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封城隔離 民眾訴苦「急缺物資」

浙江寧波、紹興、杭州三地的確診病例持續攀升,其中,紹興市尤其嚴重。官方通報說,截至12月12號,當地累計有107例本土確診病例。而紹興的本土病例又多集中在上虞區,其中有20多人和一間叫大通超市的有關。

不過,根據當地民眾披露的消息,真實的疫情可能更加嚴重。

民眾上傳的錄像顯示,大批身穿防護服的人員進入紹興上虞區,而上虞體育中心則正在趕建2500套隔離房。

紹興市上虞區曹娥街道的業主苗華(化名)13日晚對大紀元表示,這裡已經封閉六天了,急缺物資。

他說:「我們儲存的食物和菜快吃完了,如蔬菜、肉、米、麵、油等,(這邊的)市場、超市全部都封停了。」

苗華表示,他們住的房子屬於商住兩用房,一共有35家商鋪、112人,封閉後不讓出門。家裡有老人和小孩,老人急需治療高血壓、糖尿病的藥物。

根據當地官方通報,13日,浙江省際客運班線已停運151條,市際客運班線停運357條。杭州至北京的航班每天只保留一班,寧波到北京的航班全部取消。

Omicron首次攻入中國 張文宏:非常難對付

另一方面,近日,傳播力極強的中共病毒變異株Omicron首次攻入了中國。

12月13日,天津市疫情防控指揮部通報稱,在入境人員中檢測出Omicron變種病毒,感染者已被隔離。

當天,中共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和中共院士鍾南山,都在論壇上呼籲中國民眾接種疫苗加強針來應對疫情。但中國國產疫苗的質量和安全性令人擔憂。

江西公民占全喜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他至今不敢接種中國國產疫苗,國產疫苗效果很低,沒辦法和美國疫苗比。

他說:「鍾南山從疫情開始,說話都不靠譜,說話剛兩個星期就打臉。」占全喜認為,如果不進口美國疫苗,重開國門的機率渺茫。

中國病毒學家張文宏12日在大灣區科學論壇上表示,Omicron未來可能會出現多種傳播場景,「最嚴峻的形勢可能是病毒傳播強,毒力較強,疫苗加強針也無效。這時則需要疫苗新策略,收緊防控策略。」

中南海閉門會後 多省書記、省長行蹤異常

12月10日,中南海閉門經濟會議在北京結束,但青海、安徽、廣西、湖南、雲南等多名省級黨政一把手罕見沒有立刻離京,紛紛到訪中央主管部門。專家分析,從中央到地方日子都不好過,各省被迫赴京求援。

據《北京青年報》報導,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結束當天,青海省委書記王建軍、省長信長星等人在北京與科技部舉行工作會議,希望科技部給予青海更多支持。

安徽、廣西的黨政一把手,則去了農業農村部、鄉村振興局,期盼在政策、資金、項目等方面獲得更多支持。

湖南省長毛偉明不僅去了鄉村振興局,還和國家菸草專賣局舉行了工作會談,希望兩大部門加大對湖南的支持力度。

12月11日,雲南省省長王予波與中國光伏行業協會負責人及部分企業家舉行座談,希望企業家加大在雲南的投資力度。

除了上述省份,在中央經濟會議前夕,已有多省赴京的黨政一把手「拜訪」中央各部門。

6日,吉林省委書記景俊海、省長韓俊與最高法院、司法部、生態環境部、水利部、國家林草局等舉行了工作會談。

7日,江西省委書記易煉紅、代省長葉建春率隊在京拜訪了國家發改委、科技部等。這些地方省份均希望獲得中央更多經濟支持。

本次中央閉門經濟工作會議的關注點是中共反复強調「六穩、六保」,六穩是: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

六保是:保就業、保民生、保市場主體、保糧食能源安全、保產業鏈供應鏈穩定、保基層運轉。

資深傳媒人、時事評論員石山認為,對中共來說,「保基層運轉」是最重要的問題。基層政府如果不能運轉,地方政權運轉不靈,中共政權也就不能維持了。

最近,大陸多個省市公務員陸續收到減薪通知,幅度約兩至三成,最先影響範圍包括江蘇、浙江、廣東、福建、上海等省市。大面積的公務員減薪表明事關政權穩定的「保基層運轉」已經亮起警戒的黃燈。

浙江杭州一名女公務員在微博上披露,她的年薪減少約5萬元,減薪將「嚴重影響很多家庭的生活」。

網易一篇報導發布的微博截圖顯示,江蘇、上海、浙江的公務員砍掉幾項績效獎後,多地「降薪辦」已成立,公務員的好日子到頭了。30萬降到20萬元,20萬降到15萬元。

政經評論人士秦鵬表示,這個消息曝露出中共現在「真的沒錢了,所以要對自己人動刀」。

大陸資深傳媒人黃金秋對新唐人表示,現在地方財政債台高築,基本都是靠中央財政補貼才能活下去。

在經濟會議召開前,央行再度宣布降准,釋放1.2萬億人民幣,這與央行10月份的貨幣保守政策相左。

石山認為,這說明過去兩三個月,中國經濟發生了重要的變化。對中共最高層來說,現在情況相當緊急,央行不得不再度降准,開始大水漫灌。但這同於飲鳩止渴,接下來就是惡性通貨膨脹,整個經濟就會垮掉。

重慶巡警總隊長被查 曾幫薄熙來建美女特勤隊

重慶市公安局交巡警總隊原總隊長陳軍日前被雙開。

中紀委網站12月11日晚通報,陳軍對抗組織審查,閱讀並持有嚴重政治問題的書籍;違規借用管理和服務對象大額錢款,放貸獲取大額回報;大搞權錢交易,非法收受巨額財物等。

陳軍被認為是「薄熙來、王立軍餘毒」,曾幫薄王組建一隻美女特勤隊。

2010年6月,時任重慶市公安局交通巡邏警察總隊常務副總隊長的陳軍,組建了一隻女子特勤支队,共有80名隊員。

他曾公開說,女特勤隊員在容貌、身高等方面的入選條件,比招空姐要求還高。

這些女隊員個個堪稱美女,身高至少1.65米以上,學歷本科以上,不僅有剛從外國學成歸來的研究生,還有懂得數國語言的空姐。

但2012年薄熙來、王立軍倒台後,這支女特勤隊被悄悄撤銷。之後很多女隊員也成為訪民中的一員。

據大陸傳媒報導,2013年7月30日,一群穿制服的女特勤隊員堵住了前往重慶市委的道路路口。隨後她們被大批警察驅散,有的被警察踢打,並被強行押上警車帶走。

一位女特勤隊員在網上發文披露,她們的工作關係至今無法得到落實,「像無頭蒼蠅,都不知道該去哪裡申訴。所有的人都把我們拋棄了,所有的人都不管我們了」。

陳軍落馬,是重慶公安系統被清洗的最新案例。時評人士岳山分析認為,盛傳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明年將進京高就,他大力清洗薄王餘黨,明顯是在向習近平表功,仕途想更上一層樓。

政法委書記密集落馬 中共官場最高危職位

近期,中共多個省市的公安部門高官、政法委書記,相繼落馬、換人或不知去向。而這些出事的政法委書記,幾乎都曾是迫害法輪功的主力,這一官職被外界認為是中共官場最高危職位。

今年6月,甘榮坤在河南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任上落馬,成為中共政法系統整頓中,首個落馬的在任省級政法委書記。

中紀委國家監委駐司法部紀檢監察組9月發文稱,今年前7個月,政法系統(含原任)廳局級及以上領導幹部,被查處的人數超過100人,同比顯著上升。

到12月,中共十多個省區黨委完成換屆,多個省市的政法委書記被換人或落馬,還有的人下落不明。

而這些遭到整頓的政法委高官,幾乎都是江澤民派系人馬,曾親自指揮、參與到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監控、綁架、酷刑折磨之中。

曹德旺揭許家印起家內幕 袁紅冰:習下令收拾恆大

恒大債務爆雷後,恒大的命運以及許家印的結局成為關注話題。近日,大陸的福耀玻璃集團董事長曹德旺公開揭許家印起家內幕,從這些這內幕中,或許解讀出很多個恒大,很多個許家印正走在相同的路上。

微博上傳出的一段現場片段顯示,12月12日,在第九屆中國企業家發展年會上,曹德旺在演講中談到恒大集團創辦人許家印的資本擴張內幕。

曹德旺說:「許家印總共39億的自身資本,貸款可以做到兩萬億,這就是中國式金融。」

「我們向美國學的時候呢,可能有的標點符號沒有看對、學好,表達得不夠清楚,就發生了這些事情。」

曹德旺一番直白,與會者發出會心的笑聲和掌聲。

曹德旺的講話暗指中共金融監管機構未能按照正常的貸款要求,放縱恒大集團債務野蠻擴張。

眾所周知,在中國,中共權貴家族壟斷經濟領域和金融市場,沒有背景的私營企業很難從銀行得到貸款,而許家印貸款了2萬億人民幣,不難推測他的背後有權貴靠山。

曹德旺還奉勸與會的企業家同行,貪婪的高負債模式不可取。

曹德旺說:「不要貪婪,就是一步步地來,你想挖別人的心,那你要擔心你的心,會不會被人挖走。」

多方消息顯示,許家印和江澤民派系關係密切。2007年,恒大在香港上市,為許家印提供資金援助的香港富豪鄭裕彤、劉鑾雄、張松橋等人,與中共前副主席曾慶紅家族關係非同一般。

2009年,曾慶紅侄女曾寶寶的花樣年集團在香港上市,許家印、鄭裕彤、劉鑾雄都認購了股份。

澳洲《雪梨晨鋒報》曾披露,2015年,許家印將澳洲的豪宅借給曾慶紅的兒子曾偉舉辦派對。

《紅色賭盤》一書中披露,2011年,許家印陪同賈慶林的女兒賈薔及女婿李伯潭到歐洲狂歡。當時賈慶林是排行第四的中共政治局常委,是江派的實力人物。

據2016年國際調查記者聯盟(ICIJ)公開的「巴拿馬文件」披露,李伯潭與許家印也有合作關係,雙方通過第三方公司隱秘合作。

旅居澳洲的著名法學家袁紅冰日前對大紀元表示,「中國官場人人皆知的,和許家印聯繫的,是曾慶紅弟弟曾慶淮,還有曾慶紅的兒子曾偉,曾慶紅本人他不可能出面。」

袁紅冰說,許家印在中國國內的房地產之所以能做到那麼大,就是因為有曾家的支持。

袁紅冰還透露,北京官場目前廣泛流傳一個說法,恒大集團之所以現在爆雷,是因為習近平親自下令,不允許金融機構給恒大繼續貸款,針對的是恒大背後的權貴。

恒大陷入財務危機後,知情人士對路透社透露,在當局的要求下,許家印被迫出售私人飛機、豪宅、股票等償還債務,但這似乎遠遠不夠。近日,恒大出現債務違約,廣東政府工作組緊急進駐恒大,許家印已被完全控制住了。

有分析認為,目前許家印的狀況相當不妙,就恒大集團而言,可能被拆分、重組,最終注定是被中共收為國有;而許家印的結局,海航董事長陳峰的下場是個參考,到頭來只是個中共的打工仔,「淨身出戶」是免不了的,能躲過牢獄之災就是萬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