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中共召開經濟工作會議,習近平再一次強調「六穩六保」,即強調穩定,但中共前財長樓繼偉卻在一次會議中,說中國的經濟數據不可信。資深銀行家吳明德教授在接受本報《珍言真語》專訪時,分析現在中國所面臨的經濟問題。對於樓繼偉的言論,他說:「一直以來樓繼偉都是被譽為敢講多點話的人,在中國來說叫做敢言者。當然他是計算過的,他在70年代已經加入了共產黨,他知道甚麼話可以講、甚麼話不可以講的,不用為他的敢言擔心的。」

樓繼偉的敢言或擔當習近平委任的角色

吳明德認為,樓繼偉是習近平上任時候就任用他,因為他是第18屆中央委員,習近平在做「皇儲」,即做副主席的時候,他已經是中央候補委員了,他倆必然是很合拍才會在18屆任用他的。而樓繼偉走馬上任的時候是在2013年,剛剛第18屆開始,因為習近平信他,所以讓他當「掌櫃」,「這個掌櫃就是幫他管賬的,做了3年之後,他就下去做了社保,就是那個穿了大窟窿的社保基金那裏做理事長」。

他形容樓繼偉是用錢的人,說生意很好、經濟很好,但為甚麼沒看見有錢進來?「沒有錢給他用,他不就知道你怎麼能說自己生意很好,但實際上沒有收成、沒錢到位,錢去哪呢?所以他才藉這個機會講出他自己心裏話。」

吳明德認為,在第19屆六中全會已經將習近平寫入歷史的「第三個偉大領袖」,未來的一年他們在籌備登基、正式連任。「如果所有事情都順風順水,那豈不是明年沒事幹,所以就由經濟學者或者由曾經做過政府的高官的人出來講。」現任的經濟收集成員或者叫做統計署,講出來的數字都不可信,他才有機會執行其它政策。「在未來一年為甚麼利息要減、為甚麼匯率要跌、為甚麼要大力去刺激實體經濟,就去配合、鋪墊,有機會樓繼偉就是做這個角色。」

央行一直都被人駕馭 分別只是駕馭的是誰

早前中紀委進入央行傳達重要訊息,外媒分析央行已被黨接管,樓繼偉的話會不會代表央行或者財經官員的看法呢?事實上,樓繼偉曾經因為得罪了江澤民,坐了3年的「冷板凳」。吳明德指,不同派別都有自己的人脈,如果樓繼偉不是坐冷板凳,他也不會有機會在中央經濟、一年一度的中共中央經濟的工作小組開會,所以他的發言當然是有份量的。「但是我們也不用上綱上線,牽扯到現在人民銀行被哪些人駕馭,其實一直都是被人駕馭的,只是駕馭的是甚麼人。」

「人民銀行現在正式的黨委書記是郭樹清,他已經從2018年那時候上任到現在,處理了很多爛攤子了,從捉肖建華、處理安邦、海航、P2P,接著又有原油寶、中國銀行,還有將要來到的大爆煲,連地產3道紅線都是郭樹清推出來的。」吳明德分析郭樹清必然是受到黨中央的重用,而黨中央也包括他自己,因為他是政治局25個委員裹面其中一個。所有人民銀行要做的事情,一早就已經配合好由另外整個領導團隊,就是7個常委加上其他的部門主管、主要部門主管,成了整個政治局開會。「不要想誰駕馭誰了,沒有的,因為人民銀行做事肯定要配合整個大氣候,需要它放水它就放水,需要它配合大爆煲,同一天說爆煲不還外債,它馬上要放12,000億出來,支撐整個流動性,所有東西都是計劃經濟底下的一個部份,所以我不覺得有這種被駕馭,一直它都是要聽話的。」

公布的財政數字越差 才顯得經濟官員重要

對於樓繼偉針對最高領導層,在關鍵會議上稱,中國經濟發展面臨需求收縮、供給衝擊、預期轉弱「三重」壓力,所統計數據很好卻看不到這些風險,會否也反映出中共的統計數據,連內部的人都覺得是造假?吳明德坦言,這些就是官僚,樓繼偉做高官做到現在這個位置,1989年之前已經做財長,「一直走過來他當然知道哪些人會給他甚麼數字看,你給些甚麼東西我看,我其實會看,看完之後我會找自己的兄弟或者親信,去調查一下電力怎麼用的,水電煤用了多少來比較的,才有克強指數這個東西」。同一個道理,樓繼偉肯定有一個班底去調查這些東西。

因此吳明德認為,開會的時候樓繼偉會說,中國面臨的事情其實是很負面的,如果是正面的,那還用樓繼偉他們出現去做?所他肯定講得有多大困難就有多大困難,才有他這麼有本事的人在這主持大局。所以需求、供應或者逾期,當然全部是負面的,然後找個下屬出來,給些資料去證實。在供應方面搞不定,因為又缺晶片、又缺電,出口又不夠貨櫃,會做事的人、技術工人又請不到。失業率沒有跌,還創造了一些新工種,不過說的是彈性工種,就是說打自由工,不是長期工。

「實際上樓繼偉就跟兄弟講,其實我們兄弟調查出來的,跟政府現在公布出來的官僚數字完全不吻合喔,他就利用一些場合去講,所以才有需要他們這個中央經濟工作小組來揭露這些數字的底牌,他們的存在價值才有必要。從這個方向想,你就能明白,當然那些人做給他的數據是虛報,報喜不報憂,他就藉這個機會借題發揮。」

報出經濟困難實況 反映習近平已大權在握

談到在最高中共經濟工作會議,習近平提出六穩、六保,從以前的求穩,到現在求保,是否表示現在中國經濟出現很嚴重的問題 ?吳明德分析指,這說明習近平已經坐穩了,他才會說現在所面臨的形勢很惡劣,才會說所有政治局委員,未來一年交成績的指標,不要設得那麼高,例如預期經濟增長要多過5%等,或者說現在面對的挑戰有這麼多。「他位子坐穩了以後才會說自己現在有多麼差了。如果他不講現在很差,而講現在很好的話,那他就是要『買票』,就是用好消息去買一些黨員的支持,現在反過來講,就是更加證明他在六中全會之後的位置很穩。」接著他就派一些經濟學者、心腹出來講,現在看到的訊息和數據不要信。因為中央講的事情透過中央電視台或者透過社交媒體會洗腦的,洗中國人民的腦,以為現在經濟很好。

「這個是側面去告訴大家,相反理論是成立的,就是當他大權獨攬或者位置很穩的時候,他就會說現在面臨的環境是多麼差,所以才由穩到保,是吧。很多東西不行就去保,保的時候就不要要求現在交的成績要很好。為甚麼那些曾經幫他做事的官員或者現在每個在中國新上馬或將會上位的人,都敢出來說差呢?不怕得罪習近平嗎?其實正是習近平想他們說的。」◇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