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社交網站豆瓣和新浪微博本月先後因所謂「非法信息」遭到罰款。在這之前,中國網球名將彭帥曾在微博發帖指控中共前副總理張高麗涉性侵。中國社交平台挨罰,和彭帥是否有關係?

中共網信辦官微12月14日發布公告稱,北京市網信辦對新浪微博營運主體北京微夢創科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罰款300萬元(人民幣,下同)。

新浪微博被指「屢次出現禁止發布或傳輸的信息」,中共網信辦要求其「健全」對信息發布的「審核」、「巡查」和「應急處置」。新浪微博則強調要嚴管「軟色情」和「同質化惡意營銷」。

官方和被處罰的一方都沒有說明所謂「法律、法規禁止發布或傳輸的信息」的具體內容是甚麼。

微博港股在周二(14日)的交易中下跌近10%;恒生科技指數下跌2.3%。


中國社交網站豆瓣和新浪微博2021年12月先後因所謂「非法信息」遭到罰款。新浪標識資料圖。(LIONEL BONAVENTURE/AFP/Getty Images)
中國社交網站豆瓣和新浪微博2021年12月先後因所謂「非法信息」遭到罰款。新浪標識資料圖。(LIONEL BONAVENTURE/AFP/Getty Images)

兩周前,另一家大陸主要社交網站豆瓣網也被罰款。

12月1日,北京市網信辦宣布對豆瓣網營運主體北京豆網科技有限公司罰款150萬元。

豆瓣網是一個討論電影、娛樂和文化的流行網絡平台。當局是針對近期豆瓣網及其帳號傳輸的信息,責令其立即整改,要求「嚴肅處理」相關責任人。

官方同樣沒有指出這家公司的具體違法內容。

彭帥發帖後的政治緊縮信號

中共對微博和豆瓣的處罰,恰好是中國網球名將彭帥在微博上發表了一篇指控前副總理張高麗性侵犯的爆炸性帖子之後發生的。

11月2日,彭帥的帖子在微博上出現20分鐘後被刪除,她本人也一度與外界失去聯繫。在國際輿論的追問下,中共官方才讓彭帥逐漸「露面」,但疑點重重。

一些世界知名的網球明星在Twitter上留言詢問彭帥的下落,國際女子網球協會已經宣布,為此暫停在中國的所有活動。美國等多個國家已宣布外交抵制明年2月的北京冬奧會,彭帥事件是原因之一。

加拿大約克大學教授沈榮欽15日對大紀元表示,這一次中共針對微博和豆瓣的處罰,很明顯的就是因為彭帥事件。另外是因為冬奧在即,然後還因為明年二十大前的政治緊張。

「加上五眼聯盟,像立陶宛、科索沃等等這些國家已經發起對北京冬奧的外交抵制。所以在這個敏感時刻,(中共)言論控制就會更加緊縮。」

他認為這是中共在對網絡管制的長期趨勢和短期應用的政治變動之下,作出更嚴格的處罰。

彭帥事件在中國網際網絡被封殺,但微博和豆瓣網的用戶會以使用巧妙的網絡術語和迂迴的語言來逃避審查,還有網民用中英混搭的「晶晶體」繼續在豆瓣網上發問。

沈榮欽認為,中共確實不太可能完全封鎖得了數億網民的討論,因為有各式各樣的替代的語言、替代的圖片、各種暗語、各種隱喻,沒有辦法百分之百封殺。

「像彭帥事件,前陣子就有人拿出彭德懷跟習仲勳的照片來影射。當然後來被發現,也一併被禁了。」

「網民們總是會想出各式各樣的方式非常隱晦地討論,不管是在微博或者是在豆瓣,所以不可能完全禁止。」

但是他認為,中共的管制者知道要封殺每一個人的言論實際上是做不到的,他只要做到一點,就是封殺集體行動,重點讓網絡上的討論不會發酵成具體的行動。另外中共還希望能夠封鎖某些潛在具有關鍵信息的人。

沈榮欽說,中共對企業的罰款是小數字,由此帶來的股價下跌,給企業造成的損失遠遠高過罰款。但罰款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信號,發出政治緊縮的信號。

「超過10億網民」言論受到更嚴厲的審查

按照中共官方今年8月的數字,中國號稱有超過10億的網民。

中共長期控制網際網絡內容、新聞和其它信息,網民言論受到嚴厲審查,社交平台被約談、罰款並非新鮮事。騰訊、快手、微博、小紅書等平台今年7月也被「約談」。

而自今年1月至11月,當局已對豆瓣網實施20次處罰,累計罰款900萬元。新浪微博則被處罰44次,多次被處以頂格50萬元的罰款,累計罰款1,430萬元。

今年早些時候,中共官方公布了擴大限制非公有資本參與新聞行業的討論方案。

沈榮欽表示,中共對信息的控制一直在緊縮當中,包括法律上的控制和管制機構的管制。

他說,從長期的趨勢來看,今年中共人大通過三個關於數據的法律。第一個是數據安全法,第二個是個人資料保護法,還有一個是剛剛通過的數據出境安全評估辦法。

「所有的數據要在黨的管控之下。它還把對數據的管理延伸到境外。

「不僅僅是數據離開中國需要徵求官方同意,而且在數據離開中國的數量以及敏感訊息上都多加兩道門檻。

「中共官方對於數據的管控朝向越來越嚴的方向發展。」

除了長期趨勢,沈榮欽表示,中共短期的做法,就是管制機構特別是網信辦等進行時鬆時緊、針對政治氣候、有目的而定的嚴格控制。

和中共內鬥有關?

涉及習近平連任問題的中共二十大明年秋天舉行,中國網絡的異動似乎變得更加敏感。

原全球自由信息運動網站創辦人張新宇對大紀元表示,彭帥發微博事件的發生,不是因為監管網際網絡的某一個項目、某一個地方工作不當導致的,而是上面故意安排的。「就是習近平想連任,想對付他的反對派張高麗,沒想到弄出這個事來。結果導致了中共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很多(政權)要滅亡都是這樣的。」

「沒有這個常委跟體育明星的事,還會有後面的事嗎?」他說。

至於網絡監管部門現在處罰企業,張新宇認為他們就是混日子弄錢,從共產黨來講,現在沒錢了,想罰點錢,沒事找事。

「中共一直是坐在車子上來推車子。你要是真的想解決這些問題,那你把張高麗和彭帥這事解決,才會把社會搞好。不要那些貪官、不要這些黑箱作業,把網際網絡給開了。」

網絡自由觀察人士古河則認為,中共整治網絡平台的原因,是認為所謂的非法言論太多了,主要不是彭帥發帖造成的。

「中國網絡輿論上,比如新疆問題、西藏、洪水、病毒,哪件事都比彭帥的事情大。」

古河說,中共自己知道靠行政手段防不住,於是對企業抓到一點就處罰,痛的是企業主。用經濟的手段達到政治目的,是中共慣用的手法。相信以後經濟罰款會越來越重。

他認為還有一個原因就是豆瓣和微博這兩個社媒受眾太多,僅用機器監控還是有很多漏洞,要增加人工審查。中共認為它們沒有盡到審查的責任。

「其實最主要是中共走到了末路,焦頭爛額,信息的傳播令它太恐懼了,海外的反共信息在國內網絡大量的傳播,人心向背,讓中共害怕,這也是中共要整肅媒體網絡的目的。」古河說。

他也認為彭帥事件是中共內鬥的表現,「背後是習派的主導,目的是把張高麗搞倒,但兩派都不是好人。」

「彭帥被國際關注,是因為國際上以此為抓手,推動事件發展,進而抵制冬奧會,這是中共當局想不到的,所以國際上關注有效果。」古河說。

對於中共內鬥說,沈榮欽認為,因為中共不透明,外界很難知道真相,不過也不能排除這樣的可能性。

「現在對於這些網絡的平台機構給予嚴厲警告,可以說是對一些企圖反習的勢力放出訊號:你們不要再輕舉妄動。」沈榮欽說。

就被處罰的具體原因,記者聯繫新浪微博和豆瓣網請求置評。微博所屬的北京微夢創科網絡技術有限公司公開電話86-10-5898-3078一直無人接聽。

豆瓣網營運主體北京豆網科技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員有接聽記者電話,但在獲知是媒體請求置評後,隨即說會轉到專門負責的部門,然後掛機。之後電話再無人接聽。#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