey Starks)在10月26日發布聲明說,中國電信美洲公司是一家受敵國控制的公司。該公司的母公司由一家中國國有企業控股和控制。該母公司直接對中國共產黨負責,在就重大問題做出任何決定之前必須與中共代表協商。與其它中國營運商一樣,中國電信美洲公司在中共政府要求時,必須披露敏感的客戶信息。

斯塔克斯說,事實上,中國電信美洲公司已經將其獲得的美國數據提供給境外的非美國子公司使用。據公開報道,中國電信美洲公司的網絡長期將大量信息和通信流量錯誤引流到美國境外,通常持續數月,有時還涉及美國政府流量。

路易斯表示,一旦總統動用IEEPA,不論中國電信找甚麼藉口,都不能再留在美國。

「總統可以使用國際緊急狀態經濟權力法案,這幾乎使他有權採取任何措施關閉受關注的企業。所以我認為那就是,如果中國電信不這樣做(拒絕遵守禁令),接下來會發生甚麼。如果您在那之後不久看到對它的制裁,我不會感到驚訝。」#

------------------

【暴風中繼續前行】
請訂閱新官方YouTube頻道:
https://bit.ly/2XxPrsd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