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把在台灣生活了幾千年的原住民也當成了「統戰目標」,通過免費旅遊、文化交流等方式來進行拉攏,企圖讓他們支持中共的「統一台灣」,但他們明確表示對此不會買帳。

台灣原住民族是17世紀漢族移民進入前,就已定居在此的數十個語言及生活方式不同之族群,他們屬於南島民族,然而在具有戰略意義的印太關係、台海關係中,他們經常被忽視。

台灣的原住民族之一———泰雅族,是個神秘的民族,他們世代守護著祖先居住的地方。泰雅族與台灣其它15個官方認可的原住民群體一起,約佔台灣2,350萬人口的2.4%。

英國《每日電訊報》12月25日報道,台灣有大約五十多萬南島人,他們的祖先六千多年前在台灣定居,而中共只有100年的歷史,因此他們的存在本身,就讓中共對台灣的主張顯得蒼白無力。

自1980年代以來,北京一直通過資助旅行等活動來拉攏原住民,企圖培養他們對中共的好感,甚至利用他們來佐證中共統一台灣的「合理性」。

原住民社區的領袖告訴《每日電訊報》,有些中共安排的旅行是為了休閒、參觀主要旅遊景點,有時是以「教育交流」的形式出現,這些活動在疫情前經常出現。

台灣原住民族獨立音樂女歌手庫穗(Panai Kusui,父親是卑南族,母親是阿美族)也是一位社會活動家,她說,自己家鄉的成員被邀請到中國旅行,她相信這已經培養了一些親北京的觀點,然後在社交媒體上反映出來,「(這些訪問)通常都是打著文化交流的名義。」她說。

台灣政府也已經認識這個問題,總統府發言人尤達卡(Kolas Yotaka)表示,這些旅行「沒有意義」,因為原住民不會認為自己是中國人,「中國(中共)試圖讓原住民到中國進行『文化交流』,跟他們玩遊戲,但對大多數原住民來說,那只是個坐坐飛機、出門旅行的機會。」她說。

「原住民對台灣主權具有特殊的政治意義和象徵意義。中國(中共)把經濟上處於弱勢的原住民當作目標,當宣傳工具。」尤達卡補充說,原住民在「歷史、文化、基因上」都是台灣南島家庭的一部份。

在台灣苗栗縣,原住民過渡司法委員會(Indigenous Transitional Justice Committee)的泰雅代表 Akyo 先生表示,中共大力拉攏一些有身份、有名望的原住民,「尤其是輿論代表、立法委員、縣議員​​和縣長」,他說,教師和大學教授也受到了歡迎和款待。

但他對中共的做法表示懷疑,因為人們目睹中共對新疆、對香港民主人士的鎮壓力度越來越大,而且更多的中共軍機在擾台。他說,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對台灣的威脅使原住民望而卻步。

習近平在 2019 年的講話強調,不承諾放棄使用武力來「統一台灣」,這引發台灣二十多個部落的原住民領導人發出公開反對信,他們回應:「台灣是我們幾代祖先生活和保護的聖地」。他們說這個地方不屬於中共。

「我們認為這很荒謬,他(習近平)瘋了。」Akyo 強調,他的社區強烈反對北京的野心,「僅僅他們統治台灣的想法,就讓我們強烈反對。你可以追溯泰雅族的歷史,我們反抗荷蘭、日本和軍事統治,我們毫無疑問也會反抗中國共產黨。」他說。

自1990年代台灣民主轉型以來,歷屆台灣政府都試圖將原住民文化作為台灣文化的一部份,政府進行了修訂教科書、資助歷史遺蹟,並成立跟原住民相關的委員會等。

《每日電訊報》引述台灣國立屏東大學講師 Dremedreman Curimudjuq 的話說,年輕一代的原住民在表達自己的聲音和獨特身份方面,越來越有信心。

「我們非常強烈地認同自己是台灣原住民。我們已經在台灣爭取到了權利,因為我們認為自己是這裏的第一(最古老的)民族。」她說,年輕人很少理睬習近平對台灣的主張,「我們不屬於任何人。」#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