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英國倫敦唐人街,發生了中共挑釁港人事件。本報《珍言真語》請來現在在英國的前英國駐香港領事館職員,英國港僑協會的創辦人鄭文傑講解。「這次唐人街暴力衝突,不是單一事件,也不是突然發生的,它本身就有一個很龐大的脈絡在背後。隨著越來越多的香港人因為政治因素來到英國,我相信也難免與一些本身潛伏在英國很久的、親共的華僑團體會有所摩擦,當然,最不幸的是發生暴力事件。」

偷換概念 混淆視聽

為獨裁政權 保駕護航

圖為參與「反亞裔歧視」集會主辦團體的「糾察」,疑涉施襲後被警方拘捕。(英國港僑協會Facebook)
圖為參與「反亞裔歧視」集會主辦團體的「糾察」,疑涉施襲後被警方拘捕。(英國港僑協會Facebook)

鄭文傑表示,這件事情的導火線,就是一些親共的團體,聯絡一些英國歷史很悠久的反種族歧視的組織,想得到他們的同情。畢竟,對華裔的種族歧視是真實存在的,「但是當然在政治正確合理的訴求下,親共人士會去暗渡陳倉,從而輸入一些符合中共政權的論述」。

親共團體會去偷一些概念以混淆視聽,「比如說:有一個偉大、強大的祖國,你就不會被外國人欺負了」。同時,中共大外宣的背後,也不斷地煽動人們對外國的仇恨,例如說百年屈辱、英美帝國主義怎麼欺負中國人等等。他們也強調歧視、針對華人的攻擊事件,是來自西方政府與媒體的反華宣傳,透過這種方式去鋪橋搭路,爭取西方社會一些比較天真、愛與和平人士的支持。

然而,香港的狀況,或者中共統治之下的狀況,很多人受到欺壓、歧視,是因為法制問題。這個情況,不能夠與英國發生的種族歧視問題同日而語,更加不應該去互相混淆,為中共的獨裁政權保駕、護航。

親共團 以愛與和平作包裝

結合黑幫勢力 毆打香港人

11月27日,英國多個團體在倫敦唐人街舉辦「反歧視」集會,期間有港人被施襲,警方拘捕一人。(文苳晴/大紀元)
11月27日,英國多個團體在倫敦唐人街舉辦「反歧視」集會,期間有港人被施襲,警方拘捕一人。(文苳晴/大紀元)

「其實,已經有一幫最傳統的華僑團體,一直以來受限於語言能力,他們不是很擅長在西方社會幫自己說話。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聯繫這些本身已經在英國土生土長的人,來博取同情,然後由不是華人而是其他族裔的面孔幫他們說話。相對來講,就會有一個保護色在,讓他們不會這麼突出。」

鄭文傑形容,親共團體的玩法是很成熟的,一邊講愛與和平,一邊有一些黑幫勢力在背後支撐,透過暴力恐嚇去進行襲擊。11月27日,在唐人街,記者拍到明確的證據包括照片、錄音,也看到施暴者用木棒或者金屬的鐵枝製成的武器藏在衣服裏面,在活動結束之後,就把這些武器都扔到垃圾桶。很明顯的,這些工具不可能就地取材,而是事前準備的。

維護中共政權的黨媒、官媒,幫這些人護航的時候也坦言,所謂愛國華僑是出於義憤,對所謂的港獨人士暴力相向。「已經講得很清楚,甚至明言是一幫與福建幫有關係的華僑團體所發動的攻擊。」但英國本地的團體,其中的一個主辦方The Monitoring Group英國監察組則是一口咬定,拒不承認。「完全否認說他們的支持者、主辦方任何的人士,包括糾察,有參與任何暴力的行為。」

襲擊為事先安排

衣衫藏有木棍鐵枝

「英國是一個民主國家,可以透過更文明的方式表達意見,比如選票、抗爭。但是香港是沒有辦法的,她的體制不允許。以這次唐人街事件來講,既然他們意識到有些人會來,彼此意見不同,他們就準備武器、糾察、黑幫,甚至事先還通知英國警方,做了所有這些看上去很冠冕堂皇的工作。因此,我才覺得這件事情非常可怕,絕對不是單一偶發事件,是早有安排。」

鄭文傑指出,隨著封城結束,部份愛國愛黨的中國留學生回英國繼續就學,親共團體的勢力就回來了。隔了兩年,終於在今年2021年11月27日,第一次夥拍在地的英國組織去搞大外宣集會,所以才會發生這樣暴力的狀況。但必須澄清的是那個港人「和你lunch」的集會是沒有大台的,是自發的。有人自發地做了一個活動文宣,跟大家交代活動的性質,也提醒附近有一個主題,可能是與他們完全相反的集會,所以不能發生衝突,如果萬一有狀況時,記得要怎樣保障自己的安全。

沒有鼓吹任何人參與集會去挑釁、打架,或者是干擾別人。但是英國監察組裏面的回覆、聲明,就企圖去抹黑集會的文宣,說根本就是這些人召集一些人過來挑釁、打架的。鄭文傑強調,這一點必須嚴正地去澄清和駁斥,「沒有任何人或者任何的組織去領導這件事情,包括我自己,所以黨媒和官媒不實的宣傳、指控,對我來說,是非常不公平的。」

在不同國家被跟蹤

微博發起懸紅起底

「曾經,在去年的7月到8月左右,被中共的黨媒公布,說我上了港版國安法的通緝名單,在那個階段,其實我意識到有人在跟監。當時在倫敦,我手頭上也都有大大小小不同的一些側面證據,至少有3次,我知道自己被跟蹤了。」鄭文傑說,不單止在倫敦,在其它國家都試過,可以是同一個人,但是穿著不同的衣服,同一天出現在不同的場合。

有時,鄭文傑會故意去看看對方,有沒有特意隔幾個街口跟蹤。他不知道對方跟蹤的目的,純粹是匯報,還是要掌握行蹤之後,準備更多的報復或攻擊行動。「中共派這麼多的線眼在外國,去執行所謂的搜證工作,在邏輯上完全是講得通的,絕對不是被迫害妄想症。」

「在微信的群組裏開始號召一些人,去起我和羅冠聰的底,用一萬英鎊去拿到我或羅冠聰的個人住址。」鄭文傑說:「用這些暴力恐嚇的手段,去起我們的底目的是甚麼呢?肯定是要攻擊我們,對我們的人身構成威脅。」當我們知道這件事情之後,馬上通知英國警方,現在已經進入調查階段。

鄭文傑表示,一定會繼續跟進事件,接下來在英國的香港人團體,已經在著手草議一個聯合聲明,嚴正駁斥親共團體的偽善,英國警方也會有進一步的行動。他也希望英國的媒體去關注,將所有情況公諸於世,使親共團體再沒有藉口去為中共的大外宣鋪橋搭路。「香港人經歷了2019年的鎮壓,不會再被欺騙,我們來到英國之後,就要捍衛這裏的民主體制。」

英國人 普遍對中共勢力鬆懈

港人 將繼續發聲捍衛民主

鄭文傑認為,英國內政部或者外交部,他們對阻止中共滲透的意識可能會強一些,是以一個民主體制安全、保護自己民主自由體制的角度來看,他們是一定會意識到。「最大的問題是甚麼呢,就是他們始終不認為,這是最危急要優先處理的事情。」

對英國來說,恐怖襲擊或者俄羅斯等等的勢力,要優先處理,中國(中共)只是排第二或者第三。就算是講到保護自己國家安全、民族體制安全的機構,都不是將中共滲透放在最高優先需要處理的事項,更何況其它的一些英國政府部門。「例如處理一些內部不同的社區的事務的政府部門,長久以來他們的想法、價值觀都是不應該刺激而引起族群衝突,希望推動群族融合。」

視英國當局狀況,似乎不是很懂得怎麼去處理那幫為中共說話的人。他們可能會覺得,每個人都有自由去支持中共或者移民。再談到暴力事件,就算已經有明確證據顯示背後有中共政權指使,他們也不知道如何處理,因為界限實在太模糊。

鄭文傑覺得,英國政界和政府部門內部,普遍都沒有足夠的意識。英國有不少的公務員,沒有完整的受過訓練去處理這些具有高度政治敏感性的議題。有戒心或者意識的,通常就是下議院議員這些政治人物。所幸,上下議院議員越來越多人,已經知道中共體制的真面目,開始主張相對強硬的方式去因應。

透過這次中共挑釁港人事件,「也是一個很關鍵的契機,因為很多香港人來了。希望香港人在這裏,能夠逐漸凝聚成一個有力的聲音,然後,對於中共在英國的統戰工作有一個高度的警戒;因為,這是捍衛英國民主的第一步,也是我們能夠藉此在海外的社區,將這些事情講清楚。之後,我們才真正的有機會將民主與自由的體制,帶回我們自己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