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個警察拿六根電棍電擊俞平近一個小時,他的皮膚上佈滿了水泡、血泡。他當時是北京清華大學的博士生。

在派出所,警察用帶稜角的方木棍不斷猛擊孟軍的小腿和膝蓋,使他的腿部嚴重受傷。北京清華大學助教孟軍當年因寄發郵件傳遞真相被判十年。

五個犯人把劉佔勝的頭朝下倒拎起來,塞進水桶裏。他奮力把水桶弄翻,他們又弄來一桶水,再弄翻,再弄來一桶水,使他幾乎窒息。劉佔勝畢業於上海東華大學。

當年,這三位中國高校的高材生,因為修煉法輪功被中共冤判,遭受慘烈的酷刑。他們現旅居澳洲,在國際人權日之際,接受大紀元採訪,講述自己的遭遇,並呼籲國際社會制止中共迫害。

接上文:遭中共酷刑折磨 原清華博士講述經歷

上世紀70年代出生的孟軍在清華大學電子工程系讀完碩士後,留校任助教。1996年經本校一位同學的推薦,參加了在校內舉辦的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像班。

他說,「師父的講法博大精深、振聾發聵,令我折服」,因而走入法輪功修煉

他說,修煉後他的變化很大。他學會了在矛盾中找自己的問題,不再因為生活和學習中的小事而埋怨他人。以前患有的過敏性鼻炎、慢性胃炎等疾病都在不知不覺中消失了。

他還饒有興趣地告訴記者,他目睹過一件神奇事。1998年的一天,他去北京中關村大操場上參加千人的集體煉功。過程中,一位約五十歲的女學員飛了起來,停留在空中一米高,約十秒鐘後落地。當時她周圍的很多人都看到了。「親眼見到修煉中的神蹟。」

1999年7月20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孟軍說,他看了電視上的那些宣傳,覺得「太離譜了,簡直是在耍流氓,完全是用造謠和誹謗來打壓一群好人」。

他看到很多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得很嚴重,就覺得此時如果不站出來說話,「於情於理都過不去」。

孟軍走上了天安門為法輪功和平請願,散發真相資料,曾兩次被非法關押,遭清華大學強行解職。

他告訴記者,時任「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頭子李嵐清親自跑到清華大學坐鎮,「因為清華大學裏煉法輪功的人多,影響比較大。這讓邪惡者咬牙切齒」。

當時孟軍到網吧給大量民眾發郵件,傳遞法輪功真相。他將真相發給很多高校和一些入門網站的電子郵件用戶。

後來那個網吧被警察盯上,他和同伴去那兒時,看到警察在那裏轉。此後那個網吧被封了。

2000年12月,孟軍在街上散發法輪功真相傳單時被警察非法抓捕;2001年12月13日,被北京市中級法院冤判十年,其中一條所謂的「罪名」是「使用互聯網傳播法輪功資料」。

在談到自己遭受的酷刑折磨時,孟軍舉例說,在派出所裏警察曾用帶稜角的方木棍暴打他,導致他腿部嚴重受傷,在其後的近兩個月裏行走艱難。他身上、背上被打得大片青紫,連醫生和護士看到其傷勢後也驚訝地發出嘖嘖聲。

他說,文革結束時他才三四歲,對中共的整人等邪惡根本沒有認知,後來也沒去想中共的邪惡,而當災難降臨到自己頭上後,他才確確實實切身體會到中共的邪惡程度。

2002年,他被劫入北京市前進監獄。那時監獄採取的主要迫害方式是不讓人睡覺,長時間反覆播放洗腦造假、誣衊法輪功的片子,以此摧毀人的精神,逼迫人放棄修煉。此外,監獄強迫人做奴工,製作手工產品,從中牟利。

他聽說,在他進監獄前,有位法輪功學員是北京一個縣的老師,他因不「轉化」(放棄修煉法輪功)並喊「法輪大法好」,被獄警用八根電棍電擊。那位學員在一段時間裏精神失常。在獄中,他見到過這位學員,他的臉被打成青紫色。

2010,孟軍熬過了十年冤獄,出獄了。回家後,他又被警察安排的鄰居監視。

2012年,他逃離了中國,去了澳洲。

「我離開了這個我所深愛的、生我養我的,但卻被邪黨佔領統治、沒有自由的土地。」他說。

來到澳洲後,孟軍在法輪功學員組織的各種反迫害的活動中,向人們訴說他在中國遭受的迫害經歷。

(待續)#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