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富強案又稱上海小紅樓涉黑案,在2019年5月案發,2020年9月底宣判,經過2020年12月30日上海高院終審維持原判。但知情人對大紀元披露更多內幕,顯示案件本身遠未了結。

江蘇泰興人趙富強,1990年代來到上海楊浦區做裁縫,2000年前後開起了美髮店,做的卻是組織賣淫的勾當。之後趙富強幹起商舖租賃的「二房東」,從多家國有企業低價獲取大量出租房源,憑藉套路租賃的暴力脅迫和欺詐手段完成早期資本積累,2004年成立上海譽升投資管理有限公司。

2014年趙富強租下了屬於楊浦國資委,位於許昌路632號一棟7層的樓房。此建築距離楊浦區政府、楊浦區婦女聯合會約200米,部份外立面上貼著紅色牆磚,坊間稱其為「小紅樓」。

趙富強組建了以吃請、性賄賂為主的「公關部」,在小紅樓等地安排大量女性對中共黨政官員和國企管理層進行性賄賂。此後,坊間流傳趙富強在楊浦「沒有搞不定的」。

僅2012年至2019年6月間,趙富強的房屋租賃業務遍布全市,涉及1300餘處,獲利共計9.7億餘元。被抓前他再度轉型經營的「匯吃匯喝美食城」分布在上海的三個區。

小紅樓案性賄賂關鍵人被放過

趙富強涉黑案,於2020年9月上海二中院一審判決,趙富強被判死緩並限制減刑。還有37人分別被判處2年6個月到20年有期徒刑,包括趙富強的多名前妻或與趙富強育有子女的女性,及這些女性的親友。

公開報道顯示,趙富強案牽扯出至少13名中共黨政機關和國企官員。楊浦區委政法委原書記盧焱、楊浦法院原院長任湧飛分別獲刑17年和7年6個月,平涼路派出所原所長胡程浩和副所長孫震東,分別獲刑4年和1年6個月,平涼工商所原所長吳劍磊和江浦工商所原副所長馮伯平分別獲刑5年6個月和7年;楊浦商貿的梁超、李斌、朱建平分別獲刑8年、10年6個月和7年,衛百辛的王愛慶獲刑7年6個月,另有上海五環大廈投資發展有限公司和上海黃浦公共租賃住房營運有限公司的三名國企工作人員獲刑。

財新網年初的報道《上海「小紅樓」黑勢力覆滅始末》中提到,法院判決書顯示,2012年至案發,趙富強控制了楊浦多家國有企業出租房源共計72處,其中大多數來自上海楊浦商貿(集團)有限公司(下稱「楊浦商貿」)。

楊浦商貿為楊浦區國資委全資子公司,註冊資本2.5億元,從事商業資產開發、建設、管理、經營。

據財新網,捲入趙富強的性賄賂名單,除了被判刑的盧焱、梁超、李斌、朱建平、吳劍磊,還有楊浦商貿董事長劉蔚楊和楊浦城市建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原總經理楊仁傑等人。

上海知情人對大紀元表示,已經被判刑的梁超是楊浦商貿原來的總經理,朱建平和李斌是副總。但原來的董事長劉蔚楊,是案件關鍵人物。他目前還逍遙法外。

知情人說,劉蔚楊最後只是中共黨內處理,被「雙開」(開除黨籍和公職),原因是搞錢權交易、錢色交易。

楊浦區政府網站公開信息顯示,2011年,劉蔚楊由楊浦商業管理公司董事長,升任楊浦商貿集團董事長。李斌同期任楊浦商貿公司副總經理。

知情人:趙富強將妻子情婦輸送給劉蔚楊

趙富強欺騙、利誘、強姦女性,先後對五名女性共計實施13次姦淫,逼迫陪侍官員,甚至有兩人取卵過度喪失生育能力,多人精神不正常。

其中,1989年出生的林某,與趙富強在網絡直播間認識,兩人結婚又離婚,其間林某受趙富強哄騙剪斷了輸卵管,參與了性賄賂陪侍,跟隨趙富強,被指控「詐騙罪、尋釁滋事罪、組織賣淫罪」,被判刑14年6個月。

知情人對大紀元說:「這個女的叫林霄(音),她的原名叫林紹輝,是山東棲霞人。後來她嫁給了趙富強,再改名林霄。」

知情人說,林霄被趙富強輸送給劉蔚楊,搞錢色交易。還有一位是易祥物業的法人王宏,也是趙富強的情婦之一。

「劉蔚楊接受性賄賂,然後給了趙富強大量低價的國有房源,這肯定是構成受賄的。因為劉蔚楊手下的總經理和兩名副總經理都因這個事情被判刑。」

知情人說,我們在楊浦都知道這個小紅樓事件還沒有處理乾淨,因為楊浦商貿的董事長,他不可能沒有參與的。他的小三、這個情婦是趙富強的前妻,是趙富強黑社會組織裏的一個骨幹成員。

「如果是剛剛被趙富強騙進來的小妹的話。那還情有可原,她根本就不知道這些事情。但趙富強前妻林霄跟劉蔚楊陪睡了十幾年,一直到劉退休,還是保持著不正當的關係。」

知情人認為,趙富強案漏了一個最關鍵人就是劉蔚楊,「他是肯定是有錢權交易,錢色交易,他利用手中的權力去把國有資產低價給了趙富強。」

已被判七年的楊浦商貿副總李斌,現在離婚了,知情人說,李斌的妻子也是趙富強給安排的。「這個女的先是跟過趙富強,然後趙富強把她給李斌了。」

知情人說,有人多次向楊浦區紀委實名舉報劉蔚楊的問題。整整反映了兩年,但區紀委根本不答覆,根本不調查。區紀委書記接待時還說,「你實名舉報人是有危險的。你隨便告到哪裏,最後都是我查。」

小紅樓的色情「機關」

小紅樓是一個不對外營業的會所。

知情人說:「小紅樓我只知道二樓是吃飯的。一般是官員過去吃飯,有這些女的陪侍,然後有官員會提出要上洗手間。他(趙富強)會說二樓的壞了,或者怎麼不好用。讓這些女的陪他們上三樓,樓上就是他們搞不正當關係的地方。」

上圖為上海市中心趙富強的小紅樓,下圖為樓裏面的奢華裝置。(大紀元合成)
上圖為上海市中心趙富強的小紅樓,下圖為樓裏面的奢華裝置。(大紀元合成)

知情者說,這些女人確實一開始大部份都是被強迫的。沒有一個女人會自願的去切斷輸卵管。後來沒有辦法,跟趙富強生了孩子,又沒有技能,又沒有經濟來源,年紀也上去了,就認了,只能任他擺佈了。特別是跟趙富強有了小孩的。

「那個留美回來的女孩子陳倩情況不一樣,畢竟是見過世面的,她知道收集這些證據,然後去跟甚麼部門反映。別的這些女孩子大部份就是農村過來的,十幾歲的時候就被趙富強所控制了。她沒有這樣的反抗能力和智慧。所以我們確實覺得對這些女孩子判得太重了,真的是不公平。這個白嫖者劉蔚楊卻逍遙法外,被嫖者判了十四年六個月,這個量刑太重,對貪官是能輕則輕,能不判則不判。」

陳倩就是陸媒報道中,那個去報警和舉報趙富強的女孩子。知情人說,陳倩也不是真名字。

「趙富強判死緩。像他性質這麼惡劣的,為甚麼不判死刑啊?」知情者說。

傳外逃的神秘「師爺」

知情人提到趙富強案中的神秘「師爺」。

「再有一個人就是楊浦商貿的一個法務顧問,有些報道當中提到是甚麼師爺」,知情人說,「他叫李尹衣(音),趙富強是李尹衣律師引進(給楊浦商貿)的,在趙富強被捕的第二天,李就逃到海外去了。那麼楊浦商貿後來的法務怎麼辦呢?就把一個跟李很好的拍檔找來,繼續做楊浦商貿的法務。」

「那不是太離譜了,這樣既能夠為李尹衣通風報信,又能夠繼續讓這些國有資產流失給他們原來的二房東,原來的這些戶頭。」知情者說。

大紀元記者發現,這個李姓律師,在財新網報道中成了未曝光姓名的「李某」,報道指他是幫趙富強攫財,逐步獲取國企房源和動遷清場項目的關鍵人物。李某是上海某律師事務所創辦人,曾獲楊浦區優秀律師、上海市司法行政系統先進個人等表彰。

李某本身還是楊浦商貿的法律顧問,正是他為趙富強牽線結交了楊浦商貿一大幫管理層。包括時任楊浦商貿總經理梁超、副總經理李斌,楊浦商貿資產公司副總經理朱建平。

但2019年一審宣判,上海高院維持原判,就等於結案了。所有的大陸媒體報道都沒有提及這位李姓律師的真實姓名和去向。

小紅樓案涉及眾多高官

知情人說,劉蔚楊到現在在楊浦還是很有勢力,他們是沒有被清理掉的黑勢力。

還有一些高官沒有扯出來。知情人說:「因為小紅樓,它最瘋狂的是從2009年到2019年,就在區政府的斜對面。(官員)不可能會不知道,不可能不涉及到這些官員的。」

知情人說,還可能涉及的官員,「就是我們楊浦上去那個上海副市長陳寅,不是到香港(中旅)公司去了嗎?主要是2009年到2019年期間,這些(官員)應該都有涉及到。包括法院的前任院長孫騰香(音),這個我是知道的,因為孫騰香是跟外逃的那個李尹衣確實是關係很好的。」

已被判刑的目前最高級別的官員盧焱,是江蘇金壇人,他本是上海市東海中醫醫院一名檢驗員,從楊浦區衛生局辦公室秘書起步,2009年起進行楊浦區政府,落馬前是楊浦區委常委、政法委書記。

目前傳出多名早年曾在楊浦區任職的上海高官或與案件相關。包括10月調走的上海市委常委、市府常務副市長陳寅,上海市委常委、市委秘書長、市機關黨工委書記諸葛宇傑,上海市政協副主席金興明等人。

還涉及到前任楊浦區委書記陳安傑和前任楊浦區委書記李躍旗(現任浙江台州市委書記),現任楊浦區委書記謝堅鋼,還有前後兩任的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原局長,以及曾經出入過小紅樓的其他各級官員。

其中,陳寅是江蘇江寧人,2010年4月任楊浦區委書記,一直到2014年12月調任上海市政府副秘書長,後來任上海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副市長、常務副市長。2021年10月31日,陳寅調任香港中旅董事長。

另外,財新網報道,2017年,趙富強注資上海萬際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獲得上海法治天地頻道《平安上海》欄目營運權。

《平安上海》欄目,就是現任政治局常委韓正,當年在上海的「政績項目」——所謂「平安上海」的一部份。韓正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親信。

暗黑的楊浦套路租賃圈子

知情人說,楊浦有個暗黑的「套路租」圈子,二房東和公檢法、國有大房東形成一股黑勢力。

趙富強在楊浦法院有許多租賃糾紛,他是二房東,靠轉租房子來發家,有大概二三十個訴訟。但趙的勝訴率非常高。

「所有訴訟案,他可以調卷宗,在楊浦法院的訴訟95%都是他勝訴的。」知情人說,除了因為趙富強搞套路租所採取的手段都是看似合法,但實際上是非法的,還因為他勢力大。

趙富強發展的黑勢力主要是他被捕前的近十年,2009年到2019年。法院與他勾結的,不僅是現在已經被批捕的任湧飛院長,還有前任的院長。

「這個是法院這塊,那公安這塊也不用說了。只要所有的報警,最後都是回到趙富強手上的。」

除了法院和公安兩部份,還有楊浦商貿,楊浦商貿就是國有資產的大房東。趙富強是二房東,國有的大房東給了趙富強很多非常低價的國有資產。

趙富強只是在楊浦玩套路租的其中一個。上海知情人爆料說,有一名套路租的舉報人,是楊浦本地人,通過另一個二房東租了楊浦商貿的房子開了一家養老院,有七千五百個平方。

這個養老院在松花江路,離小紅樓不遠。

養老院的二房東跟趙富強也有合作關係。知情人說,楊浦區國資委下面的房子基本上都是給了二房東的,但不是趙富強一個人,還有其他的二房東。「他們可以說都是一個圈子的,這股勢力是非常強大的」。

財新網年初的報道說,判決書顯示,2004年起,趙富強逐步介入商舖租賃,通過欺詐手段壟斷房源,使用暴力、「軟暴力」等方式解決租賃糾紛。

據大陸媒體介紹,套路租的特點,是「高收低租」「長收短付」。

知情人披露,前述開養老院的楊浦人,其二房東租來的房子,原來楊浦商貿的董事長劉蔚楊給的價格也非常低,一個平方一天三毛錢,合同簽了二十年。

這個養老院二房東在租期到之前,並不通知不再續租。但到期收完租金以後,二房東突然讓黑社會一幫人拉橫幅封堵養老院的大門,要收回房子,讓老人儘快搬走。

最後住在養老院的老人聯名寫了封信給楊浦區的區委書記。同時,二房東卻向法院起訴了,起訴的理由就是房子合同到期,不再租給養老院,還要收雙倍的使用費。

結果可能就是低價處理物品,讓二房東賺一筆轉讓費。知情人說,這個養老院的二房東,和趙富強做法類似,「就是以合法的外衣達到非法的目的。」

知情人說:「趙富強也是租期到了,租給下家,如果你要續租的話,他就直接問現在經營戶收轉讓費,一個鋪面收十萬塊錢的轉讓費,就是你自己轉讓給自己了。那麼他再收房租,你繼續經營。而養老院這個二房東,他不是向同一個人收轉讓費了,因為數額又大,有點沒有辦法操作。他是要轉給別人,區別就在這地方。其它的都是一樣的。」

養老院的舉報人也曾向各個部門,有向中央巡視組反映過這種套路租的問題。但沒甚麼作用。這個案子目前在訴訟中,還沒有到法院判決。

知情人說,在趙富強案發後,楊浦紀檢委給楊浦商貿發過一個函,讓他們清理整個二房東。就是對到期的二房東不再續租了。

但是,知情人說,像養老院這個房子租賃合同有二十年的,如果楊浦商貿跟二房東終止合同的話,賠償是天價,這個賠償是非常不合理的。就是不管甚麼時候跟二房東終止合同,楊浦商貿都得要賠他六千萬。

「這當中也是一個利益輸送」,知情人說,「劉蔚楊手下的總經理、副總經理哪裏來的這麼大的權力呢?他們簽合同,雖然合同上沒有董事長簽字,但是不可能不經過董事長。」#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