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片《北京之春》(Beijing Spring)與《時代革命》(Revolution of Our Times)17日分別在帕薩迪納與荷里活的影院上映,這兩部講述中國人民追求自由、對抗極權的紀錄片在國際廣受好評,在大陸卻遭禁映。

12月14日(周二)晚場《時代革命》影片播放結束後,觀眾席爆出「香港人加油」等呼聲。結束前的問答分享時間,觀眾反響熱烈;除了香港人之外,亦有拉丁裔與非裔、白人前往觀影。

洛杉磯香港論壇(HKFLA)在網絡社群平台貼出眾人在電影院觀看《時代革命》的合照,全場滿座;但所有人的臉部都模糊處理──猶如紀綠片中許多抗爭者可能遭受香港《國安法》起訴判刑,多名洛杉磯港人亦因擔心香港親友遭港府當局刁難或因此無法回港,匿名分享觀後感。

全世界正面臨的問題

旅居美國多年的香港人蘇先生表示,在萬里之外的洛杉磯看香港的「反送中」運動,特別激動;儘管已有心理準備,但觀影時仍頻頻拭淚。他說:「那些已經看過無數次的畫面再次出現,再次把我們帶回兩年前的那個時空,眼眶還是不爭氣地發熱,鼻頭不自覺地收緊,甚至彷彿聞到香港街道上充斥了大半個2019年的刺鼻的煙霧彈氣味。」當電影院燈亮後,大多數觀眾仍紅著眼眶。

紀錄片中一個個活生生的「香港人」,拚盡每一口氣,去守護自己的家;兩年後的今日,他們一些依然在香港夾縫中找抗爭方法,一些已經流散到各處,一些卻永遠留在那個時間。

一位親歷2019年11月香港理工大學衝突的香港青年說:「這一切都是真的,電影裏的一切都是真實的。還有很多畫面沒有被記錄下來。」

他呼籲大家除了觀看影片之外,還要繼續關心香港仍在發生的問題,因為這不只是香港人的故事,是整個世界都面臨的問題——真實與虛偽、邪惡與正義、極權與自由的角力。

對港倔強的愛與道德力量

蘇先生表示,他從《時代革命》中看到香港人對香港與其他港人很純真而倔強的愛,正是這份愛,使抗爭者克服了恐懼。

「這是一種道德的力量,他們堅信自己所做的事是正確的,因為相信而有了勇氣,因為勇氣而獲得力量。」他說,「這份力量屬於每一個有良知的香港人,它不會因為分享而變得單薄,反而變得更加強大。」

儘管紀錄片中包含一些抗爭現場搖晃不定的畫面,還有全黑屏僅剩呼救聲的部份,卻帶給觀眾親臨實境的震撼。73歲高齡老人將其他人擋在身後,像燈蛾撲火一般迎向警察的暴力;11歲的小孩戴上防毒面具,走入抗爭人群;年輕人用血肉去抵抗警方的棍棒和濃煙,每一幕畫面都是真實的歷史影像。

蘇先生說:「我在座位上無聲地吶喊,我們這些大人都去了哪裏?我們給了他們一個怎麼樣的世界?」

「如水聚散」的堅持 等待香港光復

讓VNY(化名)印象最深刻的一幕是一個從高處航拍的鏡頭:催淚彈的煙霧散在大街上,抗爭者如流水般逃洩至各街道小巷。他說:「是甚麼逼迫原本豐衣足食、前途無限的一群人,需要每天用生命作賭注,上街頭喚醒社會和政府?當權者應該感到非常羞恥,辜負了整代人。」

一名居美港人表示,片尾處自己與許多觀眾都跟著電影合唱《願榮光歸香港》,高呼「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他很高興也有不少白人前往觀影,呼籲不同族裔的人都來觀看這部紀錄片;他也希望導演能剪輯出續集,因為兩個半小時,未能說完香港抗爭的故事。

說到片中人們像流水般奔向各處、再重新匯聚的幾個畫面,他表示,從那時候到現在,很多香港人流散到世界各地,就像運動時提出的口號「Be water」(如水聚散),大家用各種方法堅持,相信總有一天會重聚。

洛杉磯港人Masal認為《時代革命》為抗爭中的勇武派留下珍貴鏡頭,但長達兩年的抗爭仍有許多遺珠沒放入紀錄片。他說「儘管時間消磨了記憶、疫情使人轉移注意力、香港不明朗的前景加上無恥政府的打壓,試圖要逼我陷入絕望」,但看完這部影片,他又燃起心中的火種。

Masal認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當時機到的時候,人們會像沉睡的火山爆發一般,終迎來光復香港的那天。

周冠威獲台灣金馬獎:影片獻給為香港流過淚的人

香港導演周冠威的《時代革命》獲得了台灣第58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獎,但這部以香港社會抗議運動期間廣為人知的口號為名的紀錄片,仍未能在香港公映。

周冠威本人11月27日未能親赴台北領獎,但通過影片分享了獲獎感言。他說自己拍攝過程中哭過多次,通過這部電影他找到安慰,並且面對了自己的恐懼和創傷。

周冠威希望將此片獻給「有良知、有公義感和為香港流過淚的香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