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香港主權移交前豎立於港大校園的國殤之柱雕塑昨日(23日)凌晨被港大校方清拆並移除。校方稱,雕塑已經老化,而且為大學帶來違法風險。創作者高志活批評港大損壞其私人財產,香港已成不保護人民、藝術及私有財產的法外之地。

22日深夜,香港大學派出工人將紀念六四的雕塑國殤之柱圍封拆走。記者現場所見,他們在地上及一樓平台架起黃色圍板,又拉起白布遮蓋國殤之柱。有大學保安伸手擋記者鏡頭並指不要拍攝,並拒絕回答記者提問。

23日凌晨2時,工人把原先圍於國殤之柱的石塊移到一旁。同時,在校園外,亦有吊臂車運來20呎貨櫃。警方派出機動部隊成員在香港大學外圍戒備。

有港大學生在拆卸國殤之柱現場守候,表示要見證這歷史時刻。有大陸來港的學生表示,國殤之柱對港大及香港都有很大象徵意義,國殤之柱被移除,意味著香港自由被收窄,大眾不能在香港輕易公開談論六四。

凌晨4時,香港大學安排的工人已將「國殤之柱」分拆成數段,用類似白色帆布包裹,再用吊臂車逐件吊起放進貨櫃內。早上約7時,載有國殤之柱的貨櫃車離開香港大學,將雕塑運往位於元朗石崗的香港大學嘉道理中心。

港大稱雕像老化 展示涉法律風險

港大昨日發聲明,稱校委會於22日會議上決定移走處於校園内、名為「國殤之柱」的雕像。港大表示,該雕像已日久老化,大學關注其帶來的潛在安全問題;又稱大學最近諮詢法律意見,認為繼續容許該雕像於校園展示,會為大學帶來觸犯本港刑事罪行條例的法律風險。

校委會中的本科生代表黃靖軒向傳媒表示,對校委會決定感到無奈、無助,雖然有份開會但改變不到結果。他也對短短數小時內移除雕塑感到震驚。他指整件事很倉促,會議前一日才發放會章(議程),無提及要移除國殤之柱,只提到要商討一些「風險緩解」(risk mitigating)事宜。他認為事件令校方聲譽受到影響。

高志活斥港大濫權 如有損毀將索償

國殤之柱的創作者丹麥雕塑家高志活(Jens Galschiøt)於香港時間23日凌晨在Twitter上發表公開信。

他重申「國殤之柱」是其私人財產,借給港大展出,對港大拆卸他的私人財產感到震驚。他要求港大妥善保管雕像,如有損毀將提出索償。他說,自己和代表律師近3個月多次聯繫港大商討搬走雕塑的事宜都不果。多國表示願意接受國殤之柱,丹麥外長也提出幫助,但港大與有關當局沒有回應。

高志活形容今次事件是「濫權(abuse)」,認為香港已成為不保護人民、藝術及私有財產的法外之地,並呼籲港人去港大記錄這一切。

王丹:中共心虛 掩耳盜鈴

八九學運領袖王丹在其Facebook專頁發文,對港大拆走國殤之柱表示極為憤慨,對港府和背後的中共表達強烈譴責。王丹斥責拆走國殤之柱是用卑劣的手段試圖抹去血寫的歷史記憶。他認為,拆走國殤之柱證明了中共和港府的心虛,「中共當局及港府認為這樣就可以掩蓋他們的罪行,是典型的掩耳盜鈴之舉。」

王丹也透露,將在紐約建立新的六四大屠殺紀念館。他說:「他們可以關閉一個紀念館,我們也一定會建立起更多的紀念館!他們可以拆走一座紀念碑,我們也一定會建立起更多的紀念碑!」

主權移交前豎立港大 被指言論自由試金石

國殤之柱雕塑是丹麥雕塑家高志活的作品,刻有身軀扭曲面容痛苦的人像,象徵血腥鎮壓的死難者,基座以紅字刻上「六四屠殺」和「老人豈能夠殺光年輕人」等字樣。香港主權移交前夕,高志活聯絡支聯會將國殤之柱運抵香港,視為「香港言論自由試金石」。

1997年6月4日,國殤之柱在維園六四晚會上展示。當晚,港大學生與其他市民將國殤之柱運抵港大校園,一度受到警方阻止,不過最終在與校方交涉後,得以豎立在港大黃克競樓平台。國殤之柱在接下來一年在各大專院校巡迴展出。

1998年,港大學生會經過全民投票通過長期在校園內展示國殤之柱。由1998年以來,每年6月4日洗刷國殤之柱,成為港大學生會的一項傳統,一直延續至今年六四。

在「國安法」通過一年後,有親共團體指國殤之柱涉違「國安法」。支聯會也於今年9月遭港府控告「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並於10月26日遭港府剔除公司註冊。今年10月,港大委託向支聯會發信,要求移走國殤之柱。在國際社會譴責中,代表港大的律師行孖士打律師行(Mayer Brown)宣布停止代理港大處理國殤之柱。高志活多次發出聲明表示會將「國殤之柱」移離香港,但表示一直未收到港大回覆。◇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