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宋庚一職業學院女教師宋庚一,在課堂上講述南京大屠殺事件時,因質疑大屠殺死亡人數的數據而遭到學生舉報,導致女教師被學校開除。

雖然上傳影片的學生對宋老師的講課內容進行了刪減編輯,但後續終於有完整影片出現。影片中,她說:「當年日軍確實在南京做了反人類的行為。為甚麼他們會做出如此反人類的行為?我覺得要特別去研究,特別要研究的一點,當年的侵華日軍到底在南京殺了多少人?30萬人是沒有數據支持的。30萬人是從一個人的筆記裏面大概估計的,也有估計3,000的,有估計2萬的,有估計50萬的,有估計7萬的。『解放』之後,中國歷史學家找了其中一個人的話語,30萬作為南京大屠殺的數據,然後一直保留下來。」

南京大屠殺紀念館官方最新公布的南京大屠殺死亡數字為10,635人。據此可以看出,宋庚一質疑死亡30萬人的準確性並無任何不妥。但學校很快便以「造成重大教學事故和不良社會影響」為由,將其開除。

宋庚一不是第一個,相信也不會是最後一個被學生舉報道致被開除或調崗的老師,中共的反智教育將學生變成了偏激、狹隘,缺乏獨立思考、沒有反思精神、人云亦云的小粉紅,更甚者是被學校指派監視老師言行的特務密探。

學生舉報老師的事件近些年頻頻發生。浙江傳媒學院文學院副院長趙思運,因在2018級新生開學典禮致辭時鼓勵學生培養獨立人格,被學生舉報。校方稱其「存在違反政治紀律的問題」,給予黨內嚴重警告處分。

2018年5月,原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副教授翟桔紅,因在課堂中批評習近平修憲,被學生舉報。遭到停職、開除黨籍和吊銷教師資格證的處罰。

2019年2月25日,重慶師範大學副教授唐雲在《魯迅研究》課堂裏發表「損害國家聲譽」的言論,被撤銷教師資格及降低行政崗位等級。

2019年8月,電子科技大學教授鄭文鋒因稱「四大發明在世界上都不領先」,被停職兩年。

2019年12月6日,四川輕化工大學教師李志,因「多次發表或談論不當言論」,被處行政記過處分並調離工作崗位,至圖書館任職。

一位好心的老師告訴李志,「別對這些學生太掏心掏肺,班裏有專門安排的檢舉員,真話別全說,最好全不說,別拓展任何內容,上完課就走人,考試隨便對付一下,沒人追究你責任。」

中共對學校意識形態方面加強了控制,當前的校園生態,導致有獨立思想、想認真教學的老師不但沒有市場,而且還存在風險,一個不留神,就會被無處不在的學校「信息員」舉報。

網文《十大高校信息員制度對比》顯示,早在2010年之前,包括北大、清華、南開、人大、復旦等中國各高校就建立了「信息員」制度,如《吉林大學學生信息員工作條例》規定:學生信息員每學院5名,任期1-3年,每年反饋信息至少20次,主要任務是監視教師。而且「學生信息員只負責對信息的提供, 不必要對情況進行詳細調查, 信息是否屬實由學院和學校負責核實。」

為了調動「信息員」的積極性,除入黨等精神獎勵之外,「信息員」還會得到物質獎勵。《湖南商學院信息員獎勵辦法》中稱,信息員要「公、秘結合,定期講評,表揚為主,適當獎勵」;獎勵經費發放原則是「無論是公開的信息員還是秘密的信息員,不得有兩人同場領取獎勵經費,確保信息工作的隱秘性」,「為確保信息員身份的秘密性,信息員在領取獎勵經費時在表中籤本人代號,同時出具收條」,而「凡符合省、市公安機關,省高校工委規定應給予獎勵的,則依據相關規定進行獎勵。」

可見,「信息員」工作的保密級別甚高,就連領取獎金時都不能互相見面,簽名都要簽代號,而且與公安機關有直接的上下級關係,堪與中共的特務相比擬。

尊師重教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古人云:「一日為師,終身為父」,而當今中共國內頻頻發生的學生舉報老師事件,跟學生自小就受到中共的灌輸教育息息相關。中共破壞中華傳統文化,用黨文化對學生進行洗腦。孩子們從幼兒園開始就接受中共的洗腦灌輸,從小學一直到大學,中國學生的課程中一直有思想政治課。其宗旨就是證明「只有共產黨才能救中國,只有社會主義才能發展中國」。

近年來中共更是加大了對思想教育方面的控制。「思政課程」已經演變成當今的「課程思政」,把對學生的洗腦有意識地融入各門課程的教育中,全方位、無遺漏地對學生進行洗腦灌輸。中共要求「課程思政」教育應「具備360度德育『大熔爐』的合力作用」。 即使技術性相對較強的專業課程,也要求「深入挖掘課程思政元素,有機融入課程教學,達到潤物無聲的育人效果」。

因此,一些高校要求老師講課不要講思想、觀點;數學老師講微積分時,要強調中國的割圓術是微積分的源頭和祖宗;講世界發明創造,要先講四大發明是一切發明的源頭;電腦老師要強調電腦的二進制來自易經;化學老師要強調煉丹術是化學和物理的祖宗……

很多老師對於這樣的牽強附會、謊話連篇感到無奈。中共對學生的洗腦教育加碼,就是要把中共虛假而扭曲的世界觀、人生觀強加給學生,讓他們順著中共的思路想問題、按照中共的要求去做事,達到維護中共政權穩固的目的。

舉報宋庚一的學生應該不是「信息員」,因為他把影片直接發到了社交平台上而不是報告給校方。網友稱:「如此可怕的學生,一旦走入社會,將是人類的公害」。可怕就可怕在他已經將中共的洗腦內化成了自身的思想,成為了中共思維模式的代言人;可怕就可怕在如果我們培養出的都是這樣的小粉紅或小密探,那麼中國的未來,尤其是這些人的未來堪憂。#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