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12月起,中共開始實施一個新的法規——《地下水管理條例》,這也引發了外界對中國地下水污染的關注,此前的官方調查稱,中國大陸有超過八成的地下水遭到了嚴重污染,如今,日趨加重的水污染讓人有些觸目驚心,並且已對中國人的生存和安全構成了重大威脅。今天,我們就來一起關注一下水污染這個話題。

中國八成地下水被嚴重污染

在中共國務院11月22日舉行的政策吹風會上,中共水利部的副部長魏山忠提到,當前中國地下水的保護利用,存在兩個方面的突出問題:一是局部超採嚴重,二是污染問題突出。

首先,全中國21個省(區、市)存在不同程度的超採問題,個別地區甚至開採了深層地下水,其中華北地區最為嚴重。超採的結果就是,地下水的水位下降、含水層疏乾、水源枯竭,繼而引發了地面沉降、河湖萎縮,還有海水入侵、生態退化等問題。

另外,城鎮生活污水、工業廢水排放和農村面源污染,所導致的地下水污染的問題也不可忽視。《2020中國生態環境狀況公報》顯示,以淺層地下水水質監測為主的10,242個監測點中,Ⅰ—Ⅲ類水質的監測點只佔22.7%,也就是說,接近八成的地下水都遭受了污染。

不過,這些還都是中共自己給出的數據,真實情況應該更糟。旅居德國的著名環保生態學專家王維洛博士給出的數字是,中國87.3%的地下水資源,遭到了嚴重污染。

王維洛說,在中共建政之前,中國的地下水質和河流的水質都是非常好的。中國第一次發生水污染事件,是在50年前,北京旁邊的官廳水庫發生了水污染,河裏的魚死了,人吃了魚也中毒了。

從那時起,中國地下水的污染就從點到面,從城市到農村,不斷擴展。到了2010年,中國就有將近57%的地下水被嚴重污染了。但是,經過這十年的治理,中國現在的水污染,卻更糟糕了,達到了87%的水平。

水污染造成怎樣的嚴重後果?

那麼,水污染會造成怎樣的後果呢?我們在這裏舉一些例子。

早在2012年,加拿大著名的水文地質學家約翰‧徹里(John A. Cherry)教授就發現,珠三角地區的地下水,每升含有高達161微克的砒霜,是世衛標準的15倍。長期飲用這種水,會影響小孩子的認知能力發展;直接抽取用於灌溉,也會使農作物帶有劇毒。

去年4月,《瞭望》新聞周刊報道說,復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對上千名8~11歲的兒童以及516名孕婦的調查結果顯示,長江流域因為抗生素污染,79.6%的學齡兒童和40%的孕婦的尿液中,檢出一種或幾種抗生素。

記者調研發現,水中的抗生素,主要來自於醫院和藥廠的廢水,還有水產和畜禽養殖用的廢水,以及垃圾填埋場。比如,不少養殖戶,為了降低生豬、肉雞、水產的發病感染率,習慣在飼料中添加各類抗生素。

另外,清華大學研究團隊今年1月發表的一項研究顯示,將近一億中國人飲用的水中,含有的有害化學物質「全氟和多氟烷基物質」(PFASs)超過安全限值。

研究團隊對66個城市的4.5億人口進行了監測,發現超過20%的城市沒有達到安全水準。水污染最嚴重的,是工業活動最密集、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區,包括蘇州、無錫、杭州和廣東佛山。

根據世衛組織的調查,人類的疾病80%都和水有關,飲用不良水質可導致的疾病,多達50多種,包括消化疾病、傳染病,以及各種皮膚病、糖尿病、癌症等等。

而相關資料顯示,中國有24%的人口,在飲用不良水質的水,3,000萬人飲用高硬質水,5,000萬人飲用高氟化物水,而且這些數字還在逐年上升。

中國的地下水是怎麼被污染的?

那麼,中國的地下水污染是怎麼發生的?

王維洛認為,地下水污染的第一個來源,就是地表水的污染。而地表水的污染源來自工業、生活和農業。

首先,中國很多工廠的污水處理深度不足,甚至是直接把污水排入了河流或者湖泊之中。比如,2013年,由中國人民大學環境學院的院長馬中牽頭完成的一項調查發現,每年可能有160億噸的工業廢水,被企業偷偷排入地下。

其次,中國幾乎每個城市都有生活污水處理廠,但處理的深度不足,有的為了省錢,乾脆就不處理,裝個樣子而已,但是,污水處理費是照收的。

再有,中國的農業使用大量的化肥和農藥,所以也會直接污染地表水。

地下水污染的第二個來源,就是被直接污染,比如發生石油管道洩漏,或是城市排污管道洩漏等。

還有一個來源,就是工業廢物或者是礦場的廢渣。王維洛說,中國會把未經處理的有毒的工業廢物堆積起來,然後建一個像水庫一樣的大壩,把這些廢物堆在大壩後邊,但是這些工業廢物的滲水會污染地下水,而這樣的大壩在中國有2萬座。

此外,由於地下水超採導致地面沉降,為了防止地下水位繼續下降,中國一些所謂的科學家就建議把廢水往回灌,用壓力泵把它壓下去。但是,這個髒水就永遠也洗不出來了,因為地下水的交換很慢,流動也很慢。特別是進入到隔水層以下的深層的地下水,幾乎和上面是沒有交換的。

所以,有的科學家說,要治理中國的地下水污染,需要一千年,而這完全就是一場人禍,是制度造就的污染,比環境污染更可怕。

除了地下水被污染,中國城市的飲用水也不安全。因為中國97%以上的自來水廠,仍然採用100多年前英國人發明的、傳統的消毒四步法。這種工藝對水質渾濁,還有微生物污染非常有效,但是,無法應對現在的水質污染,因為現在主要是化學微污染。

除了水源的污染,自來水供水設施所導致的二次供水污染,也面臨著嚴峻的局面。比如,從自來水廠到用戶家裏需要使用很長的管道,時間可能長達一周。在這期間,如果管道陳舊破損,發生一些物理、化學變化,都會導致水質變差。

大家知道,有越來越多的中國人習慣飲用瓶裝水,或者是在家中安裝淨水設備,原因就是因為中國的飲用水質量太差,所以,也難怪賣農夫山泉的商人鐘睒睒,竟然能超越阿里巴巴的馬雲和騰訊的馬化騰,一度登頂中國首富。

中共治理水污染的「奇葩」手段

那麼,面對嚴重的水污染,中共是怎麼治理的呢?可以說,一些手段很奇葩。

首先,水質不達標不要緊,它可以降低水質標準。

王維洛表示,按照中國以前的定義,水質分為五類,第一類是最好的,第三類是可以喝的,但是現在,在五類後面加一類叫劣五類,變成了六類。所以,中國現在的第三類,是以前的第四類,而以前的第四類是不能喝的,不能作為飲用水的。

另外,中共政府在2006年指定了一個飲用水標準(GB 5749-2006),把原來的35個標準增加到106個標準,號稱是參照了世界衛生組織以及美國、歐盟和日本的飲用水標準,是世界上最嚴格的這個標準,嚴格到不能測出大腸桿菌,就是說中國的自來水是可以直接生著喝的,就是不用燒過,接了就能喝的。

但事實上,中國沒有任何一個水廠的自來水是符合這個標準的。有的水廠只能符合其中的15個標準;好一點的水廠,能夠符合36個標準,但是沒有一個水廠說它106個標準都合格。

更讓人大跌眼鏡的是,這個號稱世界上最嚴格的飲用水標準,根本名不符實。比如,今年6月28日,中新網發表了一篇文章,被中國各大網站紛紛轉載。報道說,日本對全國河流和地下水進行的調查發現,12個都府縣中有21處地點的有機氟化合物的濃度超標。按照日本的暫定標準,1公升水中所含的有機氟化合物不能超過50納克,而濃度最高的大阪市達到了每公升5,500納克,超標110倍。

但是,報道中講了半天日本,卻完全沒有提到中國的標準是多少,不過,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根據中共2006年發布的這個生活飲用水衛生標準,每公升地下水中的氟化物含量不得超過1毫克。那麼1毫克是多少呢?就是100萬納克,也就是日本暫定標準的2萬倍。換句話說,日本氟化物超標最嚴重的地下水,都比中國的普通飲用水乾淨180倍。

所以有評論說,中國的媒體從來不肯或不敢全面地告訴公眾一個事實,都想把人們的智商和情商帶進溝裏去。

另一個例子就是,在1984年,中國農村已經有飲用水標準,共有20項指標,而城市的飲用水指標有35項;到了2006年,城市的飲用水指標增加到了106項,而農村的標準不僅沒有增加,還減少成了14項;到了2018年,中國又發布了新的《農村飲水安全評價准則》,其中,水質指標只剩下了兩項,第一個,是用眼睛看水沒有雜質,第二個,是聞起來沒有特殊味道。所以,王維洛說,這就是中國農村水質標準的現狀。

此外,中共還有一個「奇葩」手段,就是不去解決問題,而是去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比如,江蘇環保人士吳立紅,從90年代初開始就致力於太湖生態保護,被稱為「太湖衛士」,但是,因為他拍攝了大量的太湖等地方環境受到污染的照片,並且舉報和參與查處了200多家污染企業,也因此成為了當地企業和政府的「眼中釘」,2007年的時候,吳立紅被抓,還被刑訊逼供,後來被判了3年監禁。

還有,中國的紀實攝影師盧廣,因為關注中國污染問題,獲得了多個國際大獎,他的足跡幾乎遍布中國。他曾回憶說,在河南洪河流域,一個600多人的村莊,每年要死20多個癌症病人,三個工廠的污水已經把這條河污染20多年了,整個河流是紅色的。

2018年11月初,這名獨立攝影師在前往新疆時,突然被中共警方拘押,幾個月後才被放出來。盧廣曾經說,他很欣賞無國界醫生組織創始人庫什納的一句話,「如果沒有照片,屠殺就不存在」。顯然,中共的目的是要做到,「如果沒有照片,污染就不存在」。

在過去幾十年來,中國依靠低人權、低保障、高耗能、高污染的「黑色經濟」模式,快速發展成了「世界工廠」和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與此同時,也導致不斷加劇的環境污染、資源的損耗,還有生態系統的破壞。

香港中文大學三年前的一項研究顯示,光是空氣污染導致的早死和糧食減產,就可能讓中國經濟每年遭受2,600多億元人民幣的損失。王維洛也曾經說過,按照最樂觀的估算,中國生態資源環境的破壞,也超過了GDP的發展。作家鄭義也說過,山河破碎的代價,讓中國失去了未來發展的潛力。

但是,中共為了發展經濟,不惜代價毀壞環境,最終受苦的卻還是中國的老百姓。@

財商經濟研究所
策劃:宇文銘
撰文:李松筠
編輯:蔚然、宇文銘
粵語配音:Ada
剪輯:曲歌
監製:文靜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