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恆大(03333.HK)已償還其在12月3日違約警告公告中所指的2.6億美元擔保債券。這是一筆私募基金,在恆大發布公告後才成為關注焦點。為何恆大要以此來引爆違約呢?有財經專家分析:中共已經把美元債利用為「政治反擊手段」,在知曉美國抵制冬奧會後用來打擊美國經濟。

據Cbonds網站發布的信息,Jumbo Fortune Enterprises於2021年10月3日到期的2.6億美元債的狀態是「已償還」,但無還款日期和債券購買人的信息。 Jumbo Fortune Enterprises是中國恆大的合營公司,該筆美元債於2019年10月3日發行,票息率是8.5%。 Cbonds是一家資訊技術公司,專門關注債券市場,在業內有良好的口碑。

據彭博社於10月7日的報道,這筆美元債沒有寬限期,但如遇行政或系統故障,最長可寬限五個工作日。因此,這筆美元債早在10月份就已經違約了,只是很多人未註意到這筆私募資金,直到恆大發布違約風險的公告。

12月3日(週五),中國恆大晚8點發布公告,通報收到履行一項2.6億美元擔保義務的通知;在未能履行擔保或其它財務責任的情況下,可能導致債權人要求債務加速到期。

美國抵制冬奧會 中共報復安排恆大「早亡」

2.6億美元債是擔保的私募債券,如說違約,恆大已經違約兩個月,但恆大和債權人都未發聲。因此從技術層面講,恆大完全沒必要去公開這筆美元債。知名自媒體「財經真相」認為:為什麼恆大在12月3日公布這筆美元債,是因為中共已經把美元債當作「政治反擊手段」。

他說:政治和經濟是緊密聯繫的,對中共而言尤其如此;如果拜登政府不宣布抵制北京冬奧運,恆大或許就不會在12月3日宣布,一切都是中共的需要和安排。

12月6日,白宮發言人宣布,拜登政府不會派任何外交或官方代表參加北京2022年冬奧會和殘奧會。發言人表示:正如拜登告訴習近平的那樣,維護人權深植於美國人的價值觀,美國不會無視中共在新疆的暴行;我們百分之百支持美國運動員,但在美國為他們加油,不會去北京給冬奧會的宣傳貼金。

就日期的先後順序,「財經真相」解釋:拜登在11月份就表達過要抵制北京冬奧會,決定應在11月30日至12月1日前後做出,然後通知各界。中共在白宮必有人脈,因此在白宮官宣前就已經知道了。

他說:這在邏輯上解釋得通,並解釋了為甚麼2.6億美元債明明還了,恆大還發公告;恆大的真正「死亡」,不是這2.6億的美元擔保債券,而是12月6日過了寬限期的兩筆美元債票息。

12月9日,惠譽評級(Fitch)把中國恆大集團(恆大集團)及其子公司恆大地產和天基控股有限公司(天基控股)的長期外幣發行人違約評級自「C」下調至「RD」(限制性違約);同時確認恆大集團和天基控股的高級無抵押評級,以及由Scenery Journey Limited發行、並由天基控股擔保的高級無抵押票據的評級均為「C」,回收率評級均為「RR6」(違約情況下的回收預期差)。

評級下調的原因是,天基控股在2021年12月6日付息寬限期屆滿後仍未支付11月6日到期的兩筆票息,分別是票息率13%的6.45億美元債券和票息率13.75%的5.9億美元債券。未如期付息的情況與「RD」的評級對應,即一項重要債務違約後,任何適用的寬限期、補救期或違約容忍期均已屆滿。

「財經真相」認為這筆2.6億擔保債券的持有人相當有背景,一方面非常配合中共,恆大早違約了,持有人一聲沒吭;另一方面也很厲害,恆大違約這麼久了,還是讓恆大把錢還了。他說:到處查找這筆私募債券持有人的信息,但都找不到。

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召開的日期是11月8日至11日。恆大10月份違約的美元債在12月宣布,正好避開了中共的政治敏感期。

中共這樣「威脅」美國

12月3日(週五),中國恆大發布違約公告;1小時14分後,廣東省政府在其官網發文,稱約談了恆大集團董事會主席許家印,並宣布同意向恆大派駐工作組。

12月4日(週六)上午9點07分,中共官媒「人民網」發表了「央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就恆大問題答記者問」。央行有關負責人表示:恆大集團出現風險主要源於自身經營不善、盲目擴張。

12月6日,恆大集團發公告:設立風險化解委員會,許家印擔任主席,粵海控股集團副總經理劉志鴻出任聯席主席。

12月9日,中共央行行長易綱在「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定位與展望」聯合研討會上,發表了關於對恆大違約的看法。中國「澎湃新聞」對此的報道有三句話。前兩句是:香港作為成熟的國際金融中心,已建立了一整套高效的金融運作體系,對於相關問題的處理也有清晰的法律規定和程序。短期個別房地產企業出現風險,不會影響中長期市場的正常融資功能。

最後一句話被加粗:恆大的風險問題是市場事件,將按照市場化、法治化原則妥善處理,債權人和股東的權益將按照其法定受償順序得到充份的尊重。

「財經真相」分析了這句被加粗體的話,認為看起來是處理金融問題,但其實是在「威脅」恆大美元債券的持有人。言外之意是:依據中國的法律,還款優先的是恆大員工工資、恆大期房的購買者、恆大人民幣債券持有人、上下遊供應商,這些都處理完了,最後才是美元債券。

中國財新網12月10日的報道披露,恆大欠上下游供應商約5800億元(約合928億美元)。

「財經真相」說,恆大在中國境內的錢都不夠還,那麼易綱相當於就告訴美元債持有人「甭想了」,既是威脅,也是政治嘲笑——美國人不是不聽話嗎,那咱們就這樣來(錢不還了)。他直言:這就是中共的「流氓嘴臉」。

就易綱談到的「不會影響中長期市場的正常融資功能」,「財經真相」說:怎麼可能不影響呢?已經影響了,恆大違約基本上堵死了中國房地產企業在國際上的融資通道;易綱越這麼說,表明問題越嚴重。

他認為:中共已經準備好利用美元債來打擊美國,打擊美國經濟,即便美國不抵制北京冬奧會,中共也會這麼做,這是遲早的事。因為恆大債務太大,中共也扛不住,到了明年3月一樣暴雷。 「財經真相」說:拜登政府也已經意識到了。

「財經真相」梳理了中國房地產企業的美元債情況,列出明年中國有52家房企有暴雷風險。他稱此房企名單為「死亡名單」。@

------------------

負片世界見真實色彩
一起走過20年 共度艱難

✅立即支持訂閱:
https://hk.epochtimes.com/subscribe
✅直接贊助大紀元:
https://www.epochtimeshk.org/sponsors
✅成為我們的Patron:
https://www.patreon.com/epochtimeshk