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尾,3齣香港電影《時代革命》、《花果飄零》及《濁水漂流》贏得第58屆台灣金馬獎獎項。當日,我除了為《時代革命》贏得金馬獎而歡呼之外,還很期待《時代革命》能否贏得下年3月的奧斯卡金像獎。根據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的遴選規則,台灣金馬獎最佳紀錄片《時代革命》已自動獲得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的候選資格。奧斯卡大會於上星期公佈了「最佳紀錄片」最後十五強入圍名單,但很可惜,《時代革命》最終落選。

究竟入圍名單和得獎作品是怎樣產生?首先,由奧斯卡「紀錄片分會」會員以排序投票制選出,先選出最後十五強,然後再由全體奧斯卡會員在裏面以排序投票制選出最後五強。奧斯卡會員須觀看全部五強作品後,才可投票選出得獎作品。翻查資料,參考今年3月奧斯卡的統計數字,有權投票的會員約有9,362人,他們均來自電影業界。如要入會,需要有兩名會員推薦。而曾經入圍奧斯卡獎項最後候選名單的人,都自動有權入會。

雖然奧斯卡「最佳紀錄片」得獎作品不一定講政治,例如上屆得獎作品《My Octopus Teacher》講述南非野生章魚,從而探討人與自然的關係。但對於《時代革命》竟然無法入圍奧斯卡「最佳紀錄片」最後十五強,我感到非常意外。因為現時西方國家十分關注中共威權擴張,我還以為《時代革命》入圍最後五強都不是難事。正如講述2013年烏克蘭示威的《Winter on Fire: Ukraine's Fight for Freedom》,都曾入圍2015年第88屆奧斯卡「最佳紀錄片」最後五強,但最終未能勝出。

連歌手傳記片《Billie Eilish - The World's A Little Blurry》、講述泰國洞穴救援事件的《The Rescue》、美國樂隊傳記片《The Velvet Underground》這些紀錄片都可以入圍今次最後十五強,我完全無法理解為何《時代革命》會落選。難免令我懷疑奧斯卡「紀錄片分會」自我審查,害怕得罪中國政府,擔心會影響美國電影進入中國市場,損失龐大利益。

雖然《時代革命》無緣奧斯卡,但無阻影片在國際上發行。相信在未來幾年,這齣電影紀錄片都會繼續被世界矚目,成為外國人了解中國和香港問題的參考教材。

最後,再次向周冠威導演致敬,感謝他的付出,也佩服他這刻仍然身處香港。◇

(編者按:本版文章僅代表專欄作者個人意見,不反映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