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商務部12月16日再次將34個中國企業及機構列入貿易「實體清單」(Entity List),限制向這些實體出口美國技術和產品。其中一家中企被指控幫助中共發展「腦控武器」。專家認為,美國的制裁使中共研究腦控武器的說法越來越可信。

中共研製「腦控武器」首次被列為制裁理由

美商務部指控中共解放軍軍事醫學研究院(Academy of Military Medical Sciences,縮寫AMMS)及其11個附屬研究所,使用生物科技支持中共軍事目的和侵犯人權的行為,包括發展所謂的「腦控武器(brain-control weaponry)」。在闡明制裁理由時,美商務部罕見地曝光了從未被中共承認的「腦控武器」。

美國安全政策中心高級研究員、退休美國海軍陸戰隊上校紐斯山姆(Grant Newsham)告訴《大紀元時報》:「美國的制裁說明,拜登政府已經看到或聽到了令他們擔憂的事情。他們不只是隨意實施這些制裁,重要的是他們特別提到了所謂的『大腦控制武器』。」

2016年,在古巴首都夏灣拿的數十名美國中情局官員出現了與腦部有關的神秘疾病,包括頭痛、噁心、聽力受損等,類似受到聲波攻擊的症狀,引發了「微波攻擊」等多種猜測。這種症狀至今未能得到醫學上的解釋,被稱為「夏灣拿綜合症」。

2018年,美國駐廣州外交官碰到了同樣的情況,美國政府被迫撤走部份外交官。中共外交部當時表示,曾經對此展開調查,但無果。

近年來,美國政府的外交官和情報官員在歐洲和亞洲陸續遭遇過夏灣拿綜合症。

《紐約時報》等美媒報道說,夏灣拿綜合症或與微波傷害有關聯,而中共、俄羅斯等國都被認為擁有製造基本微波武器的技術。

不過,在美國商務部首次將「腦控武器」正式列為制裁理由之前,西方主流媒體很少將夏灣拿綜合症與腦控武器或中共關聯起來。

紐斯山姆認為,儘管證據還未披露,但美國駐中國外交官的所謂夏灣拿綜合症與這種「大腦控制」武器有關。出於某種原因,美國政府和國務院長期以來一直否認存在所謂的「夏灣拿綜合症」,但最近這種說法越來越可信。

紐斯山姆說:「人們普遍認為,中國(中共)長期以來一直在進行全面的生物戰試驗,即使不是徹底的武器化。據報道,中共對這一領域的國際條約毫不在意。」

美國商業部黑名單中的中共解放軍軍事醫學研究院研究了「腦機接口」(BCI, brain-computer interface)技術,包括將電極植入獼猴等活猴子的大腦。根據Elsa Kania在2020年國防大學出版物中說,「AMMS的研究人員正在使用獼猴來研究涉及在大腦中植入電極的腦機接口技術。」

《大紀元》發現,AMMS放射與輻射醫學研究所的徐新萍,在2012年的研究《近似熵在微波輻射致獼猴腦損傷檢測中的應用》(網絡存檔)和2016年的報告《微波連續輻射致大鼠腦功能和結構損傷的遠後效應研究》(網絡存檔)中,對微波輻射對獼猴腦和大鼠腦造成的功能和結構損傷,進行了深入的研究。

上述兩個項目都是中共軍事醫學研究院(AMMS)針對微波輻射對腦部損傷展開的研究,與中國民眾所指控的中共腦控武器直接相關。前者是中共軍方的全軍醫藥衛生「十一五」科技攻關項目,後者是中共的國家自然科學基金資助項目。

分析:中共利用洗腦控制其人民

據美國商務部長雷蒙多(Gina Raimondo)稱,「中國(中共)選擇使用這些技術來控制其人民,並壓制少數民族和宗教少數群體的成員。」

英文大紀元作家科爾(Anders Corr)撰文表示,中共軍隊的大腦控制研究尤其令人擔憂,因為中共有種族滅絕和對少數民族洗腦的歷史。

「美國和其它政府已經認識到,根據聯合國的定義,針對中國維吾爾少數民族的種族滅絕正在進行中。可以說,針對法輪功修煉者和藏人的群體滅絕也正在進行中。」

他在文章中說,據研究人員和美國政府官員稱,北京政權已將超過100萬人關押在「再教育」拘留設施中,試圖將其宗教和少數民族改造為「優秀」的共產主義者。估計在過去幾年裏有多達100萬到300萬維吾爾人在再教育營中,儘管學術意見確定的數字是100萬到200萬之間。

紐斯山姆對大紀元說,中共一直試圖使用生物技術和醫學(精神病學)來控制,甚至摧毀任何潛在的對手。

「回想一下,中國共產黨人現在如何將異見人士關進精神病院,並用改變精神的藥物攻擊他們。……可怕的極權主義政權是沒有底線的。」

最著名的關於維吾爾族大屠殺研究人員之一曾茲(Adrian Zenz)博士分析了來自中共的證據,表明維吾爾人在再教育營接受「洗腦」。

新疆新源縣司法局2017年的工作計劃,在涉及到『集中改造教育工作』的標題下,報告稱常態開展「洗腦淨心扶正祛邪」教育轉化工作。(網絡截圖)
新疆新源縣司法局2017年的工作計劃,在涉及到『集中改造教育工作』的標題下,報告稱常態開展「洗腦淨心扶正祛邪」教育轉化工作。(網絡截圖)

他在2019年同行評審論文中記錄了中共政權的聲明,這些聲明稱要「清洗被關押者的大腦」。曾茲說:「與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相同,那些被強制洗腦的(維吾爾)人被稱為『被教育轉化者』。」

他獲得了一份中共機密文件,「(其中)規定,表現出反抗跡象的被拘留者將受到『襲擊式教育轉化』」。

曾茲在推特上援引新疆新源縣司法局2017年的工作計劃,在涉及到『集中改造教育工作』的標題下,報告稱常態開展「洗腦」教育轉化工作。

中共軍方宣稱未來戰爭或將從「腦皮層」打響

大紀元曾多次收到並報道中國民眾自述遭中共腦控的經歷,中共官方也曾宣稱,未來戰爭或將從「腦皮層」打響。

例如,中共解放軍軍事醫學研究院(AMMS)曾於2019年5月29日申請專利《基於腦電信號採集的虛擬現實交互方法及裝置》;發明人為賀浩宸、李春永、岳敬偉。(專利超連結;存檔)根據該專利自述,其重點是非侵入式採集對象的腦電信號,並利用虛擬現實設備進行交互,或實施控制。

中共軍方《解放軍報》2018年6月發表《未來戰爭或將從「腦皮層」打響——腦控武器:亦真亦幻有點「玄」》的文章,明確提出了腦控武器這個名詞,並稱未來戰爭或將從「腦皮層」打響。

中共AMMS下屬放射與輻射醫學研究所2012年曾經發表題為「意識控制武器與行為學圖像數據庫的建立」的論文(下載超連結)。該論文介紹說,意識控制武器(又稱思想控制武器)可以通過視覺、聽覺、觸覺、味覺、嗅覺、情緒、潛意識、夢境等方面對人實施控制。

AMMS的研究人員在該論文中說,該研究的重點是建立能引起人類攻擊性行為的情感圖像和影像數據庫,「將它作為一種攻擊型武器的彈藥」「形成攻擊型意識控制武器」。

媒體曝光投資中共生物技術的美國公司

《金融時報》援引一位美國高級官員的話說,中國(中共)利用新的生物技術來嘗試未來的軍事應用,包括「基因編輯、人類性能增強和腦機接口」。在中國新疆地區使用無人機、面部辨識、網絡安全、人工智能和雲超級計算進行監控的中國公司也被列入美國新的黑名單,包括財政部的黑名單。

據《金融時報》報道,美國主要投資者——包括Accel、Kleiner Perkins、GGV Capital、Glade Brook Capital Partners、Qualcomm Ventures、Silver Lake和Tiger Global Management——曾對黑名單公司投資,需要清償。

分析:制止中共生物戰 也需制裁個人

12月16日的制裁是美國第一次對中共的腦控武器研究機構進行限制。專家分析,此類制裁也應該針對責任人個人;另外,美國和其盟國也應對本國與上述中企合作的公司進行制裁。

紐斯山姆對大紀元說,美國制裁的目的是想要投資中國(中共)並與之合作的美國人(和其他人)知道這種「合作」是被禁止的,「將情報資源集中研究在中國(中共)侵犯人權及其生物技術、化學武器、認知武器等武器的關係上。」

他強調,對抗生物武器等的一種方法是「間接」追蹤那些「批准」此類武器開發的人,「制裁公司固然好,但這種『針對個人』的做法也值得一試。」

專欄作家Stu Crvk接受採訪時強調,任何與中國生物技術公司合作的美國生物技術公司都應該受到美國政府的制裁,因為每家中國生物技術公司都有雙重責任,包括支持中共軍方。

他說,另外其它美國盟友如加拿大,也應全面仿傚美國,制裁任何與中國生物技術公司合作的本國生物技術公司。#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