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拍攝的《時代革命》紀錄片未能於香港上演,近日在美國首次公映,得到廣大迴響。身在美國的香港民主協會(HKDC)顧問張崑陽,分享協會舉辦放映會的經過及觀後感。

張崑陽表示,香港民主協會HKDC,是在美國華盛頓的一個組織,之前就舉辦了《時代革命》放映會。而這一部電影第一次在全球公映,就是在美國,7個城市有可能超過40個場次。無論美國人、香港在美國的朋友,都很踴躍買票去觀賞支持。

把真相還原出來 讓人們反思

「因為周冠威導演拍攝得相當好,可以將整個香港、一個很精彩的運動,精簡地描繪出當中的一些細節,甚至以不同的角度,通過一些訪問,一一把它們還原出來,使人們可以看到很多以前對於這個運動未必熟悉的各種面貌。」

張崑陽讚揚導演周冠威是一個很勇敢的香港人,也祝賀他在台灣金馬獎獲得了最佳紀錄片。他提到,電影中有一幕很深刻,是以很大篇幅,說一個關於「開家長車」去救「手足」的情節。如果不是看了這部影片,不可能知道他們是怎麼組織起來的,他認為這些人都很了不起。因此,看完《時代革命》,其實是讓自己和大家有一個更好的機會去反思整個活動,重新找回勇氣和能量,之後繼續去抗爭。

「這部片的最後,黃之鋒在集會上說了一些話,非常地振奮人心。其實,這個集會是我在2019年搞的。」張崑陽覺得,黃之鋒這樣就被判刑一年,實在令人痛心,香港已經和以前不一樣了。

很多事情,原來竟然是要透過這些畫面去回顧。在《時代革命》裏面追憶一些很熟悉的人、事與物,而其中很多人現在都已經在坐牢,真的讓人不勝唏噓、惋惜不已。「但這件事情也在提醒自己,我們在海外還有自由的空間、自由的思想,要繼續努力,不要辜負正在坐牢的人。」

「電影裏面有很多篇幅提到理大衛城、中大的保衛戰,看到一些十多歲的年輕人,在前線如何抵抗警察,是很難不感動的。它的催淚程度,比起《理大衛城》和《佔領立法會》真的是有過之而無不及,觀眾都哭得相當激動。」

張崑陽透露,未來會嘗試是否在明年春季舉辦第二輪、第三輪的放映會。其實,HKDC有一個很重要的目的,就是邀請美國的政治人物去觀看《時代革命》,希望他們能夠深受感動,再給香港多一些幫助。

同時,他也希望《時代革命》可以代表香港去角逐奧斯卡金像獎。所以他想邀請在美國、在荷里活工作的電影評論員、電影從業員,去看這一部代表香港的紀錄片。希望他們可以有所啟發、有所感觸,然後將對這部紀錄片的一些評論與迴響帶回荷里活。更進一步,希望《時代革命》可以入選奧斯卡。

「《時代革命》這一部紀錄片,其實是一本史書,記載港共政權的種種惡行,把血債的歷史描繪得一清二楚。香港特區政府所有官員的惡行,都會被記住,《時代革命》讓全世界知道,香港政府、警察究竟是怎樣的邪惡和殘酷不仁」。

中共喉舌抹黑張崑陽

翌日尷尬撤回文章

此前,張崑陽被邀請參加拿大的哈利法克斯 International Security Forum,國際上一個負盛名的論壇。出席的全部都是國家領袖,而且集中在軍事方面,比如加拿大的國防部部長、美軍的印太司令部的司令、北約軍事委員會主席……等等。事實上,整個論壇,齊集了全球不同地區的軍事、專家、人才、政府代表和民間領袖,集中的討論中國所帶來的威脅。

而整件事其實對香港人來講,是一個很大的嘗試,張崑陽是唯一一位香港代表出席論壇,也在其中一個閉門論壇中發表演講。「事後,也有很多不同國家的外交官,都表示很喜歡我的分享,也希望香港可以加油。」張崑陽說道。

論壇之後,中共喉舌《環球網》發表一篇文章,批評張崑陽「混入」國際會議向北約官員抨擊中國,但這篇文章第二天卻離奇的撤稿。「首先第一件事,甚麼叫混入呢,我是光明正大被邀請。事實上,也不是那麼容易混入,因為可以進去的全部是不同的民間領袖,更多的是官方代表,甚至是很頂級的軍人,或者部長。甚至我被邀請的時候,也事先調查確保我不會是中共間諜。」

至於為甚麼要撤稿?張崑陽表示,這件事情很有趣,其實整個論壇主題是要針對中國,所以北約軍事委員會主席,發表的言論都以中國為核心,覺得北約要團結去面對中國的威脅。

張崑陽接著說,中國的威脅,對於北約這個二戰後的組織來講,其實是下一個需要去處理的重要對象。各個國家的軍事領袖,一致覺得中國是一個最大的威脅,所以《環球網》講的完全是違反事實。「中國真的得罪太多人了!它們知道自己理虧,所以只能撤稿。我的判斷就是這麼簡單,這些喉舌的智商是相當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