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知名學術期刊《人類遺傳學》(Human Genetics)日前撤回了一篇基於中國近3.8萬名男性DNA樣本的論文,因為其中包括未經當事人同意的藏族和維吾爾族人。

被撤回的論文共有30位共同作者,涉及中國、德國等科研人員,其中至少9位隸屬於中共警察部門或警察學院,還有其他幾位隸屬於中國大學的法醫學系。

論文的作者使用了來自中國各地的DNA樣本來評估各民族之間和內部的遺傳差異。

由於擔憂採集數據的「倫理和知情同意程序」不當,雜誌編輯撤回了這篇論文。根據12月11日發布的撤稿通知,包括兩名主要作者在內的三名作者同意撤回該論文。《人類遺傳學》由施普林格-自然(Springer Nature)出版社出版,該出版社在8月和9月因類似原因撤回了另外兩篇論文。

比利時魯汶天主教大學(Catholic University of Leuven in Belgium)工程學教授伊夫·莫羅(Yves Moreau)告訴美國深度調查網站「攔截」(the intercept),研究人員通常以收集樣本和數據為交換條件獲得共同作者的名額,這意味著可能有一些中國樣本是由中共警方收集的。

在過去幾年,莫羅一直跟蹤和主導撤回基於維吾爾人DNA的論文的活動。他在2020年6月首次向《斯普林格-自然》雜誌編輯提出對該論文的擔憂。

在後來給編輯部的一封電子郵件中,他表示,擔心他的申訴會「由於出版商的戰略和商業考慮而被擱置,他們害怕戳到一隻大熊」。大熊是指中共,企業擔心惹惱中共、傷害到其在中國營運的經濟利益。

中共公安部一直在建立一個全國性的DNA數據庫。在過去幾年中,中共政府將維吾爾人關押在所謂的「再教育營」中,強迫他們勞動。

「攔截」報道說,中共當局幾乎收集了所有新疆和西藏居民的DNA,作為一項更廣泛的監視計劃的一部份。在中國的其它地方,他們從「重點對像」群體中收集樣本。他們還使用一種技術,收集全國各地男性的DNA,並重點研究Y染色體(或男性染色體)上的獨特序列。通過這些數據,警察部門可以為更多的男性建立家譜。

多倫多大學研究Y-STR數據收集的博士生埃米爾·德克斯(Emile Dirks)告訴「攔截」,中共在進行的全國性的、持續多年的針對個人進行家譜或基因組收集,但奇怪的是,這些目標對象並不是調查目標,跟刑事調查的目標人物貌似也沒有關係或被懷疑有關係。#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